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彭培南专栏

武陵盘古文化辑读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10 16:54:48 次浏览

  

武陵盘古文化辑读

彭培南

 

常德古领黔中郡,汉改置武陵郡后历代为郡治,其间为荆州治所,是荆楚盘古文化的源头之一。

清嘉庆督湖使者马慧裕为《常德府志》作序说:“余考常德一郡,秦汉时为黔中地,唐宋以还,分置鼎、朗诸州。今试以全楚之形势论之,自荆襄以西涉大江、历孱陵、澧陵以达于常,其再西则辰、沅诸郡,深林密菁,苗民所窟穴,而滇、黔万里水陆所由道也。”建制记载,目前所见较早的是《战国策•楚策一》:“楚,天下之强国也。楚地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阳,南有洞庭、苍梧.北有汾陉之塞、郇阳,地方五千里。”秦楚大战后,秦将黔中郡和巫郡合并成新的黔中郡,郡治为义陵,西汉改为武陵郡,东汉时移郡治至临沅(今常德)。

太阳山是洞庭湖(古称“南海”[]1)连天泽国西南面的最高山峰。史上所谓的“五溪蛮”自蚩尤黄帝之战后从中原迁徙南来,古武陵遂成为湘鄂川黔九黎、三苗先民繁衍生息的腹地。沅水流域苗、瑶、侗、畲各民族习俗有异,但有一个共同的祖神信仰---九黎先民从中原辗转流徙南下,舟行“南海”(即洞庭湖)泱漭海泽之中,烟波浩渺,白浪滔天,累月经年苦渡,漂泊不见彼岸。一天,远远望见“直上千仞,横袤三峰,红崖青壁,赭若彩缋”( 唐 .董侹《修阳山庙碑》)的太阳山主峰面山,见“左眼为日,右眼为月”的盘古祖神现身,先民们遂齐齐地跪倒在舟筏之上,祈求早日平安登岸。至今常德的老人们还说,盘古大神就是灵验,祷声一毕,湖海即刻风平浪息,舟筏纷纷拢岸。是日十月十六。为感念盘古祖神,荆楚先民年年农历十月十六来太阳山还愿。面山,现称玄天第一峰。太阳山古称阳山,玄天第一峰古称面山。面山即天然盘古祖神(亦楚俗太阳神)隐匿了千百年之后,近年再度盛世现身。

因此,荆楚之地的盘古诞辰不同于北方的正月十五、中原的三月初三、岭南的八月十二,“荆湖南以十月十六日为(盘古氏)生辰。”(《古今图书集成[岁功典]》)。“荆湖南北今以十月十六日为盘古氏生日,以侯月之阴晴,云其显化之所宜,有以也。(《路史·前纪一》阳山之神,宋封‘灵济侯’,赐庙额。后因展祭不便,又建行祠于府治东北隅,每年十月致祭。”(《湖广通志》)

 

汉中郎将梁松以“配享”之仪入驻太阳山东王宫,因先民年年岁岁在这一天大祭盘古,当然也同日受享:“武陵每十月十六日特祀汉监军梁松”( 明王俨《 梁松庙祀议》)。常德文化中盘古创世的壮丽神话也在千万年口口传颂中形成了浓郁的荆楚文化韵味。

 

一、典籍所记盘古

盘古是中华东西南北诸民族公认的开辟始祖。

洪荒时代,荆楚先民面对火辣辣的太阳缘何昼起夜伏,同样高悬在天的月亮又何以清凉似水,以及人从何而来、兽如何成兽、风为何萧萧、雨为何沱沱种种的造化神奇与祸患灾异,百思难得其解:

“轻气上浮为何因? 浊者下沉为何名?

不知为何生无极? 为何又有太极生?”

“为何天塌与地陷? 为何洪水三番成?

为何诸神来相争? 为何禽兽斗输赢?”

(胡崇峻《黑暗传》)

直到楚国屈原,仍不得不仰天叩问:

“明明暗暗,惟时何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天何所沓?十二焉分?

日月安属?列星安陈?

