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彭培南专栏

常德太阳山太阳祭祀考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10 16:52:28 次浏览

  

常德太阳山太阳祭祀考

彭培南

 

一、太阳山的山名由来

武陵山脉从云贵高原的云雾山发源,蜿蜒千余里,东指洞庭湖而来。沿途耸起梵净山、凤凰山、天门山诸多奇峰异岭后,在常德城北柳叶湖畔戛然而止。太阳山“红崖青壁,赭若彩缋”、“亭亭孤标,迥出天外”,纵横蜿蜒40余里。主峰名为玄天第一峰,海拔568. 50,是武陵山脉向洞庭湖延伸的最后一个制高点,也是环洞庭湖地区方圆千余公里内的最高山峰。

太阳山古名阳山,唐代天宝年间为汉代征南将军梁松“配享”在阳山庙,其后又称梁山。近、现代以来,凡官方文牍、典章、图表均统一以太阳山为地名,本地百姓则自古以来直呼太阳山。

太阳山山名由来久远。

《玉海》记载:“区阳,以鳖封。鳖封者,若彘,前后有首。〈荆州记〉:‘武陵郡西有阳山,山有兽如鹿,前后有头,常以一头食,一头行,山中有时见之者。’”

这是迄今最早的“阳山”地名信息,即周天子赐封得名,至今已将近三千年。按:“区阳”之“区”通“沤”,“阳”即南面。“沤阳”即“水之南”。明代著名文士曾任太常寺卿的龙膺建在太阳山南麓的别墅称为讔园,他写的《沤息》诗这样题自己园中的“沤息草堂”:“先民称岩栖,吾将营沤息。泱漭陆海沦,汨没爱河溺。”沤息,也就是隐居于“泱漭”洞庭湖边之义。

唐《武陵图经》、明《嘉靖府志》和清《嘉庆府志》先后记载:“阳山高耸雄峙,为常德巨镇”。“常德之山,阳峰峙于北,而自浮山以南,随山东西之水尾其麓,而皆注于渐;苍岭秀于南,而自三尖山以北,随山东西之水而皆注于沅”。“阳山,府北三十里,一名太阳山,一名梁山”。

明末首辅大臣杨嗣昌《梁山游记》曾经单列篇章训证太阳山的山名由来:“余考郡志,曰是阳山也。先时祀阳山神,以梁松配,而后因名曰梁山。此未有所据……余观《前汉书,地理志》,义陵县有鄜梁山,《后汉注》有松梁山,《水经注》武陵郡有嵩梁山,汉寿县西有阳山。义陵者,武陵也。今之汉寿乡去山不十里,疑诸山有一是。要之,梁山名字远矣。”

公安派大家袁中道游武陵时写道:“过梁山,旧名阳山。《武陵旧经》云:‘阳氏之女,云梦之神,祀于兹山。后以梁松庙食其上,因名梁山矣。’俗以阳山之神为帝女,故以帝婿配之耳。松有何功德于此土,而庙祀之也哉?按《水经注》:‘武陵郡嵩梁山,高峰孤竦,素壁千寻,望之苕亭有似香炉。其山洞开,玄朗如门,孙休以为嘉祥,分武陵置天门郡。’是梁山名嵩梁,又不以梁松名也。”

唐代荆南节度推官董侹主持缮修始建于汉代的阳山庙,撰《修阳山庙碑》说:“昔王郎《新志》谓:云梦之神,夏首献鱼,讫于秋分鱼潮之初,群汇各异,网罭虽设,无能获者。至今洞庭艅艎,若遭迅风,靡不卬首求请,多获利济。顶上有池,下漻山麓,即《书》沱潜之源,验在兹矣”。

《明嘉靖府志》记载:“阳山之女,云梦之神。尝以夏首秋分献鱼山上,望湖如镜,望江如环。……阳山久雨新晴,山腰时有白气,成人物之形,倏忽往来。或如白羊,三三五五,盖山市之类。”《左传》:“楚之云梦,跨江南北”,《周礼》:“正南曰荆州,其山镇曰衡山,其薮泽曰云梦。……荆州泽薮曰云梦。”司马相如《子虚赋》:“云梦者,方八九百里。”《汉书·地理志》:“南郡华容县,云梦泽在南。”按:武陵正处衡山和今江陵之间,是古代荆州治所,其“薮泽”为古时云梦泽当为不争之说。

