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学术专栏

太阳山的盘古精神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10 17:35:56 次浏览

                                                                   太阳山的盘古精神

   

 

太阳山,太阳山顶的盘古坐像照云天。

太阳山的开发,是常德市委市政府和沅澧数百万人民的心愿,直接的总设计师和总实施者是集文学、绘画、雕刻、历史、哲学、文化等于一身的务虚更务实的莫道宏先生。他用智慧的大笔在太阳山上写出了夕阳红最为灿美的诗章,拉开了常德太阳山走向吉尼斯的帷幕。是他,首先发现了太阳山主峰东麓绝壁类似原始人的天然神像,2010年就为常德捧回了“年代最久的祭祀天然太阳神像”的荣耀!是他,领导一批志愿的人才和能工巧匠,无论是骄阳似火的酷暑,还是寒冷的严冬,几年间都以“俭德辟难”、“大公无私”的盘古精神,在太阳山上不断拼搏,2011年又为常德迎来了“最多原生石垒砌的石像”的骄傲!如果说,集诗、书、画、刻、史于一体的中国常德诗墙,是常德第一次走向吉尼斯的记录,天然太阳神像是太阳山东麓绝壁自然风化的又一“世界之最”;那么,太阳山的盘古坐像,就是常德人在太阳山最高的金顶用原生石垒成的“大世界吉尼斯之最”的伟大创造!

从天然太阳神像到原生石垒砌的盘古坐像,再到即将完成的阳山雕刻石壁,正是太阳山最具特色的三座不朽的文化丰碑。盘古坐像,上承天然太阳神像,下启雕刻盘古以来多种文化内涵的阳山石壁,是常德人崇拜太阳文化的重大建设工程,是常德人尊重始祖文化和追求太阳的荣光。其实,太阳山顶的盘古坐像就是天然太阳神像的发扬。盘古,一开始就是“垂死化身”开天辟地永垂不朽的英雄,就是中华民族第一个伟大的帝王,就是中华民族第一个“顶天立地”的领袖形象,就是中华民族第一个创世的祖先,就是中华民族第一个永远至尊的太阳。“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没有盘古的牺牲精神和创世之功,又何来三皇五帝、炎黄子孙太阳文化的赞唱?又何来太阳山今天太阳文化的高扬?又何来太阳山太阳文化发展的灿烂辉煌?人类需要光明,世界需要太阳!

据《广博物志》、《太平御览》引《五运历年记》、《三五历记》和《述异记》等有关记载,在多少亿万年前的太古之时,“天地浑沌如鸡子”,太空中漂浮着一个极像鸡蛋的巨星,在无边无际的暗雾中运行。巨星内部一位不甘心黑暗禁锢的盘古,用斧头开凿了18000年,才在纪元前276万零480年最后一斧的巨响中将鸡蛋星球劈成两半。上浮者为天,下凝者为地,乾坤始奠。“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18000岁”,天极高,地极厚,“龙首蛇身”的盘古极长,“故天去地九万里”。但四周依旧黑暗,盘古以自己无私无畏、天下为公的牺牲,为中华民族创造了一个“生生相续”的美好世界。于是,盘古的左眼变成太阳,右眼变成月亮,血液变成江海,手足和身躯变成四极五岳,头发和髭鬚变成星星,筋脉变成道路,肌肉变成田土,皮毛和汗毛变成花草树木,连他的牙齿、骨头、骨髓也变成金石和珠玉,即使是他的汗水也变成了甘霖雨露。他吐气为长风,声音为雷鸣,眼睛闪光为闪电。他高兴就是丽日晴天,发怒就是乌云密布的阴天;睁眼就是白天,闭目就是黑夜。“盘古夫妇,阴阳之始”,为子孙后代不断奉献,至死方休。“南海有盘古墓,亘三百余里,俗云后人追葬盘古氏之魂也,南海中有盘古国,今人皆以盘古为姓”。瑶族有盘王和《盘王歌》,苗族也有《盘王书》。《山海经》中天帝帝俊之妻羲和“生十日”、常羲生12个月亮,二妻就分别是太阳母亲和月亮母亲,正好是对盘古“左眼为日,右眼为月”,“开目为昼,闭目为夜”,“喜为晴,怒为阴”的回应。说明盘古既是人类的祖先,又是中国各民族的祖先,也是太阳神的祖先。盘古的传说,填补了洪荒时代的空白,为天地的开辟、宇宙的构成,在神话中得到了合理的解答,也使三皇五帝、槃瓠等等传说及槃瓠石、盘古庙等遗迹获得了合理的解释。