(屈原《天问》)

辑录几段见于典籍的盘古记载:

《艺文类聚》卷一:“徐整《三五历纪》曰: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宇宙原本是混混沌沌的像枚鸡蛋一样,盘古大神生长在这个蛋卵之中。一万八千年之后,盘古分开混沌宇宙,于是清轻之气上浮为天,厚浊之气则下沉为地。然后盘古一天九变…..天每天升高一丈,地每天加厚一丈。盘古自己也每天伸长一丈。这样又经过一万八千年。天于是极高极高了,地于是极厚极厚了,盘古的身子也极长极长了……

这段文字见于唐高祖李渊命欧阳询领衔主编的《艺文类聚》卷一。《三五历记》是三国徐整的重要著作,叙述盘古开天以来的历史传说,为较早记载盘古开辟传说的一部著作。此书佚失,古代学者辑录的部分文字散见于《艺文类聚》、《太平御览》各种类书之中。按:徐整,字文操,豫章(今江西南昌)人,吴国太常卿,撰《豫章旧志》八卷、《毛诗谱》三卷。

《绎史》卷一:《五运历年纪》:“天气鸿蒙,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人也。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四肢五体为四极五岳,血液为江河,筋脉为地里,肌肉为田土,发髭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泽;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以天之生,称曰苍生;以其首黑,谓之黔首,亦曰黔黎。

……盘古临死的时候,化身为世界万物:嘴里呼出的气息变成了皑皑云彩;临终道出的话语变成了隆隆雷霆;左眼变成了太阳,右眼变成了月亮;四肢五体变成了东、南、西、北天地四极和宇内三山五岳;血液变成了江河,筋脉变成了道路,肌肉变成了田土,须发变成了星星,齿骨变成了矿藏,骨髓变成了珠玉,汗水变成了江湖……

《绎史》所辑的《五运历年纪》又见于《古今图书集成.皇极典第七卷《盘古氏本纪》。《五运历年纪》是徐整的又一部重要著作。徐整位居吴国太常卿之首,且笃奉道教。三国时,吴国辖武陵郡。学界认为,徐氏兼具史学和道教两个方面的深厚学养,又有太常卿的特殊职位和优厚条件,谅必会亲临曾为荆州治所的武陵名山大川考察游历。而阳山的主峰面山,自古就以酷肖大神面容冠名,世世代代受荆楚先民膜拜祭祀。盘古“垂死化身”的记述与太阳山的天然盘古神像相似如此契合,其中必有渊源。

明末首辅大臣杨嗣昌瞻仰面山时曾浩叹“何造物者之神一至此欤?”,他充满敬畏地赞颂面山:“其巄嵸之形,磅礴之气,固自杰然为一方之帝。是一方之山,高者下者,险者夷者,正者倒者,踉跄奔走而来朝礼乎兹山之巅。至其领袖诸山而来者,药山则首东方诸山而峙于左,浮山则率西方诸山而立于右。两山相去各百里,间而双撑如左右手。自面山望之,地丑力敌,无分毫相负,斯一奇也!面山之前,乱山无数,如群羊出栈,东西触藩而走,仓皇未有所之。”(《梁山游记》)

你看,高耸的低矮的、险峻的平夷的、峭立的斜卧的千山万岭,都踉踉跄跄、疾疾忙忙地奔上前来,向着面山顶礼朝拜。而远处的药山领袖着东方的莽莽群山护卫在面山的左边,而浮山也率领着西方的莽莽群山侍立在面山的右边。而面山的脚下,无数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山岭面对他的威严尊崇,好像惊恐万状的群羊,触藩四散,仓皇奔窜。

杨嗣昌位极人臣之首且才倾朝野,如若不是面对祖神、面对天帝,涑涑然五体投地,他的笔下不会轻易流出这样的文字。

 

图二是相传唐贞观著名相士袁天罡和李淳风所著千古奇书《推背图》的第一幅图像(注2图左注文:“一王者端然正坐,左手捧日,右手捧月”。图下有诗:

“自从盘古得希夷,龙争虎斗事可悲。

万代兴亡难尽计,且就武后定玄微。”

 《路史·前纪一》:天地之初,有浑敦氏者出,为之治,即代所谓盘古氏者,神灵,一日九变,盖元混之初,陶融造化之主也。《六韬·大明》云:召公对文王曰:‘天道净清,地德生成,人事安宁,戒之勿忘,忘者不详。盘古之宗不可动也,动者必凶。今赣之会昌有盘古山,本盘固名。其湘乡有盘古堡,而都有盘古祠,盘固之谓也。’按《地理坤鉴》云:‘龙首人身’。而今成都、淮安、京兆有皆庙祀。事具徐整《三五历纪》及《丹壶记》。至唐袁天罡推言之《真源赋》,谓元始应世,万八千年为一甲子。荆湖南北今以十月十六日为盘古氏生日,以侯月之阴晴,云其显化之所宜,有以也。”