宋《太平寰宇记》称:“朗州物产,太阳之草名黄精,食之长生。”黄即太阳,黄精即太阳之精。山因草名,历古至今。又,唐蒙《博物志》:“黄帝问天老曰:‘天地所生,岂有食之令人不死者乎?’天老曰:‘太阳之草,名曰黄精,饵而食之,可以长生。’”太阳山地区自古盛产的“黄精”,属百合科,最早收载于南北朝梁代陶弘景的《名医别录》。太阳山至今仍时有药农采掘黄精。

     太阳山山名源自上古,或刊于典章,或载于方志,或袭于传说,源远流长。阳山山名的由来,是荆楚地域特别是常德先民自古崇祀太阳的实证。

 

 

二、太阳山的人文景观

主峰。汉代的阳山古庙,原建于太阳山主峰即玄天第一峰的绝壁之下.阳山庙内供奉阳山山神即楚人始祖盘古,与天然的盘古神像即先楚太阳神像呼应,以供常德先民祭祀。因为地处深山老林之中,森林茂密,山径崎岖,西晋时迁移到了山顶。后来官府仍然觉得“展祭”不便,在常德府城内建了一座阳山庙“行祠”,“每年十月致祭”。

古阳山庙庙顶的九火铜瓠(铜葫芦)金碧辉煌,民间俗称为“金顶”。金顶上常年云雾缭绕,常德府城里面和太阳山周边四面八方的百姓常常观察其云气变化来预测天候晴雨。董侹说:“余尝以楚山为天下绝,若阳山者,又此无伦。亭亭孤标,迥出天外,彰善瘅恶,犹影响焉。”,“阳山神祠,直上千仞,横袤三峰,红崖青壁,赭若彩缋。日月同薄,仙驭往来,沉沉洞宫,孰详突奥?”,传神描摹了太阳山及唐代阳山庙的雄奇瑰丽。阳山古庙及其城内“行祠”太阳祠均毁于20世纪60年代。

南麓为月亮山,东晋时建白鹿寺、一度更名观音寺。《大清一统志》载,“武陵县北三十里阳山有观音寺,晋建”。清乾隆《湖南通志》:“僧妙音,《梁山碑》:宋孝建中,驻锡梁山,驯一白鹿,出入乘之,世号白鹿禅师。其地为观音大士显化之所,故寺额曰观音。”杨嗣昌也出生于此,其祖茔仍在月亮山下的陆家溶。流传千古的《嫦娥奔月》、《刘海砍樵》美丽传说,就发生在这里。白鹿寺(观音寺)毁于文革时期,现存仙人桥、接龙桥、白龙涧、驼碑鼋座及遍地明砖青瓦。

北麓为甘泉寺,甘泉古刹因泉水常年甘甜清冽而得名。宋代天禧末年,权倾一时的两位宰相寇准、丁谓,因遭贬谪先后路过这里:

[]僧文莹《湘山野录》

鼎州甘泉寺介官道之侧,嘉泉也,便于嗽酌,行客未有不舍车而留者。始,寇莱公南迁日,题于东楹,曰:“平仲酌泉经此,回望北阙,黯然而行。”未几,丁晋公又过之,题诸西楹,曰:“谓之酌泉礼佛而去。”后范讽安抚湖南,留诗于寺曰:“平仲酌泉回北望,谓之礼佛向南行。烟岚翠锁门前路,转使高僧厌宠荣。”诗牌犹存。

寇准在宋代可谓一代名相,因为“谋请太子监国、禁皇后预政、奉真宗为太上皇”,推行朝政改革而获罪,加上丁谓等政敌播弄是非,不久即被罢去相位。极具讽刺意味的是,陷害寇准的丁谓,不久也因事获罪,亦遭贬谪。其实丁谓也是多才多艺的才子,善诗画,通音律,但在官场倾轧中则留下千古笑柄。甘泉寺也因这一段官场公案,成了世间从政者的一面镜子。

