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周则强专栏

根植阳山 紧贴时代 ——常德太阳山壁雕赏析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10 17:23:45 次浏览

 根植阳山  紧贴时代

——常德太阳山壁雕赏析

周则强

 

    全长500多米的常德太阳山壁雕,既有浓郁的楚韵风味,又有鲜明的时代审美特征。有的作品奔放大气,有的则是小巧玲珑,但每一幅都充满了情趣。我们从“十二生肖”到“拥抱未来”一路观赏过来,在感受着荡漾浓厚楚韵的同时,又领略了不乏当代人所欣赏的物象意境。

    太阳山壁雕,根植阳山,紧跟时代。那些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雕刻作品,不受传统的束缚,不跟在前人之后亦步亦趋地重覆、模仿,而是与时俱进,处处透露着鲜明的时代气息。

一、融地方性与民俗性于一炉

    太阳山壁雕创作者,他们热情洋溢地看待新事物,深入剖析新矛盾,因而努力创造出了许多体现常德本土文化特色的作品。

    2011年6月2上午9时许,笔者和太阳山文化建设工地上的有关人员在壁雕的“观音渡海”前面有幸看到了海市蜃楼的幻境。在有关报刊上报道后,有人见了置疑,认为太阳山绝不可能出现蜃楼海市的奇观异景。太阳山壁雕创作者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则穷经据典,终于在明《嘉靖常德府志》中找到了有关记载常德太阳山出现海市蜃楼的奇观:“阳山久雨初晴,山腰时有白气,成人物之形,倏忽往永或如白羊,三三五五……”此记载,为太阳山惊现海市蜃楼幻境提供了有力的佐证。为了更好地让大家感知海市蜃楼在太阳山出现绝不是空穴来风、子虚乌有,他们则雕刻了一组《蜃楼幻境生阳山》的作品。

    这组雕作有些空灵含蓄,但只要是细细地解读那些文字、认真地品味那些创意新奇的物象,就一定能体会到创作者那种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深情。我们说自然美不是自己显现出来的,是靠人的感受、发现和开掘。法国的雕塑家罗丹说:“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乏美,而是缺乏发现。”确实,太阳山出现海市蜃楼,也可能不是一次两次,只是没有人及时发现而已。太阳山壁雕的创作者发现了这种蜃楼美景,就及时地把它反映在自己的创作中。这样让观众根据其中物象进行审美意象去体验,从而获得真正的审美感受。

    还有“太阳之魂”、“太阳之德”,都渗透着浓郁的地方气息和民俗韵味。通过这些,我们看到创作者为了使壁雕这一艺术融入鲜明的地方特色,为形成太阳山壁雕的独特风格所作出的种种努力。

壁雕中,不论是周天子赐名阳山,还是汉高祖封神阳山;不论是战神蚩尤和他的风火雷电四大爱将魂归阳山,还是“家住常德武陵境,丝瓜井旁刘家门”的刘海夫妇重返阳山……如此众多的历史故事或是神话传说,都与太阳山的风土人情紧密相连。这些具有鲜明地方特色和民俗风味的题材,经过创作者的精心提炼和加工之后,便营造出了一种不同前人的新颖意境,被深深烙上了新时代沅湘荆楚文化的印记。

为了彰显洞庭湖母亲的个性,壁雕中出现了一幅“洞庭母子图”。这一幅图中母亲的头发是荷叶,发夹是青蛙,乳房则是莲蓬和荷花……八百里洞庭湖,湘莲盛开,是“芙蓉国里”特有的一道亮丽的风景。创作者就此展开想象的翅膀,让洞庭湖母亲与湘莲这两个本无关联的物象,相融相生为一体。

    创作者向我们介绍说,雕刻“洞庭母子图”的地方,原本是一片乱七八糟的极不成形的岩石。砸掉它,不但费时费力,而且也是“暴殄天物”实在可惜。经过一番思考后,他们就决定依石而雕,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幅想象奇异的雕作。

    壁雕中的四大天王,组合起来的愿景就是确保风调雨顺、四方平安。这也可以说是创作者的美好期盼。随着表现的需要,创作者把这些不同时间、不同空间、不同视向的不同物象,看似随心所欲地雕塑在一起了。可是我们在游览时,就如同在观看电影一般。随着镜头的推移、聚焦,古往今来、神佛儒道、天地纵横,多少物象、多少意境应接不暇,令人心旷神怡。

    太阳山壁雕,可以说是巨幅宏卷,创作者游于艺,臻乎道。其地方性和民俗性从物象的融合与贯通中获得拓展,因而被精神化。新时代的精神,就是这般被创作者巧妙地融于具体的雕刻体验过程中。因此,我们今天可以从中品味出那种充溢澎湃激情的艺术的真味和领略那种生命升华的真谛。

    太阳山壁雕,令人心动。创作者在强烈情感推动下展开的奇思妙想,富有生活情趣和浪漫主义的色彩,更好地体现了地方性和民俗性的和谐统一,因而丰富了创作内涵,拓展了表现形式,扩大了影响范围。

 

二、集知识性与互动性于一壁

    2012年7月26上午,五个奶奶辈的妇人带着几个孩子从壁雕“拥抱未来”那个方向一路寻找过来。

    她们在观看壁雕时,一边指指点点,一边又似乎在认真地寻找什么。突然一奶奶指着壁雕处高兴地对身边的孩子说:“哎呀——宝宝!你看、你看——这就是你的姓啦!”