宋罗萍作注的《路史》这一段文字所引资料丰富,历来研究盘古神话的学者都十分重视。更值得注意的是,这段文字提到的《六韬》,相传是西周姜子牙所著兵书。查今本《六韬》,包括近年来相继发现整理的《敦煌写卷〈六韬〉》、《怀王墓竹六韬》以及《墓竹六韬》典籍,都没有盘古之宗不可动也,动者必凶的文字。因此史学界多持怀疑态度。《六韬》历经毁损、屡遭删削,至今难窥全豹,完全否定也没有多少根据。即便真是罗萍硬塞进《路史》中去的,也至少说明在宋代,盘古开天辟地的历史传说在政权体系中已占据“根”与“本”的位置,为思想信仰之“宗”。此“宗”决不能轻易改变,“动者必凶

《皇王大纪》:相传首出御世者,曰盘古氏,又曰浑敦氏。生于大荒,莫知其始,明天地之道,达阴阳之变,为三才首君,於是混荒开矣

胡宏是宋代著名理学家,人称五峰先生,主要著作有《皇王大纪》、《知言》、《五峰集》。他把盘古列为古之三皇之首,即盘古 (天皇)、伏羲(地皇)、神农 (人皇),得到学界公认。

《广博物志》卷九:“盘古之君,龙首蛇身,嘘为风雨,吹为雷电,开目为昼,闭目为夜。死后骨节为山林,体为江海,血为淮渎,毛发为草木。

《广博物志》为明末浙江湖州诗人董斯张所撰,是晋朝张华《博物志》世所传本。所叙文字也称引自《五运历年纪》,但大同小异,许是版本不同的缘故。

《述异记》卷上:“昔盘古氏之死也,头为四岳,目为日月,脂膏为江海,毛发为草木。秦汉间俗说:盘古氏头为东岳,腹为中岳,左臂为南岳,右臂为北岳,足为西岳。先儒说:盘古氏泣为江河,气为风,目瞳为电。古说:盘古氏喜为睛,怒为阴。吴楚间说:盘古氏夫妻,阴阳之始也。今南海有盘古氏墓,亘三百里,俗云后人追葬盘古之魂也。桂林有盘古祠,今人祝祀,南海有盘古国,今人皆以盘古为姓。(昉案:盘古氏,天地万物之祖也,然则生物始于盘古。)”

《述异记》为南朝梁代著名文学家任昉编写,最早见于宋代的官修书目《崇文总目》。

《上古开辟衍绎通俗志传》第一回:“(盘古)将身一伸,天即渐高,地便坠下。而天地更有相连者,左手执凿,右手执斧,或用斧劈,或以凿开,自是神力,久而天地乃分,二气升降,清者上为天,浊者下为地;自是而混沌开矣”。

明代周游的这部著作第一回便是 盘古开天辟地演义,在前人所记远古神话基础上,成功添加了左手执凿、右手执斧开天辟地的具体情节,盘古大神的形象更加丰满,更有魅力,也更加通俗了。

鲁迅先生认为:“昔者初民,见天地万物,变异不常,其诸现象,又出于人力所能以上,则自造众说以解释之。凡所解释,今谓之神话。”(《中国小说史略》)睿智的先民在与滔天洪流、万钧雷霆以及嗜命灾疫、毒蛇猛兽的千万年搏击中,观察出岁时嬗变、日月更递的规律,进而追溯宇宙和世间万物的起源,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于是形成了。

此外,历朝典籍中(包括道教经典)还有一些记载:

《古今图书集成岁功典 .孟冬部外编》:“……天人诞降大圣,曰浑敦氏,即盘古氏。初天皇氏也。龙首人身,神灵,一日九变。一万八千岁为一甲子。荆湖南以十月十六日为生辰。有初地皇氏,初人皇氏。”

《通鉴简要》(明 .丁奉):“盘古氏在三皇之前乎!是古史云:相传首出御世者,曰盘古氏”。

《益州学馆记》:“献帝兴平元年 (公元194),陈留高朕为益州太守,更葺成都玉堂石室,东别创一石室,自为周公礼殿。其壁上图画上古、盘古、李老等神及历代帝王之像。梁上又画仲尼七十二弟子、三皇以来名臣”(按:此图为蜀太守张收手迹,张收为献帝时代人。宋人黄休复注云“耆旧云:西晋太康中益州刺史张收笔。古有益州学堂图,今已别重妆,无旧迹矣。”)。