北麓偏东有仙人洞。“其山自阳山蜿蜒而来,渐水绕其下,四山旁拱,石壁累累,百药产焉,菖蒲最多。洞前有小溪,舟行可入。洞口上圆下方,仅容身。匍匐入十数步,始得路。内一堂,广不盈亩,得伸立远视。有石磴尚存棋局。南隅一室大如前,亦极净洁。其上复一穴,不可久望之,杳然浅深不可知”。(《清嘉庆常德府志》)。

东麓为长坡山。“山不高峻,背枕阳山,前瞰诸湖,为府城左翼”(《明嘉靖常德府志》)。又东为大龙山,因山势蜿蜒、形似游龙而得名。唐、宋、元、明历朝,大龙山香火鼎盛,建西山寺、天寿寺、西隐寺、福慧寺、阳山观、仙姑庵等众多佛道寺观。明正德三年(1508),荣庄王朱祐枢藩封常德。其后,荣庄王朱祐枢、荣怀穆王朱厚勋、贵溪端靖王朱厚熷、荣恭王载瑾、惠安王朱厚煦均陵葬于此。大龙山又东为白云山,太阳山森林公园的白云山分场场部即旧时紫禁寺废址,残碑断垣至今随处可见。

西麓为花山,又西为河洑山,亦名平山、武山。郦道元《水经注》载:“沅水又东,经平山,西南临沅水,寒松上荫,清泉下注,栖托者不能自绝于其侧”。龙膺《府志》称此地为“郡西一大形胜也”:“山顶有道德观,山下有关庙,前有卓刀泉,又名崔婆井,旁有白云洞遗迹,即张虚白醉卧处。其西麓有巨石,回流激之,弯环如牛角,名犀牛口。其石根潜行水中,名石骨渡江,堪舆家以为此常武天关”。

杨嗣昌更把犀牛石咏颂得雄伟奇崛:“左昂而右顾,右俯而左凑;左如雄如据,右如雌如附;左者蛟龙之盘孥,右者豺虎之蹲踞。其阙则冲波之所吞吐,其坳则飞砾之所萦聚;其下则据通津,其上则抵驰路”。

太阳山雄奇秀丽的自然景观和千古荟萃的人文景观集于一身,为浓郁厚重的太阳祭祀文化提供了渊源不绝的滋养。

 

三、太阳山的日神崇拜

常德古属荆楚腹地,是人类早期农耕文明和人类远古太阳崇拜的重要发祥地之一。

在先楚神话体系中,楚人以盘古为至尊先祖。闻一多、常任侠、袁珂考证,盘古、伏羲实为同一神祇,宓牺、庖牺、伏戏、包羲、包牺、伏牺、炮牺、盘古、盘瓠、槃瓠,等等,声训互通,本属一词。

因此,屈原《离骚》开篇就吟道“帝高阳之苗裔兮”。楚国三大王族一曰昭、一曰景、一曰屈,都以太阳为姓。刘向《说苑.译注》:“楚俗拜日”。《国语·郑语》:“唯荆实有昭德。”(按:“昭”,太阳)。《诗经·小雅·楚茨》:“先祖是皇,神保是飨。”(按:皇、黄同源,初意均为太阳)。按:高阳即太昊,亦即伏羲(盘古),即太阳神(按:高阳后来又成为夏人祖先颛顼的神号)。

何新《诸神的起源》论证,如同所有原始文明,中国上古时代同样存在过以太阳神为天地主神的宗教。历来被崇奉为华夏民族始祖的伏羲、炎帝、黄帝的文字初义,都是太阳神。如:伏羲(盘古)即“大曦(太曦)”,黄帝即“光帝”;《白虎通》:“炎帝者,太阳也”; 《古今图书集成[岁功典]》:“天人诞降大圣。曰浑敦氏,即盘古氏,初天皇氏也”。“浑敦”即太阳,盘古即太阳神;《淮南子,天文训》:“太一,天之尊神,耀魄宝也”,东皇太一也就是太阳神。华夏诸民族的早期祖神、天神,均以太阳神面目示现。

楚国是崇拜太阳神的国族,保存殷商遗俗最多,对太阳神的崇祀也最为虔敬,延续更为久远,直至延续到今天。太阳神崇拜经历了如下一个演化轮廓:

