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傅启芳专栏

浅析刘禹锡《阳山庙观赛神》诗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10 16:50:43 次浏览

                                           浅析刘禹锡《阳山庙观赛神》诗

傅启芳

 

刘禹锡诗文兼擅,是一位文学成就远大于政治作为的唐代先贤。他在贬谪朗州十年期间,访游名山胜水,广泛接触民众,唱酬文人雅士之间,效屈骚之风格,写下大量诗词歌赋及哲论作品,将璀璨丰富的沅湘文化延收笔底。可以说,这些作品是他成为一代“诗豪”(白居易语)的发端和奠基之作,也是奉献给常德人民的珍贵文化遗产。至今读来,仍若饮醇醪,不觉自醉,遐想万千。例如他那首《阳山庙观赛神》诗,让人便有这样的感受。

《阳山庙观赛神》,是一首七言律诗,原句是:

汉家督尉旧征蛮,血食于今配此山。

曲盖幽深苍桧下,洞箫愁绝翠屏间。

荆巫默默传神语,野老娑娑启醉颜。

日落风生庙门外,几人连踏竹枝还。

此诗辞藻艳华,对仗工整,意境高雅,韵味深长,是格律诗始创作品之一,至今仍为范本。该诗前两句显然是指东汉初期来常收拾平蛮残局的梁松,说他身后被常德先民配侍在阳山庙神旁,享受人们用牲牢祭祀,故称“血食”。后六句是描写时人祭祀神明的情景,既有古祭祀文化的元素,更有唐时祭祀文化新的风采。读来,使人仿佛置身“荆巫默默传神语,野老娑娑启醉颜”的氛围,让人浸润享受优雅的诗韵辞曲之时,又神游在古代祭祀文化的淳美场景之中。

然而,此诗“赛神”指的是什么神?梦得先生并未明说,似乎是刻意留给后人去理解探索。因此,引得古今学者穷究不懈,高见多多。笔者不揣冒昧,浅析一番,我认为“赛神”是指《九歌》中的诸神。

屈原遭贬,行吟沅湘,流连于常德,见楚人“其俗信鬼好礼祀”,以“巫歌觋舞”祭祀天神地,但“其词鄙陋”。于是,屈夫子以其经天纬地之文才,挥毫创作,将常德先民中早已存在的祭祀文化升华到诗意境界——《九歌》。据当代著名《楚辞》学者吴广平先生考究说,《九歌》是一组带有“巫风”迎神、送神、颂神、娱神色彩的祭歌,共十一篇,除《礼魂》为送神曲外,其余十篇都主祭一神,可分为三类:《东皇太一》、《云中君》、《大司命》、《少司命》、《东君》五篇,是祭祀天神的;《湘君》、《湘夫人》、《河伯》、《山鬼》四篇,是祭祀地(地神)的;《国殇》一篇,则是祭祀人鬼的(见19978月岳麓书社吴广平注译的楚辞一书)。

刘禹锡在阳山庙“观”到的“赛神”,虽离屈原所作《九歌》已远去一千四百余年,但常德先民宗《九歌》之源的祭祀文化习俗仍是一脉相承,代传不息的。《新唐书·刘禹锡传》的记载可为佐证,说刘禹锡被贬“斥朗州司马,州接夜郎诸夷,风俗陋甚,家喜巫鬼,每祠,歌《竹枝》,鼓吹裴回,其声伧。禹锡谓屈原居沅湘间作《九歌》,使楚人以送神,乃倚其声,作《竹枝辞》十余篇。于是武陵夷俚悉歌之”。这段话主要有二意:一是证明此时阳山庙赛的神仍是《九歌》中的诸神;二是先民们赛神时表达的语言已从《九歌》的深奥古词演变为更具武陵地域特色较为通俗的竹枝词,更易为先民所接受和传播,其影响正如《新唐书》所言“武陵夷俚悉歌之”。

综上所述,《阳山庙观赛神》诗,似乎向人们传递了这样的信息顺序:楚人最早祭祀天然太阳神——屈原《九歌》诸神——刘禹锡《竹枝词》表达的赛神。刘先生在阳山庙“观”到的“赛神”,或许与《九歌》诸神在祭祀主次、多寡上有所不同,但以东皇大一为天神、东君为日神祭而赛之应是不变的,仅以阳山庙又称东皇宫之说,便可佐证,因为在常德先民心目中东皇、东君均视为至尊的太阳神。刘禹锡在武陵书怀五十韵》中还曾唱道:    

西汉开支郡,南朝号戚藩。

四封当列宿,百雉俯清沅。

高岸朝霞合,惊湍激箭奔。

积阴春暗度,将霁雾先昏。

俗尚东皇祀,谣传义帝冤。

桃花迷隐迹,楝叶慰忠魂。

“赛神”是古人还许心愿,酬谢神明的祭祀文化活动,在唐代很盛行。由于我国地域辽阔,文化习俗各异,奉祭的神明亦有所不同,但以庄重的礼制、仪仗、箫鼓、杂戏、歌舞等方式迎神、送神、颂神、娱神是大同小异的,这可从当时一些文学大家留下的文字中窥见端倪。白居易《春村》诗记曰“黄昏林下路,鼓笛赛神归”;温庭筠在《河渎神》文中记曰:“铜鼓赛神来,满庭幡盖徘徊”;刘禹锡亦在《阳山庙观赛神》诗中写道:“曲盖幽深苍桧下,洞箫愁绝翠屏间”、“日落风生庙门外,几人连踏竹歌还”。他们在不同的地方,写下几乎相同的赛神热烈场景。这并非偶然巧合,而是当时流行文化现实的反映,只不过异地唱和而已。

“赛神”活动,在春秋两季进行(因地而异,也有只祭一次的)。官方主祭,民众参与,其礼制《隋书·仪注》有定规(本文不赘录,见《清嘉庆常德府志》)。唐沿隋制,盛行一代。自唐以后,官方逐渐淡出赛神祭祀活动,主要由民间自行组织。常德城内的太阳祠在明中期圮废后,官祭停止。但人们自发结队,举着不同颜色的龙图案祭旗,吹着唢呐笛子,敲着小锣鼙鼓,分别从不同神道竞爬太阳山,登上山顶阳山庙,焚香秉烛,顶礼膜拜太阳神。善杂戏小调者,免不了歌舞一番,以娱神明,日斜而归。此种文化习俗直至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而中断。

今逢盛世,太阳山的文化建设已取得重大成就,天然太阳神的面纱已被揭开;由此衍生的先楚古人心目中的太阳——盘古,以创世神和祖先神的雄姿而坐拥阳山;一座紫光四射,聚《九歌》诸神于一堂的太阳殿耸立金顶;长数百米神态各异的摩崖壁雕画卷已进入收尾阶段;两个祭祀文化广场的建设已经启动,不用多久,中断的祭祀文化活动将以新的规模和风采开展起来,其盛况必远胜当年刘禹锡《阳山庙观赛神》的情景。

 

2012526

 

上一篇:杨嗣昌笔下的太阳山 下一篇:没有了!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