《帝王御世传》第一部《盘古至唐虞传》(明 钟惺.冯梦龙):“书叙盘古氏于天地未分时分,生于大荒之野,取西方金精化就石斧与铁石之精,凿开混沌,于是天地定位,阴阳剖分。又凿开日月二宫,二十八宿布列天中,渐渐风生天气氤氲之气。盘古见已成个天地,遂把头化为四岳,两目寄于日月,脂膏浑于江海,毛发付于山木。于是有天皇氏十三人出而御世,淡泊无为,制干支以定岁。次有地皇氏十一人出,教民定日月星三辰,判昼夜。次有人皇氏九人出,将天下分为九区,于是有君有臣。次有五龙氏、摄提氏、合雒氏、连通氏、循蜚氏相继而出,百姓相安无事。”

《乩仙天地判说》:“天地合闭……就象个大西瓜,合得团团圆圆的,包罗万物在内,计一万零八百年,凡一切诸物,皆溶化其中矣。止有金木水火土五者混于其内,硬者如瓜子,软者如瓜瓤,内有青黄赤白黑五色,亦溶化其中。合闭已久,若不得开,却得一个盘古氏,左手执凿,右手执斧,犹如剖瓜相似,辟为两半。上半渐高为天,含青黄赤白黑,为五色祥云;下半渐低为地.亦含青黄赤白黑,为五色石泥。硬者带去上天,人观之为星,地下为石,星石总是一物,若不信,今有星落地下,若人掘而观之,皆同地下之石。然天下亦有泉水,泉水无积处,流来人间,而注大海。”

《元始上真众仙记》:“昔二气未分分螟涬鸿蒙蒙未有成形,天地日月末具,状如鸡子,混沌玄黄,已有盘古真人,天地之精,自号元始天王,游乎其中。复经四劫,天形如巨盖,上无所系,下无所依,天地之外,辽瞩无端,玄玄太空,无响无声,元气浩浩,如水之形,下无山岳,上无列星,积气坚刚大柔服维天地浮其中,展转无方。若无此气,天地不生。天者,如龙旋回云中,复经四劫,二仪始分,相去三万六千里,崖石出血成水,水生元虫,元虫生滨牵,生刚须,刚须生龙。”

 

二、方志所录盘古

常德先民崇奉盘古为祖先神、创世神。

孔子“不语怪力乱神”,亲自操刀删削了典章中不合周鲁学说礼数的诸多神话,而春秋学界基本承袭了孔老夫子立定的规矩,及至汉代史家、特别是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我们能够看到的先秦典籍中上古神话已经为数甚少,即便有的幸存下来,也早已经面目全非。常德太阳山的盘古大神,在上古楚俗中本来即与日神同义也同祭。屈原大夫吟唱《九歌》的时候,东皇太一篇充满敬畏礼祷地歌唱着楚人的“太一”尊神,但已不见盘古的名号;饱含崇拜伤怀之情祭奠着楚人的又一位“身首离兮心不惩”的先祖蚩尤大帝,“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篇名“国殇”却让历代注家都不得不在祭唱楚国将士的语义上面踟蹰。(注3

常德先民则顽强地坚守住了对盘古祖神的崇祭。刘禹锡在《蛮子歌》中写实地记述了唐代武陵习俗:

蛮语钩輈音,蛮衣斑斓布

熏狸掘沙鼠,时节祠盘瓠

忽逢乘马客,恍若惊麏顾

腰斧上高山,意行无旧路

荆楚文化中盘古的另一个名号即刘禹锡《蛮子歌》中的盘瓠。盘瓠载入典籍,始见于范晔《后汉书》和干宝《搜神记》。

搜神记》卷十四高辛氏,有老妇人,居于王宫,得耳疾,历时,医为挑治,出顶虫,大如茧。妇人去,后置以瓠篱,覆之以盘,俄尔顶虫乃化为犬。其文五色。因名盘瓠,遂畜之。时戎吴强盛,数侵边境,遣将征讨,不能擒胜。乃募天下有能得戎吴将军首者,赠金千斤,封邑万户,又赐以少女。后盘瓠衔得一头,将造王阙。王诊视之,即是戎吴。为之奈何?群臣皆曰:‘盘瓠是畜,不可官秩,又不可妻。虽有功,无施也。’少女闻之,启王曰:‘大王既以我许天下矣。盘瓠衔首而来,为国除害,此天命使然,岂狗之智力哉。王者重言,伯者重信,不可以女子微躯,而负明约于天下,国之祸也。’王惧而从之。令少女从盘瓠,盘瓠将女上南山,草木茂盛,无人行迹。于是女解去衣裳,为仆竖之结,着独力之衣,随盘瓠升山,入谷,止于石室之中。王悲思之,遣往视觅,天辄风雨,岭震,云晦,往者莫至。盖经三年,产六男,六女。盘瓠死,后自相配偶,因为夫妇。织绩木皮,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裁制皆有尾形,后母归,以语王,王遣使迎诸男女,天不复两。衣服褊裢,言语侏离,饮食蹲踞,好山恶都。王顺其意,赐以名山,广泽,号曰蛮夷。蛮夷者,外痴内黠,安土重旧,以其受异气于天命,故待以不常之律。田作,贾贩,无关繻,符传,租税之赋。有邑,君长皆赐印绶。冠用獭皮,取其游食于水。今即梁汉、巴蜀、武陵、长沙、庐江郡夷是也。