第一阶段,以伏羲(盘古)、炎帝、黄帝、东皇太一即太阳神为中心,以其配偶月亮神,即云、雷、电、雨之神嫘母(即雷母)女娲为副神,并为天界的主要神灵。伴随着华夏文明的初萌,贯穿了自伏羲至炎、黄帝的数千年岁月,自渔猎发明到大规模垦殖发明,从而伴随了上古华夏文明的整个起源过程。

第二阶段,认知了天体中心并非太阳而是北极“帝”、或“太极”时,原始太阳神(东皇太一)及其配偶,则从至尊天神降格而为主持四方、运转四季的次等神祇——君等四大方位神和四位季风之神。魏晋以后,还产生了道教神仙系列中的太阳神:“太阳星君”、“炎火帝君”。

******************为距太阳山约70公里的澧县城头山古城遗址题写了“城头山古文化遗址”的题词。《中国城头山遗址》模型,成为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第一件大型展品。考古界和史学界一致认为,常德城头山是目前为止“保存最完整、内涵最丰富”的距今至少6000年的古城遗址。遗址的东城墙内为祭祀遗址,由完整的圆形祭坛和四十余个祭祀坑组成。城头山祭坛祭物,呈现出典型的日神祭祀特征,是迄今人类“最早最完整的祭坛”。原始农耕文明祈求日月祥和、风调雨顺的祭祀,与原始太阳崇拜自然地结合在了一起。

《述异记》:“吴楚间说,盘古氏夫妻,阴阳之始也。荆楚先民认为,盘古兄妹(广泛见于上古北方民族典籍的伏羲与女娲也是一对兄妹),在经历了创世初的大洪水之后结为夫妻,担负起繁衍人类的任务,是人类始祖。 

盘古开天情状,三国吴人徐整的《五运历年纪》描述得甚为精彩传神:“天气蒙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人也。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氓

常德先民崇奉盘古(伏羲)为自家祖神,郦道元《水经注》:“今武陵郡夷,即盘瓠之种落也。习凿齿《楚地记》:“伏羲生于黔中,《召南》咏其美化。今武沅皆风姓之国,南楚有甘棠之迹焉”。《明嘉靖府志》:“盘古山,府南三十里,山上有盘古寺”。《清嘉庆府志》:“武山(河洑山),在府西三十里。山下有盘瓠石水出其下,谓之武陵溪”。常德民俗至今犹处处可见盘古崇拜的痕迹。

太阳山自古就是武陵古郡的“镇山”,南面与郡府相连,西面凭借花山、河洑山、太浮山而贯通武陵山脉,东、北两面,都是烟波浩淼的洞庭湖。四方黎民特别是船工渔民从“泱漭”湖泽远远瞻望玄天第一峰绝壁的盘古化身,自然心生虔敬,祈拜“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的至尊始祖庇佑。汉代,先民们又在玄天第一峰绝壁神像之下,修建了太阳山第一座庙宇阳山庙,盘古(伏羲)由此以先楚祖神和阳山山神双重神格受享。

常德城区和太阳山周边老人讲述,直到上世纪40年代,每年旧历十月十六,四方乡民高举青、黄、红、蓝各色龙旗,从东、南、西、北四方“神道”竞奔入山,由最先到达队伍的长者点燃头炷香火,然后共同拜祭太阳天神。

楚俗十月十六为楚人祖神盘古的诞辰。()罗泌《路史》:“荆湖南北今以十月十六日为盘古氏生日,以候月之阴暗,云其显化之所宜”。《古今图书集成[岁功典]》:“盘古氏……龙首人身,神灵,一日九变,一万八千岁为一甲子,荆湖南以十月十六日为生辰。”。《湖广通志》:“阳山之神,宋封‘灵济侯’,赐庙额。后因展祭不便,又建行祠于府治东北隅,每年十月致祭。”

常德先民仁恕忠厚,配享阳山的梁松,也与阳山主神同日受享。“武陵每十月十六日特祀汉监军梁松”。( 明王俨《 梁松庙祀议》)

