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彭培南专栏

营造瑰丽的太阳文化殿堂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10 16:55:52 次浏览

            营造瑰丽的太阳文化殿堂

--太阳殿艺术设计述要

彭培南

太阳殿复建于太阳山阳山庙原址。古阳山庙“直上千仞,横袤三峰,红崖青壁,赭若彩缋。日月同薄,仙驭往来,沉沉洞宫,孰详突奥”(唐.董侹《修阳山庙碑》)。

按照还原历史、修旧如旧的思路,太阳殿的一楼大殿、一楼夹层、二楼大殿三大环境,以及基础护坡、四楼两大环境和三楼云梦神女铜雕,以屈原《九歌》为中心,以三足乌石雕、古东王宫铸钟、白鹿寺明砖等珍贵文物为实证,辅以楚地“暗八仙”民俗、太阳山云梦神传说等文化素材,展示太阳山乃至常德本土先民尊崇太阳、祭祀太阳神的悠久太阳文化传统。三楼则以宋代高僧廓庵师远《十牛图》为中心,表现太阳山汉唐至明清道场悠久历史中的历代高僧及其经典作品,展示常德佛教文化在汉传佛教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显要地位。

一、大殿基础与外观

古阳山庙毁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原址为方圆不过数百平方米的突兀山巅。基础建设既要考虑坚固,又要再现古阳山庙建于汉朝、唐宋元明历朝历代屡经缮修的历史风貌,因此大殿基础和外观都采用复旧设计。

在阳山庙原址复建太阳殿时,常德国有林场场长张军锦十分慷慨,贡献出林场珍藏的4000多块明嘉靖辛丑年烧制的古砖。这批明砖从白鹿寺成批出土,因而保存完好。砖体青灰,色泽古朴,质地坚硬,轻轻敲击即如鸣金击磬,作金属声。砖身长42厘米,宽21厘米,立面高10厘米。砖长立面的一侧,烧有“大明嘉靖辛丑年” 的印模文字;砖宽立面的一侧,则烧有梁山铺等官窑监制的字样。   

大殿外墙取色于朝阳,通体大红,在莽莽苍苍的翠绿群峰簇拥之中,格外夺目耀眼。4000多块古砖按设计要求,依循古制精心筑墙护坡,与“亭亭孤标,迥出天外”的四层汉魏风格建筑主体浑然一体,成就了令瞻仰者直觉巍巍凛凛的磅礴气势。

上殿阶梯及平台四周栏杆,选用蛋青色花岗岩精雕细镂。护栏雕花石板除了采用人们乐见的梅兰竹菊民俗图案,更为抢眼的是“暗八仙”图纹。在民间传说中,飘洋过海的八位大仙的手持器具均为法力无边的神器。张果老手持的鱼鼓,能洞察过去,预卜未来;吕洞宾身背的宝剑,可驱鬼除魅,斩妖伏魔;蓝采和手挎的花篮,盛装着种种仙品神物;铁拐李肩上的葫芦,装着不老仙丹,专为普济天下苍生。何仙姑的荷花、钟汉离的扇子、曹国舅的阴阳板和韩湘子的紫箫,也件件都是神奇的宝物,能够锄强扶弱、救苦济世。这鱼鼓、宝剑、花篮、葫芦、荷花、扇子、阴阳板、紫箫,分别是八仙的法器,因此被称为暗八仙,也叫道家八宝。传统建筑物刻上暗八仙,寄寓了恭请八仙降临护佑的愿望。而太阳殿采用暗八仙图纹,意在宣示太阳山不仅是著名的佛门道场,也是道教的洞天福地;更寄托了期望万教归一,全人类共同追求美好生活的心愿。