 

盘瓠传说的大意是:高辛在位时,皇宫中一名老妇患有耳病,医生耳中挑出一条虫子,置放盘中,变成了五色灵犬,赐号盘瓠。其时犬戎强盛举兵犯境。高辛重赏求贤:斩戎王将军头者金赏赐、万户封邑,以三公主嫁他为妻。盘瓠灵犬揭榜后即往敌国,乘戎王酒醉,咬断了他的首级,回国献给高辛帝。高辛帝因他是犬畜而想悔婚。公主对其父王说:“大王既以我许天下矣。盘瓠衔首而来,为国除害,此天命使然,岂狗之智力哉。王者重言,伯者重信,不可以女子微躯,而负明约于天下,国之祸也。”高辛氏一听,便遵从赏约将公主嫁给盘瓠。婚后,公主随盘瓠入居深山,成为苗瑶祖先。后裔分布于梁汉、巴蜀、武陵、长沙、庐江等地。

古武陵郡辖区甚广。至今作为地域概念的武陵地区,实际上仍然包括了湖南西北部、贵州东北部,一直到重庆和湖北的边界地区,即整个沅水流域。这一片方圆近十万平方公里的广义上的武陵地区,就是史称“五溪蛮”主要是苗瑶族群聚居的集中区域。《宋会要》:“荆、雍州蛮,盘瓠之后也,种落散布在诸郡县。”唐张守节注《史记·苏秦传》说:“楚黔中郡,其故城在辰州西二十里,皆盘瓠之后也。”《太平寰宇记》:“长沙、黔中、五溪蛮皆盘瓠”。《文献通考》:“盘瓠种,长沙、五溪蛮皆是也”。

盘瓠、盘古,古神话研究学界论说不一,多倾向同源说。常任侠《沙坪坝出土之石棺画象研究》(《说文月刊》1941年第二卷):“伏羲、庖牺、盘古、槃瓠,声训可通,殆属一词。无问汉苗,俱自承为盘古之后,两者神话,盖同出于一源也。”闻一多、袁珂赞成这一研究成果,闻一多进而论证,女娲与伏羲也同为一体。何光岳《南蛮源流史》也说:“盘古氏初见于古籍时为盘瓠,而伏羲与盘瓠为双意,两者声训互通,殆属一词。盘瓠在侗泰语系,苗瑶语系彝语中即瓠盘之倒装语,实际是用瓠壳做盘的始创者之名而已”。

 

河南南阳魏公桥考古发现的这幅汉画中,怀抱伏羲女娲的那位巨人究竟是谁,历来众说纷纭。认同了盘古、盘瓠、伏羲、女娲实为一体后,巨人乃是盘古大神,就不言自明了。

郦道元《水经注》:“今武陵郡夷,即盘瓠之种落也,习凿齿《楚地记》:“伏羲生于黔中,《召南》咏其美化。今武沅皆风姓之国,南楚有甘棠之迹焉”。历朝常德方志中有盘古、盘瓠的大量记载:

鮑坚《武陵記》:“武山高可万仞,山半有盘瓠石窟,中有一石狗形,云是盘瓠之遗像。又有斑蛇,四眼,身大十围。山有水出,谓之武溪是也,在县之西。”

黄闵的《武陵记》则大同小异:“武山高可万仞,山半有盘瓠石室,可容数万人。中有石床,盘瓠行迹。今按山窟前有石羊石兽,古迹奇异尤多。望石窟大如三间屋,遥见一石,仍似狗形,蛮俗相传,云是盘瓠象也。”