除了至今仍然形神兼具的远古天然盘古神像、太阳宫、太阳殿(金顶)等太阳神崇拜、祭祀的场所,太阳山现存后羿射日的遗址、云梦神台遗址、献鱼石遗址和城区阳山庙“行祠”即太阳祠遗址。

太阳山地区的太阳神祭祀肇始于远古的荆楚日神崇拜,由上古天然太阳神(盘古)神像至汉唐阳山庙、东王宫、太阳宫,到现当代普光寺、太阳殿,呈现出从始祖神盘古(东皇太一)崇拜到人格神君(太阳星君)崇拜的清晰脉络。

 

四、太阳山的赛神祭祀

上古楚人日神祭祀的主要形式是赛神乐舞。

屈原《楚辞》由汉刘向辑录,是研究上古神话最重要的典籍之一。《楚辞》第二篇章即为《九歌》。而《九歌》则是研究楚俗太阳祭祀赛神乐舞的重要典籍。

闻一多《楚辞校补》认为,《九歌》以《东皇太一》对楚人的至尊始祖天神祭祀,以《君》对太阳神祭祀,以《河伯》对水神祭祀,以《国殇》对殉国人神祭祀,等等,深邃曲折、缠绵婉丽,人神相互爱恋、极为虔敬欢娱。

王逸注释屈原创作《九歌》的缘由:“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祠,其祠必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屈原放逐,鼠伏其域,怀忧苦毒,愁思沸郁,出见俗人祭祀之礼,歌舞之乐,其词鄙陋,因为作《九歌》之曲。上陈事神之敬,下见己之冤结,托之以讽谏,故其文意不同,章句杂错,而广异义焉。”

朱熹《楚辞集注》则持“更定”说:“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祀,其祀必使巫觋作乐歌舞以娱神,蛮荆陋俗,词既鄙俚,而其阴阳人鬼之间,又或不能无亵慢淫荒之杂。原既放逐,见而感之,故颇为更定其词,去其泰甚。”

屈原于楚顷襄王初年流放到南方,主要活动在以洞庭湖为中心的沅、湘之间,到自沉汨罗江,他在此地居住游历至少20年。“行吟泽畔”,今天的常德城区处处留下了招屈亭、三闾港、屈原巷、枉渚等屈原遗迹。

“东皇太一”是《九歌》祭祀的第一个神灵,其地位最为重要。东皇太一原来只是楚国一地所崇奉的神明,是楚国人心目中地位最高的至尊神即天帝日神。从汉武帝昭敕天下祭祀这位神明起,东皇太一于是成为举国崇奉的神灵。

二千多年来,关于东皇太一的神格,众说纷纭:

1)伏羲说:闻一多考证,楚人认为伏羲是开天辟地之神,宇宙中一切都是他创造的,因此他的权位与功绩即如太一,因而东皇太一乃是楚人对伏羲氏的尊称。“楚地本是苗族的原住地,楚人自北方迁移到南方,征服了苗族,也接受了被征服者的宗教,所以把太一(伏羲)当作自家天神来祭祀。”

  2)东帝说:唐五臣认为,“太一星名,天之尊神。祠在楚地,以配东帝,故云东皇。”洪兴祖《楚辞补注》:“《汉书郊祀志》云:‘天神,贵者太一,太一佐曰五帝,古之天子以春秋祭太一东南郊’”。

   3)太乙说:认为东皇太一就是《卜辞》中的“大乙”,即商人的祖先成汤。

   4)祖先神说:谭介甫在《屈赋新编》中提出,东皇太一就是祖先神,这个祖先神则是武王。 

5)春神说:徐志啸认为“太一”意为始而又始、萌生与开端,故东皇太一是春神,象征世间万物的萌生与开端。

闻一多、何新相继作为华夏神话研究的圭臬,均论证东皇太一乃是楚人对伏羲氏的尊称。“楚地本是苗族的原住地,楚人自北方迁移到南方,征服了苗族,也接受了被征服者的宗教,所以把太一(伏羲)当作自家天神来祭祀。”因此,东皇太一乃得以楚地神祇以至“至尊上神”的身份,数千载受享于荆楚、受享于常德、受享于太阳山。

闻一多和何新还认为,屈原《九歌》所描述的楚人赛神祭祀中,太阳神同时以两重神格受祭。一是作为至尊之神的 “东皇太一”(昊天上帝)受祭,二是作为日月山川诸神之一的 “君(道教为东王公、太阳星君)”受祭。