拾级而上,便来到殿外平台。平台建造依山就势,刻意营造让游人“登其疏处,徘徊孤啸,仰瞩青天,俯观无际”①的情境。凭栏南眺,“郡城如带,城中楼阁隐隐如卓锥。沅流九曲而过其前,每一曲间,首尾几欲相就,盖如环者三焉。善德一峰,青临水次,如鬓发而浣者。遥天断岫,远水寒波,明灭有无,莫得而悉数之矣。”②凭栏西望、北望、东望,入眼尽是翠屏干仞。远远望去,“峰巍嵯峨,郁盘险固”,“斯其气已雄矣!”;近近细察,“细草幽花,古木苍藤,青崖绿藓,缤纷点缀”,“斯其质固丽也!”③

清《嘉庆常德府志》引《湖广通志》记载:“阳山之神,宋封灵济侯,赐庙额”,可惜阳山庙御赐的庙额或毁于兵祸、或焚于天灾,早已不知去向。现在四面大门都高悬张弓先生手书的太阳殿匾额。南、北、东、西四面大门楹联④,依次是:

“八百里烟波俯瞰;六千年俎豆承传”,

“万里云天歌太一;四方紫气绕丹庭”,

“桃花不远,云外青山连古道;屈子更吟,殿前旭日显风骚”,

“丽日当空,江山万里无私照;东皇在座,黎庶千秋有佑神”。 

二、一楼大殿与夹层

一楼大殿居中端立着一座6米高的四面东皇太一巨像。

东皇太一出自屈原《九歌》的首篇《东皇太一》。东皇太一是先楚神话中的创世神、始祖神和早期太阳神。典籍常记为伏羲,在民间则称之盘古。道教创立后,东皇成为位列道教最高神灵三清(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之首的元始天尊。《真教元符经》说:“昔二仪未分,溟滓蒙洪如鸡子,玄黄之中生自然。有盘古真人移古就今,是曰盘古,乃是天地之精,自号元始天王,游行虚空之中。又有太元圣母化生天脊膂中,经百劫,天王行施,圣母连生天皇,号上皇元年,始世三万六千岁,受元始上帝符命,为东目大帝扶桑大君东皇公,号曰元阳”。

因此,阳山庙自古又叫东皇宫,民间俗称东王宫。刘禹锡任朗州司马时间长达十年,对常德地方的祭祀习俗和情形十分熟悉。在《蛮子歌》中,他描摹“蛮语钩輈音,蛮衣斑斓布熏狸掘沙鼠,时节祠盘瓠”;在《武陵书怀五十韵》中,他感慨“俗尚东皇祀,谣传义帝冤。桃花迷隐迹,楝叶慰忠魂”;还在太阳山刀背岭刻下《阳山庙观赛神》诗,成就了千古不朽的名篇。

东皇太一雕像用五雷山特有的铁红丹霞原石雕琢。丹霞石属砂岩,材质坚硬,雕琢时稍有闪失便极易崩裂,对雕塑工匠驾驭石材的技艺要求极高。雕塑师龚永乐忠实地还原了青年雕塑师陈江华创作的泥塑原型。

矗立在大殿中央的东皇太一石像,通体赤红,高大威严,端庄肃穆;头顶精巧皇冠,颔颊须髯飘飘,袍袖宽大飞扬,线条刚劲流利,至尊天神的王者气度刻画得淋漓尽致。

石雕四面悬挂楹联⑤,分别是:

“古殿新颜,引瑞鹤祥云,还享晨钟暮鼓;东皇圣迹,佑州民郡土,永怡舜日尧天”,

“人登绝顶,心仪三楚常怀古;殿锁重霄,魂系九歌一举杯”,

“觋舞巫歌,桂酒椒浆,冉冉诸神齐降世;风调雨顺,河清海晏,茫茫大化尽怡心”,

“成败兴亡,江山罔替,岂止凭由地意;纵横捭阖,韵律新翻,还须顺应天心”。

大殿西侧南北两端都有木质楼梯直通一楼的夹层。夹层以古代书法宗师的作品形式展示屈原《九歌》全篇:元代吴睿篆书、赵孟頫楷书、宋代苏轼行书长卷。

元代张渥的绘画精品《九歌图卷》共十一段,每段一图。画屈原像及楚辞(九歌)中的《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东君》、《河伯》、《山鬼》、《国殇》十篇内容。张渥绘画后,每图每段均请他的好友吴睿用小篆精心书录各章原辞,构成精美绝伦的书画长卷。