    那孩子看样子刚刚上学,打住脚后睁大眼睛仔细地瞧着他奶奶的手指处。这时旁边另一位奶奶高声地说:“哎呀!这个‘文’字,还真像一个人啦!前天我听他爷爷说后还不相信呢!”

    哦——这一群老小,原来都是在兴致勃勃地观看着壁雕“百家姓”中的那个“文”姓处。

“怎么这个‘文’字,不同现在书上的呢?”那小孩眨巴着眼睛问。

    这些奶奶,她们你望我、我看你,显然都得不出答案。这时笔者就向她们解释。“那——什么叫图腾呢?”小孩和几个奶奶一起问。笔者只能再次向她们解释。

    听了笔者的解释,这群老老小小,高高兴兴地一边看一边往前走了。可是过了一会,她们又回转身来了。这时一位奶奶被一孩子牵着,边走边嘟哝道:“在这里,我就不相信找不到我的姓。”

原来这一位奶奶,一直都在壁雕中寻找她的姓氏。她姓什么?经过打听,才知她姓“莫”。笔者不得不遗憾地告诉她,在壁雕中确实没有“莫”姓。为什么呢?那奶奶和那一位孩子急切地同声问。  

    “因为壁雕上不可能把天下所有的姓氏都雕上呀!”“啊——我懂了!”另一位奶奶似乎恍然大悟点头道,“百家姓、百家姓,在这儿当然只能雕一百个姓呀!”

    众人释然, 笔者也不好再向她们解释什么。那一位奶奶虽然没有找到莫姓的图腾有点失望,但她深信莫姓图腾一定蕴藏在那千石万岩之中,终有一天会找到,于是兴致勃勃地随着大伙儿往前走了。

    目送着这一群老老小小的离去,笔者心中不禁涌起了波澜。

    还真没有想到,太阳山壁雕,还未完全竣工,竟然就引起了世人这样大的兴趣与关注。

    游人的观感,就是用眼光观察之后所体会、发现和直接感悟到的一种情趣美的意境。这一群老的和小的,也许文化背景都不深厚,但她们面对壁雕艺术所产生的美的一种直接感却是很强烈。这时候的雕刻作品,在她们这些平常老百姓的心目中,则是摆脱了那种虚饰浮躁的概念化和功利化的因素。她们虽然寻找的仅仅只是自己的姓氏,但壁雕长廊向她们敞开的却是一个崭新的、具有知识性和趣味性的完整的感情世界。她们面对这个世界,不知不觉中把自己也融进去了。因此她们不顾炎热酷暑特地跑上山来,面对气势恢弘的壁雕长廊,兴奋了,震撼了。她们的心灵与雕作中的物象世界,产生了生平还未曾有过的一种美的默契。尽管她们此刻无法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达这种默契,但从她们拉扯着自己的小孙子,往返踯躅于壁雕前的言和行,我们就可以看出她们已被壁雕的美引起了浓厚的兴趣,引起了一种审美情趣的冲动。尽管此际她们不善于言表,但从她们那种飞扬的神情中,我们可以感受其那种欲罢不能的愉悦。

    太阳山壁雕中的人物雕塑,不管是神、佛、儒、道,还是卡通人物,都是在走自己的生命之路。他们中有的粗犷豪爽,有的庄重凝练,有的诙谐幽默甚至滑稽可笑……然而,知识性和趣味性都弥散其中。观者通过自己的体验便可展开丰富的联想,在欣赏的过程中获得多方面的审美感受和启迪。

    这种知识性和趣味性的有机融合,就产生了艺术的无穷魅力。因此,观者与创造者就产生了一种审美情趣上的美好互动。

 

三、寓创造性与前瞻性于一体

    飞天,是中国人乃至全人类的梦想。在古老的敦煌艺术中,就有仙女飞天。那时的创作者就是以此来寄托世人对飞天的美好追求与梦想。今天“上天揽月”、“下海捉鳖”,已成为现实不再是神话传说更不是梦想了。

    假若是在太阳山壁雕中,也跟在敦煌壁画后面再雕刻什么“飞天仙女”,那就谈不上创新更谈不上创造,那也就不能很好地满足现代观众的审美情趣了。中国神舟九号与天宫一号,在苍莽宇宙间成功“穿针引线”对接成功之后,一些观众上太阳山来看到了壁雕中的卡通人物和神舟飞船以及航天英雄后都高兴地说:“哎呀——还真没有想到,这太阳山壁雕中早就搞‘神天对接’啦!”