东皇太一

           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

           抚长剑兮玉珥,锵鸣兮琳琅。

           瑶席兮玉,盍将把兮琼芳。

           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

           扬袍兮拊鼓,疏缓节兮安歌,

陈竽瑟兮浩倡。

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满堂。

五音纷兮繁会,君欣欣兮乐康。

               

 

暾将出兮东方,照吾槛兮扶桑。

抚余马兮安驱,夜晈晈兮既明。

驾龙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

长太息兮将上,心低兮顾怀。

羌声色兮娱人,观者兮忘归。

瑟兮交鼓,箫钟兮瑶

鸣篪兮吹竽,思灵保兮贤

飞兮翠曾,展诗兮会舞。

应律兮合节,灵之来兮敝日。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

撰余辔兮高驼翔,杳冥冥兮以东行。

 

《九歌》的广泛流传与楚文化密切相关。《汉书·地理志》:楚地“信巫鬼,重淫祀”。“南郢邑、沅湘之间”,人们“信鬼而好祠”,并“作歌乐鼓舞以乐诸神”。

常德先民始终传承了这种习俗。刘禹锡谪贬常德作了十年朗州司马,多次登临太阳山游历,深为常德先民日神祭祀的习俗歌舞所动,在太阳山写字岩摩崖石刻了著名的《阳山庙观赛神》诗。

 

刘禹锡《阳山庙观赛神》

汉家都尉旧征蛮,

血食于今配此山。

曲盖幽深苍桧下,

洞箫愁绝翠屏间。

荆巫默默传神语,

野老婆娑启醉颜。

日落风生庙门外,

几人连蹋竹歌还。

从《九歌》赛神祭礼的内容和形式考据,春秋战国时常德先民的日神祭祀,已经具有雏形的歌舞剧样式。闻一多深入研究后,写出《九歌古舞剧悬解》,再现了古代祭祀赛神乐舞的具体情景。《九歌》传习的赛神歌舞剧内容和形式至今完好地保存在慈利、桃源、鼎城等地的傩戏傩舞之中。

有《九歌》这样的经典引导,荆楚区域包括太阳山地区的日神祭祀文化得以脱胎于“蛮荆陋俗”、“亵慢淫荒”,逐步跨入庙堂。刘禹锡笔下的阳山庙赛神祭祀场景,说明至迟在唐代就已经达到了雅俗共赏的境界。

 

 

五、太阳山的佛道传承

太阳山自古就是佛教和道教圣地。

常德太阳山道教属于武当派系。金顶的东王宫供奉东王公。东王公,据《太平广记》引《列仙传拾遗》记载: “木公,亦云东王父,亦云东王公,盖青阳之元气,百物之先也。”

东王公即伏羲:“太昊伏牺氏,以木德王天下之号,死,祀于东方,为木德之帝”。三国曹植《庖牺画赞》:“木德风姓”,宋均《春秋内事》:“伏羲氏以木德王。”道教一经传入太阳山,就张扬出浓厚的日神崇拜本色。

唐代著名诗人王昌龄贬谪龙标(今湖南黔阳)路过武陵时,曾上太阳山龙兴观谒黄道士“问易”,题曰:

心问易太阳宫,八卦真形一气中。

仙老言余鹤飞去,玉清坛上雨蒙蒙。”

佛教香火更为鼎盛。阳山庙始建之后,东晋时古印度东来的梵僧妙音大师在太阳山建白鹿寺(观音寺)。此后,五祖弘忍、六祖慧能也先后入山助祖弘法,代代相传。自唐代以后,洞泉寺、灵泉寺、龙泉寺、甘泉寺、耆阇寺等众多寺宇,成为历代大德高僧的拈花道场。