《九歌图卷》(含吴睿篆书《九歌》),纸本,宽28厘米、长602.4厘米。太阳殿仍选用五雷山丹霞原石,由黄德跃领衔阴刻复制。

先刻元代张渥的绘画精品《九歌图卷》卷首的屈原画像。

                                         元 张渥《九歌图卷》屈原像

再刻吴睿篆书《九歌》长卷。

              吴睿篆《九歌》国殇、礼魂篇

      

吴睿(12981355),字孟思,号青云生,又号云涛散人。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吴睿的篆书《九歌》,多用尖笔,笔画遒劲,而轻重有度,敦朴淳厚,行气通畅。录完正文之后,自题篆书署款一行,曰:“至正六年(1340)九月既望吴睿书”,并钤“吴睿私印”、“吴孟思章”等四印。全卷运笔流畅,筋骨遒劲,富有张力,疏密适宜,不计不弛。

次刻赵孟頫的小楷《九歌》长卷。赵孟頫,又名孟俯,湖州(浙江吴兴)人,元代书法大师。《元史》评价:“孟頫篆籀分隶真行草无不冠绝古今,遂以书名天下”,尤以楷书传世,是集晋、唐书法之大成的书法家,后世将其列入楷书四大家:“颜、柳、欧、赵”。

杭州为南宋故都,元初人文犹盛。赵盂頫、鲜于枢,邓文原、吾丘衍、吴睿等书法篆刻大家时常相聚觥筹,挥毫尽欢。赵盂頫观赏到吴睿配篆的张渥《九歌图卷》,赞叹不已,欣然为其好友吴睿所篆《九歌》,用小楷精心书写了释文长卷。因而为世人留下了小楷《九歌》长卷这一幅传世名篇,同时留下了张渥作画、吴睿配篆、赵盂释文的三绝佳话。

      苏轼书法成就丝毫不亚于他的诗词文章,名列北宋“苏、黄、米、蔡”四大书法大师之一。苏轼尤擅行、楷,其造型的突出特点是丰满端丽,浓墨重笔。黄庭坚曾这样评价苏轼书法:“东坡道人少日学《兰亭》,故其书姿媚似徐季海,至酒酣放浪,意忘工拙,字特瘦劲,乃似柳诚悬。中岁喜学颜鲁公、杨风子书,其合处不减李北海。至于笔圆而韵胜……本朝善书,自当推为第一,数百年后必有知余此论者。”苏轼的行书长卷《九歌》,秀丽丰腴,不落窠臼,如同他的散文,行云流水,娓娓道来。

 

三、二楼大殿

本层以紫铜铸造东君—太阳神为中心,并用石刻形式复制张渥《九歌图卷》。

张渥在中国人物绘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他崇敬屈原,酷爱楚辞。陈池瑜教授考证,张渥一生坚持创作《九歌图》。存世有六本,最早的一本为元至正六年(1346)九月创作,现存上海博物馆。其二是同年十月创作的《临李公麟九歌图》本,现存吉林省博物馆。其三是文献记载的元至正十五年(1355)本。其四是现藏美国克利夫兰艺术馆的元至正二十一年(1361)本。其五为至正二十六年即1366年创作,现在美国。其六亦在美国,现藏大都会博物馆。张渥的九歌人物形象以其独特的“铁线描”技法造型,形象飘逸,创造出生动的视觉审美形象,使屈原《九歌》得到更加广泛的流传。太阳殿选用最早的上海博物馆藏本。

屈原描绘太阳神东君“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东君驾驭龙车,满插云旗,拉弓搭箭,力射天狼。何等威武雄壮!张渥忠实依据屈原的创作思想,东君怒目圆睁,凛然正气。雕塑作者陈江华借鉴了张渥塑造的武将形态,且创造性地将东君力射天狼的时态定格在长矢已经离弦、天狼已然射落的瞬间,也可谓匠心独具。