《明嘉靖府志》:“盘古山,府南三十里,山上有盘古寺”。

《清嘉庆府志》:“武山(河洑山),在府西三十里。山下有盘瓠石水出其下,谓之武陵溪”,“《裴公古井铭》在武陵县盘古山旁裴家冲内。其铭曰:裴公古井,清泉皎冽,盘古之灵,液流不竭。”

《清同治武陵县志》“盘古山,县西南三十里”,“盘古寺,县西盘古山,后唐同光时建。”

太阳山太阳殿即古阳山庙北去二百余步即今盘古广场处,汉末建东王宫,供奉东王公即“炎火帝君”,常德道教界称之为“至光盘古大王”,佛教信众则既尊呼盘古菩萨,又称为太阳菩萨。在中国道教仙谱里面,盘古为三清(元始天尊盘古大帝、灵宝天尊玉皇大帝、道德天尊太上老君)之首。“元者,本也。始者,初也,先天之气也。此气化为开辟世界之人,即为盘古;化为主持天界之祖,即为元始。”(《历代神仙通鉴》)。而在荆楚文化中,盘瓠、盘古、伏羲、女娲同为一体,既是开天辟地之神,又是照耀万物之神,更是我们世世代代顶礼敬奉的始祖之神。

 

 

三、民间所颂盘古

盘古神话发源地众说纷纭。当代学者中,河南马卉欣等坚称中原说,广东曾祥伟等力主岭南说,何光岳等湖南学者则推出诸多田野考古证据,论证沅水流域才是盘古神话的源头。

沅水自贵州云雾山发源,流经贵州、湖南二十多个县市,至德山以下入洞庭湖。干流全长1033公里,流域面积8.92平方公里,属洞庭湖水系。沅水支流还浸润湖北、重庆与湘黔接壤的广大地区。流域范围内重峦迭嶂,森林茂密,河流纵横,雨量充沛,物产丰阜。以澧县城头山、八十珰、津市窑坡渡、洪江高庙为代表的近三百处旧石器、新石器遗址的考古发掘证实,这一区域的远古人类活动极为活跃。而大量的鲜活民间民族文化证据,说明沅水流域至少是盘古神话的源头之一。

这一区域的盘古崇祀还有一个显著的文化特征。 “五溪蛮”苗瑶侗畲包括民族不断融合的汉族等各族先民,族群的集体记忆中代代遗传着“九黎之君”蚩尤先祖的魂灵。从远古九黎族群起,苗瑶先民从中原不断地被迫迁徙到南方,费孝通《民族社会学调查的尝试》推想上古民族迁徙的路线,“这一批人后来向长江流域移动,进入南岭山脉的那一部分可能就是瑶;而南岭山脉向东,在江西、福建、浙江山区里和汉族结合的那一部分可能就是畲;另外一部曾定居住洞庭湖一带,后来进入湘西和贵州的一部分,可能就是苗”。苗族古歌和瑶族《过山榜》记载了这段史实,太阳山麓的蚩尤颅墓(注4)则以蚩尤永垂不朽的精神,熔铸了沅湘士民“追求自由、敢于斗争的民族文化精神”、“深厚持久的民族认同心理和民族凝聚力”与“追根怀祖的民族文化意识”。(语出刘范弟《善卷蚩尤与武陵》)。

贵州的天柱、兴仁,湖北的来凤、恩施,重庆的酉阳、秀山,湖南的沅陵、泸溪、麻阳、新晃、会同、石门、慈利、桃源、武陵等各个县市,处处都有以盘古命名的盘古山、盘古洞、盘古坳、盘古垭,都建有盘古庙、盘古寺、盘古庵、盘古塔,历朝历代香火不断。常德人则永远铭记盘古祖神在太阳山显灵、蚩尤先祖在武陵安魂的远古传说,每到农历十月十六,四方乡民各自组成朝圣队伍,高擎龙旗、香火,从四方神道奔涌进山,到面山脚下祭奠盘古、蚩尤,到东王宫、阳山庙祭奠太阳菩萨。

报载:2008年农历十月十六,沅陵举办隆重祭典纪念盘古诞辰。祭文可谓满目珠玑:

……遥祭始祖盘古在天之灵曰:初,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山川混浊,昼夜昏茫。我始祖出,浩浩神威,巍巍膂力,手持板斧,开天辟地。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混浊初开,乾坤始奠。日月明,风雨顺,万物滋生,黎民日众,由茹毛饮血进而渔猎棉粮,由巢居穴住进而构屋筑房。创文学,兴交易,农牧丰收,民生安康。巍巍之中华,万民同根同祖。三皇五帝,唐宗宋祖,元明清,一脉相承。延至今日,中华英雄辈出,皆盘古之血脉也。盘古精神永存……”。