    假若太阳山壁雕不雕现代航天员而是雕刻传统的“飞天仙女”,人们看了之后就一定不会有如此之振奋。太阳山壁雕,最大的成功处,就在于大胆地创新。因为创作者知道,只有创新,才能发展;只有创新,才不会被时代抛弃。

    什么叫创新?壁雕的创作者给我们解释说,用现代手法,现代故事,现代材料去雕作,这就是创新。

    此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中国现有的许多旅游景点,不管是绘画还是雕塑作品,传统的多,真正像太阳山壁雕这样紧跟时代的少。这,充其量只能算作是继承而不能说是创新。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会这样呢?回答则是继承容易创新难。

    有人说:继承,就是消费前人的资源;只有创新,才是前进的通行证;只有创新,才能发展和提高。创新,首先就要打破传统的束缚。历史总是在前进,不进则退,雕刻艺术也是这样。但在前进中要创新,却有旧的意识、旧的眼光在反对。倘若没有强烈的超前意识和反映时代新事物的开阔胸怀与胆略,那就不可能创造出把握时代脉搏的有鲜明时代感和浓厚生活气息的骇世大作来。

    有人形象地说观看太阳山壁雕,就好比同一时间里“既品茶,又喝咖啡。”

    茶,解渴生津,是中国人几千年来的传统饮料;而咖啡,则是西方人的饮品。现代年轻人,就是喜欢喝咖啡,尽管咖啡与茶的口感、味觉大不一样,但就是受世人青睐。

    如此丰富多彩,各取其好,岂不妙哉?

    用新思想反映新时代,是创造出新意作品的重要一环。当然绝非仅此一环,还必须提炼、运用生动的艺术形象和恰当的艺术手段来创造、来表现。

    壁雕创作者,善于用正确的思想观点来分析受众的心理审美情趣的需求。如壁雕第五部分“拥抱未来”。大家都向往未来,因为未来是美好的。创作者希望不同年龄、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都能坐上动力快车直达美好的未来。

    为了表达这一主题,创作者便在“心经”旁芸芸众生的下面雕刻了一辆动力快车。坐在这动力快车里的,有神笔马良、有葫芦娃、有铁臂阿童木,还有聪明的一休以及喜羊羊……

    当今人类视野已扩大,人之情感也拓展到了打破国界真正做到了“无疆大爱”。坐上动力快车直达美好未来这一组作品的雕刻,实际上就是几代人的成长足迹。这几代人中有读着“神笔马良”、“葫芦娃”长大的爷爷辈,亦有看着“铁臂阿童木”、“聪明的一休”长大的父辈,更有观看着喜羊羊和灰太狼斗智斗勇即将成长起来的新一代。这些物象,单个地看,感觉不到什么;但现在使其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有趣的生命群体的锁链。这一个有机的生命群体链条,正是创作者那一种热情看待新事物、深入剖析新生活所催生出的新时代的新作品。

    壁雕创作者,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探索出一种能滋养、孕育艺术生命的独具特色的作品。我们细细品析太阳山壁雕中的那些作品,就不难发现创作者身体力行地进行艺术创作的时候,用传统的雕刻艺术形式,为时代画像、为时代雕塑。这些情理入于意象、峻气化为华彩的雕刻之作,都涌动着生命的气息,真正体现了创作者那种敢于超越传统而努力做新时代艺术领跑者的风范。

    这种创作,反映了时代,反映了现代生活。有许多物象,古已有之。尽管前人早就创造过了,但缘于旧观念、旧传统的束缚,终表现得不彻底或失之偏颇,所以阳山壁雕的创作者则用现代人的思维和审美情趣去观察分析,将其发掘提炼出新意后再进行加工创作。如“新八仙”、“飞龙在天”、“观音渡海”等等。在加工创造时,赋予他们鲜明的时代特色和浓厚的现代生活气息,这就远比照搬传统的更生动有趣。

    任何艺术作品,都应是社会生活的写照。中宣部部长刘云山曾明确指出:任何艺术家要“反映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巨变,描绘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图谱,为时代写史,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言。”

    太阳山壁雕,直面我们这个伟大的时代。创作者描绘出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图谱,他们是为时代而雕塑。

壁雕中所展示出的精神图谱,都很有前瞻性。无论是意象还是意境,真可谓是独出机杼,成一家风骨。

    工地总指挥、工程总设计师莫道宏,在太阳山文化工程启动的时候就说过:我们不学外国的,不学前人的。不张扬,但要有震撼。不要从价值中找价值,而是要体现太阳山骨子里的文明,使之成为东方文化的杰出代表。代表有文化的,就有价值。

    在整个太阳山文化建设进程中,作为决策者和设计者的莫道宏始终坚持这一理念。因此壁雕的作品,不管是题材的大小,也不管是时空的远近,都能认真地大胆地进行开掘和创新。这种开掘、创新,实际上也就是创作者思想感情升华的体现。

    在由题材向雕刻艺术转化的提炼过程中,太阳山壁雕创作者绝不重复别人、而是自我发现、自我开掘。他们将传统雕刻艺术的特征和文化观念,嬗变为反映现实生活、现代审美形态的壁雕长廊,因而很好地反映了现代人的意志、现代人的心声和现代人的审美情趣。

    壁雕中尽管物象各一,但情趣意境都一样。

全长500多米的壁雕画廊,根植太阳山。不管是形式,还是内容、还是意境,都融入了时代的主旋律,展示着时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敬请培南局长斧正。 周则强)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