       

《九歌》中《湘君》《湘夫人》的二者关系历来说法不一。王逸认为湘君是湘水之神,而湘夫人乃其夫人。朱熹在《楚辞集注》中说“娥皇正妃,故称君,女英自宜降称夫人”,认为娥皇为湘君,女英为湘夫人。张渥从朱熹,湘君也被描绘为端庄修美的女神。太阳殿石刻采纳了张渥创作的湘君形象。但设计者说,这样设计是为了忠实地复制张渥的画作,并不代表他们对《九歌》湘君神格及性别的理解。

《大司命》是掌管人类寿夭生死的天神,《少司命》是掌管人类子嗣繁衍的天神,《九歌》注家多将二者作男女二神配对。张渥则将大司命描绘成和蔼可敬的老者形象,更将少司命描绘成一手拿笔,一手持卷的严肃庄重的青年男神形象,一反少司命为女神的定见。揣摩张渥的创作意图,应该是要突出表现两位司命天神掌管人类寿夭生死和子嗣繁衍的神圣庄严。   

至此,太阳殿通过一楼大殿的石雕东皇太一四面塑像、二楼大殿的铜铸东君塑像,以及一楼夹层的石刻书法长卷、二楼的石刻画像,通过仿制张渥《九歌图卷》,复制吴睿篆书、赵孟頫楷书、苏轼行书《九歌》长卷,全面展示了屈原《九歌》,突出了太阳崇拜祭祀文化在太阳殿的中心地位。

二楼南门和殿内的楹联⑥均以东君为题,分别是:

举矢射天狼,天威显时妖威灭;援斗酌桂酿,桂花馨处稻花香。

宝殿巍巍,绝顶千秋凝紫气;尘风浪浪,生民万代仰金乌。

古今乐道,昊昊阳山兴圣殿;天地多容,煌煌赤日出神峰

四、三楼大殿

“阳山之女,云梦之神”,唐《武陵图经》和常德历代志书都有记载,是常德先民世代供奉的镇佑之神、慈孝之神,声望极高。三楼大殿选用黄铜铸造,造型设计力求气质高贵、形态娴雅,凸现东方女神的古典之美、神秘之美。

太阳山是唐宋元明时期的著名佛家道场。禅宗“五叶”的曹洞宗、云门宗、临济宗代代都有高僧驻锡。据《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等佛家典籍记载,太阳山曾有梁山简禅师、缘观禅师、观禅师、岩禅师、善冀禅师、了奇禅师、应园禅师、懽禅师、师远禅师,鼎州罗纹得珍山主,大龙智洪禅师、洪禅师、楚勋禅师、炳贤禅师,平山慧元禅师、竺慧沙门等等近二十位大德高僧名传僧俗两界。明末清初,禅艺双绝的画僧髡残也出生在太阳山麓。

太阳山历代高僧都曾为佛教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尢以宋代梁山缘观禅师和廓庵师远禅师为最。缘观禅师在曹洞宗陷入“百年孤独”、即将寂灭的关头,深感“梁山一曲歌,格外人难和”,苦心接引大阳警玄。大阳警玄辞别太阳山之后,演出托付临济宗高僧“代觅宗传”的壮举,曹洞宗才延续至今。缘观因此成为曹洞宗断代接续的祖师。

廓庵师远禅师是临济宗五祖法演大师的法孙,所撰《住鼎州梁山廓庵师远十牛图颂并序》是远播海外、传诵千古的禅宗经典。宋明两朝,出现过诸多以牧牛为题的禅宗作品,有绘画、有诗偈,只有师远禅师的《十牛图颂并序》,有图画、有诗偈、有序文,是诗、画、文三种艺术创作都达到至臻境界的完美作品。特别是,其余牧牛图偈也都描述了寻牛觅心到人牛俱忘的境界,阐示修行的方法与顺序,但都止步于此。唯有师远禅师不舍世间,创作出第九第十的“返本还源”和“入廛垂手”,表现出自我修行到达圆满后,又回到凡尘世界,救度九界大众的终极关怀和崇高境界。正是艺术和思想的完美,廓庵师远及其《十牛图颂并序》才得以千古