神秘的傩戏傩舞是荆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汉王逸为《楚辞》做序说:“昔楚国南郢之邑,沅、湘之间,其俗信鬼而好祀。其祀必作歌舞以乐诸神。”在湘西、怀化和常德地区,苗、瑶、侗、汉及土家诸族的傩坛所奉祀的傩公即盘古、伏羲。

石门土家族巫傩歌谣:

“自从盘古分天地,三皇五帝治乾坤,

昔日女媧把天补,伏羲二仙造人伦……”。

桃源巫书《国母娘娘诰》:

“志心皈命,礼请娘娘二尊神,有灵有感有群孙,未开天地之人相,化作万相之人伦,洪水滔天人灭尽,葫芦内面去藏身……”

武陵地区的神话传说,以故事、歌谣各种形式口口相传。

苗族史诗《开天辟地》唱道:

“回顾太古初,悠悠卯时辰……

盘古真豪杰,他从东南来,

带来把斧子,劈板成两边,

上块变成天,下块变成地……

盘古大豪杰,说话成雷鸣,

眨眼交闪电,呼吸成风吹,

眼泪变雨水,顶天久身死,

头发变草木,皮肉成泥土,

骨头变山坡,东南十二山……”

瑶族的《盘古置山河》:

    “盘古造地又造天。造了天地造河床,

      造了河床造山口,千川万永出河湾。

      盘古圣王置天地,置天置地置青山;

  置得青山无限阔,又置江湖育万民。”

 

 

侗族的《盘古九州歌》:

“问:问你根,问你开天辟地的古情:

    什么年间生哪个? 他的寿元有多少?

    什么年间地虎乱? 什么年间不分明?

    问你哪个开天地,开天辟地生乾坤?

    生得乾坤生何物? 生得何物得最灵……

答:报你根,报你开天辟地的古情:

    代王元年生盘古,他有二万七千年。

    龙汉元年地虎乱。混沌年间不分明。

又是盘古开天地,开天辟地生乾坤。

生得乾坤生万物,生得万物人最灵……”

畲族《高皇歌》,又称《盘古歌》:

“盘古置立三皇帝,造天造地造人世,

造出黄河九曲水,造出日月转东西……”

壮族《盘古开天辟地歌》:

 “盘古开天地,造山坡河流,

  划州来住人,造海来蓄水。

  盘古开天地,分山地平原,

  开辟三岔路,四处有路通。

  盘古开天地,造日月星辰,

  因为有盘古,人才得光明。”

流传在湖北神农架地区的《黑暗传》被袁珂誉为汉民族神话史诗,长达4000多行,述说:宇宙之初一片混沌,江沽出世造出水来。浪荡子却一口吞掉了露珠。死后他化成五形。世界上便出现了海洋,海洋中出现了昆仑山。昆仑山孕育诞生了盘古。盘古开天辟地,最后垂死化身,躯干化成三山五岳、日月星辰、江河湖海、草木森林。盘古死后,金石、草木、禽兽等等神们争斗得天昏地暗,直到洪水滔天。洪水中,吴天圣母帮助黄龙打败了黑龙,黄龙产蛋相谢。圣母吞下龙蛋,孕生了主天、主地、主冥府的三个神人。滔天洪水中游来了五条龙捧着一个大葫芦,圣母打开葫芦,见伏羲、女娲兄妹藏在里面,就劝他们兄妹成婚,人类于是诞生了。

“盘古初开几颗星? 几颗星斗放光明?

何星白日升上界? 何星夜中放光明?

何神出世日月升? 轻气上浮为何因?

浊者下沉为何名? 不知为何生无极?

为何又有太极生?

