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傅启芳专栏

杨嗣昌笔下的太阳山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10 16:49:43 次浏览

  

杨嗣昌笔下的太阳山

傅启芳

杨嗣昌是常德的一位著名历史人物,他不仅当过明末内阁首辅,干国谋政,而且著述颇丰,影响深远。

《杨嗣昌集》(梁颂成辑校)是他毕生行政著文的心血结晶,也是留给常德人民的一份珍贵文化遗产。日前重读,感益良多。深以为是今人研究湖湘历史乃至整个明王朝史的重要文献。尤以为其《游梁山记》(以下简称《游记》),对于今天挖掘和弘扬太阳山文化,开发建设太阳山新景区很有参考价值。

此文大约写在明万历年间晚期(即公元1619年之前),是杨嗣昌半官半隐闲寄家乡时,与其外祖父一众同游太阳山而作。全文由七个篇章组成。杨氏以炽热的爱乡情怀,独到的美学观念,精要的文辞义理,把太阳山的美景佳致、文脉史据娓娓道来,尽书笔底。七篇文章字字珠玑,一读再读,仍让人感到特别亲切,回味无穷。其要有四:

《游记》考据了太阳山的山名正误

自唐天宝以来,太阳山名即有两说,一曰阳山,二曰梁山。对此,杨公引经据典进行了考辨。他说:“余考郡志,曰是阳山。先时祀阳山神,以梁松配,而后因名曰梁山。此未有所据。”这段话有四层意思:一是经他考据地方志书,确认此山原名就是阳山;二是人们很早就在此祭祀阳山之神;三是因让汉梁松配享阳山庙后才叫梁山;特别是杨公认为,即使因为梁松配享,改称梁山也是没有根据的。

文章引有关典籍作了充分论证后,不无遗憾地指出,就连唐代曾任朗州司马多年的刘禹锡“为诗亦弗审,而曰‘汉家都尉旧征蛮’,误也。”而且,他特别表示以梁松之姓代阳山之名“则尤可笑,彼特不欲山冒其姓耳(译意:说他实在不想这山冒梁的姓氏呢)”。

杨先生的考据论辩是理据确凿、实实在在的。宋王应麟《玉海·周书·王会》记载:“区阳,以鳖封。鳖封者,若彘,前后有首。区阳,亦戎之名。补曰:盛弘之《荆州记》:‘武陵郡西有阳山,山有兽如鹿,前后有头,常以一头食,一头行,山中时有见之者。’”这是迄今最早的“阳山”地名信息,即周天子赐封得名,至今已三千余年。人们口口传称阳山为梁山,是在“唐天宝六年(公元747)梁松庙食于山”以后,比周天子赐名阳山晚了二千多年。今仍有称阳山为梁山者,乃习惯使然,无可非议。不过,在而今的正式文书中已正名为太阳山,简称阳山,梁山之名已不再见诸书卷了。

《游记》提供了太阳山的古代地理信息

杨嗣昌一行游阳山,是从荣庄王“怀陵”园处“攀枝执条”“迂回而上”的。他以阳山庙为中心,记下了当年各条游路的走向:从庙门向左往南下——观音桥——白龙涧——韩婆岭——松毛塔——观音寺,路约十里,崎岖不平;从庙门左走往东下——金凤嘴——鼓响坡——风门洞——玄真观,路十来里,蜿蜒曲折;自庙门往右走从西北下——两碗水——十二岭——灵泉寺,路程二十里,遥远坎坷;不左不右直向南登台阶而上,是庙门前的一座山峰,一里左右,路很平坦。再由庙后攀藤而上,正北一座山峰,三里路程,险要峻峭。前面的山峰,当地人称它面山。立于面山之巅,西面远望是浮山群峰(今属临澧);东面则是药山群岭(今属津市)。由面山南走西下,是马鬃岭;后面山峰,形如发髻,故称髻子峰。由面山往北走再东下,则是虎耳岩。

杨氏游记中上述的大量地名山名,古往今来多流行人们口头,杨嗣昌游后才见于书卷。这不仅有利今人游访,为以后修撰阳山志也提供了十分宝贵的历史地理资料。由于沧桑变化,昔日的游路走向及沿途景物亦大有改变,如所记之寺观和“怀陵”,今已仅存遗址遗迹,其中多为现代人为毁损,实在可惜,令人扼腕唏嘘不已。