芳。

十幅图的顺序是:寻牛、见迹、见牛、得牛、牧牛、骑牛、忘牛存人、人牛俱忘、返本归源、入廛垂手。师远大师的十牛图现存六个版本,分别是日本京都大学、天理图书馆四部录、早稻田大学五味禅、国会图书馆五味禅、天理图书馆五味禅和京都相国寺十三世纪著名画僧周文仿绘的十牛图,全都在日本。太阳殿选用公认最早的天理图书馆五味禅版本。

明末清初,髡残青年时在太阳山讔园家庙悟道,40岁起云游天下,先后在黄山法海庵、金陵大报恩寺、栖霞寺、天隆寺、幽栖寺参究禅学。他的绘画作品早已成为世界文化艺术宝库中的瑰宝。太阳殿选定其中六幅,请近年来崛起的烙画大师李峰亲自作画。烙画以烙铁代笔,高温代墨,在木板、竹板、纸、皮等材质上,烙绘成画,是中国绘画的一个特殊画种,古称火针刺绣。李峰烙制的髡残作品,既传承了髡残原作的水墨气韵,又具有深浅相宜的浮雕艺术魅力,古色古香,高雅秀丽。

    三楼南门和殿内各悬楹联⑦一副:

禅参三界月;

心鉴十牛图。

阳山孝女;                               

云梦贞神。

五、四楼

本层为钟楼兼观景楼层,是整座太阳殿最高层。重点展示太阳山乃至常德地区太阳文化最珍贵的文物实证:出土于太阳山白鹿寺的三足乌石雕和明成化年间铸造原悬挂于明代太阳山东王宫的古钟。这两件文物既是太阳殿镇殿之宝,也是太阳山镇山之宝,太阳殿太阳文化展示达到高潮。

白鹿寺位于太阳山森林公园白鹿寺工区。古白鹿寺原名普光寺,后改观音寺,俗呼白鹿寺。清乾隆《湖南通志》载:“僧妙音,《梁山碑》:宋孝建中,驻锡梁山,驯一白鹿,出入乘之,世号白鹿禅师。其地为观音大士显化之所,故寺额曰观音。”《大清一统志》:“武陵县北三十里阳山有观音寺,晋建”。2011年复建太阳殿挖掘明砖时,同时出土了三足乌石雕。其时,发现石雕的太阳殿设计、建设者们欣喜若狂。常德太阳山三足乌石雕的出土,为常德太阳文化研究、也为中国古代太阳崇拜和太阳神话研究,提供了十分珍贵的文物证据。

三足乌又称金乌,是中国古代神话太阳的化身。《山海经·大荒东经》:“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汉王充《论衡·说日》:“日中有三足乌,月中有兔、蟾蜍。”太阳山白鹿寺出土的太阳神鸟三足乌,体态丰满,昂首钩喙,凝目远望,三足挺立,尾羽高扬,形态逼真,造型应当源于汉画砖三足乌。

   上世纪末阳山庙、东皇宫毁败时,常德林场把庙里的古钟悄悄藏了下来。今天,我们才有幸观赏到这口铸造于明成化22(1486)、历尽沧桑的古钟。

     

注解:

①②③:均出自杨嗣昌《梁山游记》

④⑤⑥⑦:楹联作者是:毛欣法、阮 先、皮国繁、张天夫、刘云培、张曦微、陈国安

杨善智、钟兴珉、彭培南、熊莘耕(以姓氏笔划为序)

书法作者是:毛效华、龙旭光、皮国繁、张 弓、张 鸽、张曦微、陈国安

何首望、欧阳文智、杨善智、胡安民(以姓氏笔划为序)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