杨嗣昌引《梁山碑》

妙音于是山中驯一白鹿,出入乘之,故世号为白鹿禅师。自晋至隋,缺如也。天宝中有僧友凌奉居此,始改寺额为寿光,俄而有梵僧至,云自西竺闻白鹿而来。友凌具言:‘白鹿往矣,有塔在寺之西谷存焉。’僧至其处,命开塔瞻礼。凡十数人发之,莫能动。因自持九环叩之,应手而裂,于时咸见金锁连环骨满钵。僧以锡横担之,浮空冉冉而去。友凌骇曰:‘白鹿圣者昔号妙音,其观音邪?以我易寺名,故来示现耳,吾不可以不忏悔。’于是更奏,复为观音寺。

妙音禅师之后,有南禅曹洞宗、云门宗、临济宗高僧驻锡于此山。宋《高僧传》、《五灯会元》,明《指月录》等佛门灯录载有梁山简禅师、缘观禅师、观禅师、岩禅师、善冀禅师、了奇禅师、应园禅师、懽禅师、师远禅师,鼎州罗纹得珍山主,大龙智洪禅师、洪禅师、楚勋禅师、炳贤禅师,平山慧元禅师、竺慧沙门等等近二十位大德高僧的传略和语录。

其中,宋代师远禅师撰《十牛图颂并序》一卷,有图、颂(诗)、文(著语),描述了寻牛觅心到归家稳坐的过程,以阐示修行的方法与顺序。通过意象的组合、变换,将调心、开悟的过程写得生动凝练,寓意奇深,成为传诵千古的禅宗经典。

明末清初,禅艺双绝的画僧髡残出生于太阳山麓。髡残,号石溪,又号白秃、石道人、残道者、天壤残道者。27岁投太阳山南麓龙膺讔园的家庙习佛参禅,40岁起云游各地参究禅学,先后住黄山法海庵、金陵(南京)大报恩寺、栖霞寺、天隆寺,驻脚牛首祖堂幽栖寺,直至终年。髡残以笔墨作佛事,得无碍三昧,成为德艺双馨的高僧。他的绘画作品,现存近百幅,分别藏于北京、南京、天津、苏州、香港、台湾、美国、英国、日本、德国、新加坡的各大博物馆,成为我国和世界文化艺术宝库中的瑰宝。

千百年来,太阳山因代代迭出高僧大德而名播海内外。近年,太阳山连连接待香港、台湾以及日本、韩国僧人进山寻根问祖。

佛教起源于印度。释迦牟尼胸前的“卍”字符,即为太阳,彰显出佛祖如来的博大胸襟与无边佛法。而阿弥陀佛,又称无量寿佛、无量光佛、无边光佛、无碍光佛、无对光佛、焰王光佛、清净光佛、欢喜光佛、智慧光佛、不断光佛、难思光佛、无称光佛、超日月光佛,显然就是太阳佛。我们本地出土的楚汉瓦当也常有一个卍字,并注以“与华无极”。“华”通晔。《说文解字》:“晔,日光也”。可见,这些瓦当图案中的十字纹饰也是太阳。

太阳山第一座庙宇阳山庙建于汉初,现在的普光寺正是复建在古阳山庙的旧址之上。辉煌灿烂的释迦佛光和辉煌灿烂的太阳神光,天作之合般在太阳山交汇得如此圆融了。

无论佛教道教,进驻太阳山就与本山自古传袭的太阳神崇拜水乳交融,因而愈发神光熠熠,亘古传承。太阳神崇拜祭祀,因此融汇成了常德太阳山文化的核心。

 

参考书目:

《神话与诗》            闻一多          

《楚辞校补》                   闻一多

《中国神话传说词典》        袁 珂          

《诸神的起源》              何 新

《九歌新论》            何 新          

《玉海》                (宋)王应麟

《五灯会元》           (宋)释普济     

《指月录》                (明)瞿汝稷

《湖广总志》           (明)徐学谟      

《湖南通志》                 (明)陈宏谋.范咸

《嘉靖常德府志》            (明)陈洪谟      

《嘉庆常德府志》             (清)陈楷礼

《全唐文》            (清)董诰        

《禅宗思想渊源》          吴言生          

《太阳山柳叶湖文化》           梁颂成

《杨嗣昌集》                  梁颂成          

《阳山神韵》             雷元淦

《常德太阳崇拜文化纵谈》      傅启芳          

《常德文物荟萃》            市文物处

《常德佛缘》            杨在均          

《天文与人文》                 陈江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图 说 太 阳 山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