《游记》渲染了太阳山的雄奇秀美景观

作者曾遍游宇内名山大川,又官居一品且文章冠明末朝野,行文自然独步高峰。杨嗣昌说,观山之要有四:远看要见其气势刚强,近看要见其气质柔和,山中看外要得其风光尽览,山中看山要有清奇掩映的感觉。因而他说,岩崖须苍劲,山土不要很多,主体显得幽雅,客体透现明朗,这才是看山的最高境界。因此,在他看来,阳山虽小,然而“众美备焉”。

描摹太阳山的气势,杨嗣昌写道:我“登其疏处,徘徊孤啸,仰瞩青天,俯观无际,乃知天地大矣。而其炉冶融结,分形布位,至于小石小木之间,无一草草而不有致”,“至其领袖诸山而来者,药山则首东方诸山而峙于左,浮山则率西方诸山而立于右。两山相去各百里,间而双撑如左右手。自面山望之,地丑力敌,无分毫相负,斯一奇也!”行文至此,他不由得击节赞叹:“吁!何造物者之神一至此欤?”啊!为什麽造物者的神奇居然可以达到这般的境界呢!

杨嗣昌平生游历名山大川无数,然而在他眼里,“余行河北河东,遥望大山青青,小山紫翠,殆若可飧。逼而视之,童块耳,顽礓耳,此能远而不能近者也。次行秦、蜀之间,山尖万点,诡状奇形,致可游目。顾在重岩叠嶂之中,不睹旷然域外,此能主而不能客者也。若夫吴山悠悠,轻冶而乏气;楚山苍苍,裸袒而乏饰。是其土风固然,观者不能无憾!”因此,他认为太阳山堪称群山之帝。他说:远看其雄气,“绝类”中岳嵩山;近看其质丽,“若图绘刺绣”艳美;登高俯瞰,四周无遮观,观沅江如带九曲淌城而过,城中楼阁隐如卓锥;览善德一峰,驻于水边,如同长发披肩之洗衣少女。江山如此多娇,怎不令作者挥笔纸上!

作者还深情的说,他如此描绘阳山美景,宛若拿 “家宝以示人”,想必有人向我“求割山之半”,也轮流来做这里的主人了。字里行间,流淌着作者浓浓的爱乡之情。

《游记》展示了太阳山的厚重文化积淀

一是王家园陵景观文化。作者写道:山中的地产,一半划归荣藩王府,别墅陵园相望,朱门碧瓦,丛林掩映,各种树木,青苍斗色。进山的车道有十多里,高大的松树亭亭而立,夹道垂阴,行者如度幽谷。若飘风所过,不亚于十万军马半夜开发,这是平时不常有的。还说这里有樵夫山歌,百鸟啁啾,四季可闻,祭祀祈祷,络绎纷纷。来此游观者,各各意满而去。可见,当年王陵景观之骄人。

二是繁兴的佛教文化。杨嗣昌说:“吾郡宗门唱道自德山始,而其后钦山、药山、苏溪、大龙之属,法席云兴”,阳山是其中一支,是观音大士显化现身之所。作者从西晋妙音和尚住锡阳山驯白鹿故事说起,记述了历代高僧在太阳山弘扬佛法的活动。他说对高僧们阐释佛经“机锋捷疾”的对话,虽不达禅理,也不得不像顽石一样点头称是。可见佛文化影响之一斑。后有学者统计,太阳山地区先后曾有“三十六寺观,七十二茅庵”,是和尚、尼姑、道士聚集之处,也可谓是一方福地洞天。

三是碑刻文物颇丰。作者游阳山时,见到不少东倒西歪的碑刻,记述着这里发生的某些变故,有事涉佛门兴衰、历史事件、风物典故者等等。杨先生以其渊博的学识做了考辨,有堪误,有存疑,有新解者。这对当今深入研究太阳山文化大有裨益。

读昔日先贤大作,往事萦怀;看今朝阳山新貌,令人心潮澎湃。经过近几年人们大手笔开发建设,天然太阳神像、石磊盘古巨像、数百米岩壁雕刻、太阳殿(金顶)四大文化项目已基本成形,蔚为壮观,一座集古今文化之大成的崭新太阳山正张开双臂,欢迎八方来客。

                             2011年9月12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