混沌初开分天地, 盘古出世此时生,

谁人知得这根底? 盘古出世神又神,

站在九霄云里层,手拿一把开天斧,

斧头用来开天门。又有一把开山斧,风火钻,

还有斩龙剑一根。盘古开辟天地明。

两手举斧安日月, 开天辟地定乾坤。

盘古知道地理与天文,开天开地定乾坤。”

 

《黑暗传》一问一答的叙事诗体,与苗、瑶、侗族的创世神话史诗《盘王歌》、《盘王大歌》、《盘古九州歌》的问答体显然同源。屈原在沅湘间孑孓独行,“忧心愁悴,彷徨山泽,经历陵陆,嗟号昊昊。仰天叹息……呵而问之,以渫愤懑,舒泻愁思”(王逸《楚辞章句》),发难《天问》,放言无忌,奇崛千古。拿《天问》与《黑暗传》、与荆楚诸民族的创世史诗稍作比较研读,也会得出同源的结论。

因此,强说盘古神话源头在北方或是南方,在没有更加充分的史籍发掘和考古发现能使人信服之前,确乎没有多少意义。而认同盘古是中华大家庭的共同始祖,盘古开天辟地神话是华夏诸族先民各种文化相互融合的共同创造和共同的宝贵精神遗产,研究盘古神话的意义才更其伟大。

从这个意义探究,太阳山用二万多立方天然巨石磊砌的盘古巨像坐南朝北的谜,也可以求出至少一个解来了。南方各地建造住房,讲究坐北朝南;建造殿宇庵堂,则往往坐西朝东。而盘古坐像背靠云遮雾笘的武陵、雪峰山脉的千山万岭,慈眉善目地远望着广袤富饶的北方中原大地。盘古先祖神秘睿智的目光中,还潜藏着哪些也许我们永远都没法明白的亘古之谜呢?

 

 

注释:

(注1):洞庭湖名称,先秦历代典籍记载不同,《尚书》称“九江”,《左传》称“云梦”,《史记》称“五渚”,《山海经》称“南海”。《 山海经·海内南经》:“郁水出湘陵南海”,《海外南经》“三苗国在赤水东,其为人相随。”郭璞注:“昔尧以天下让舜,三苗之君非之,帝杀之,有苗之民,叛入南海,为三苗国” 。 

按“洞庭”一名,始见于《山海经·中山经》:“又东南一百十里,曰洞庭之山”;“洞庭”一词称水,始见于《楚辞》和《水经注》。《湘夫人》“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水经·沅水注》:“沅水下注洞庭湖,方会于江”。 因此清代学者皮锡瑞在《经学通论》中指出:“案古有云梦,无洞庭,至战国时,吴起说魏武侯,始言昔三苗氏左洞庭,苏秦说楚威王,言南有洞庭苍梧,张仪说秦王,言水破荆袭郢,取洞庭五渚,屈子楚辞,屡称洞庭”。

(注2):《推背图》历朝均列为禁书,但民间流传甚广,版本也有多种。台北故宫所藏传为金圣叹批本,第一象图画与诗有所不同。其图为:

 

其诗为:“自从盘古迄希夷,虎斗龙争事正奇。悟得循环真谛在,试于唐后论元机。”

(注3):国光红教授认为,《云中君》是蚩尤祭歌:“《易》之《解》卦象征雷、雨,故其象传云‘雷、雨作,解’;雷、雨俱为云中之物,故《解》卦因象征雷、雨亦即象征“云中”;从而身为‘解’神的蚩尤即可称‘云中君’,而楚地巫歌以之名篇,不以‘解君’名篇者,回避刺激也;不径以蚩尤名篇者,巫歌多象征、暗示故也。”(《九歌考释》)

(注4):《汉唐地理书钞》所辑唐《朗州图经》记载:“古层冢,在武陵县北一十五里二百步。周迥五十步,高三丈,亡其姓名。古老相传云:昔有开者,见铜人数十枚,张目视。俄闻冢中击鼓大叫,竞不敢进,后看冢土,还合如初。”刘范弟教授《善卷蚩尤与武陵》考证,该古层冢即埋葬蚩尤颅骨的古陵墓。《常德地区志〈文物志〉》载,该冢墓位于太阳山麓南坪岗幺路铺金牛顶。        

 

参考书目:

《元和郡县图志》             (唐)李吉甫

《湖广总志》           (明)徐学谟      

《嘉靖常德府志》            (明)陈洪谟

《汉唐地理书钞》             (清)王谟

《嘉庆常德府志》             (清)陈楷礼

《同治武陵县志》             (清)陈启迈

《伏羲考》              闻一多          

《中国神话传说词典》        袁 珂

《袁珂神话论集》               袁 珂

《诸神的起源》              何 新

《南蛮源流史》                 何光岳

《中国神话》                   鲍志娇

《善卷蚩尤与武陵》             刘范弟

《九歌考释》            国光红

《黑暗传》                     胡崇峻

《盘古之神》                   马卉欣

《盘古探源》                   曾祥伟

《盘古是开天辟地的创世始祖》   黄清泉

《常德地区志〈文物志〉》        市文物局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