盘古死后,其子孙不断繁衍,后来就先后产生了天、地、人“三皇”。据《史记·补三皇本纪》记载,活了18000岁的天皇,有12个儿子协助他治理天下,将先民分为若干部落,各部落推选贤能之人为酋长。天皇死后若干万年,在龙耳仙山出生的18000岁的地皇,有11个儿子,使昼夜分明,30天为一个月,12月为一年。后来,又一盘古后裔人皇在刑马仙山诞生,活了15600岁,有9个弟弟。人皇将全国划分为九州,由9个弟弟分任州长。“三皇”皆尊盘古为祖先,后人修建盘古庙、三皇庙予以祭祀。当人类受到洪水、猛兽威胁时,盘古后裔中又产生了在树上构木为巢的巢居发明者有巢氏;燧人氏钻本取火,教人熟食,是人工取火的发明者,显然是追求光明的太阳神;女娲氏“人头蛇身”,黄土造人、炼石补天、平治洪水、杀死猛兽,使民安居乐业,还是婚姻神和音乐神,以土德王天下,是一位为民造福的巾帼英雄;伏羲氏亦称皇曦。因崇拜太阳,又说就是太皞。教民渔猎畜牧,“以龙记官”,开创以女性为主为尊的阴阳八卦,刻木画字,发明了中国的《母易》哲学,为东方的天帝,以木得王天下,正式揭开了史前文明时代的序幕。由于“羲”字与“娥”字通假,甲骨文,金文中皆有女阴符号,故有学者认定伏羲“是一位氏族部落的女首领”。炎帝“人身牛首”,制作耒耜,教民农作,为农业之神,“以火德王天下”(《淮南子·高诱注》),“以火纪官”,成为农耕民族的太阳神。又“尝百草”,发明医药。后“崩于长沙之茶乡”(今株州炎帝陵),为南方之帝。黄帝“黄龙体”(《史记·天官书》),人面蛇身、发明养蚕、衣裳、房屋、舟车、文字、算术、历法、音乐、弓箭、阵法,在阪泉打败炎帝、涿鹿击杀蚩尤,成为部落联盟首领,以土德王天下,“画野分州”,“立步制亩”,发展医药,首采铜矿,铸鼎成功之时,由黄龙接载白日升天,故后来成为道家和道教最早推崇的领袖。“魚腹为妻”(《山海经·大荒西经》)的高阳氏颛顼玄帝,为北方天帝,改尚武的刀币为园形货币,制定《颛顼历》,封炎帝之子柱为社稷神。高辛氏帝喾和平承嗣帝位,作“九招之乐”,以木德王天下,其次妃庆都生尧帝。节俭、朴素、为民的唐尧(伊放勋),作《大章》之乐,令后羿射掉危害人类和庄稼的九个太阳,以火德王天下,在“百兽率舞”中走向“天下大和”,并将娥皇、女英二女嫁给舜帝。以孝道闻名的虞舜(姚重华),在二妃即屈原《九歌》中的湘妃、湘夫人辅佐下,任命九官,广开言路,惩凶、用贤,使《韶》乐尽善尽美,选拔治水有功、发展农业的大禹为接班人。夏后氏姒文命大禹即位,疏通九河,划九州,征收美铜,铸造国家权力象征的九鼎,成为夏朝的奠基者,带着农业经济的太阳文化跨进了文明社会的门槛。“三皇”,无论是天皇、地皇和人皇或泰皇,也无论是伏羲(太皞)、女娲和神农(炎帝)或黄帝或共工或祝融,还是燧人、伏羲(太皞)和神农(炎帝)等说法;“五帝”,无论是《史记·五帝本纪》的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还是《皇王大纪》的伏羲(太皞)、炎帝、黄帝、尧帝、舜帝,或是《礼记·月令》的太皞(伏羲)、炎帝(神农)、黄帝、少皞、颛顼,或是其他大同小异的说法,都是部落或部落联盟领袖,都是开创太阳文化盘古的后裔,而且都是原始社会开创发展农耕经济的太阳神。

 

 

洞庭沅澧常德一带,不仅有盘古三皇五帝大公无私、造福百姓、艰苦奋斗、敢创一流等相关的传说,而且有遗存遗迹和考古发掘证实的盘古精神的继承和发扬。

槃瓠(盘古)娶公主南下河洑山的传说价值重大 据《后汉书·南蛮传》、《搜神记》、《三才图会》和方志相关记载,槃瓠是“五帝”之一高辛氏帝喾的神犬,原是皇后耳朵里挑出的一条3寸左右的金虫,放于瓠篱里,用盘子盖着,虫子忽然变成了一条色彩斑烂的龙狗,因是从盘子盖着的瓠篱里变出来的,故将狗取名槃瓠,显然是“盘古”的转音。忽然房王作乱,危及国家,便诏告群臣:“有能杀房王头来献,给以重赏,并妻以公主”。槃瓠便悄悄离开宫廷,跑到房王军中。房王还误以为连帝喾寸步不离的龙狗都抛弃帝喾投奔于他,必然快亡了,便举行酒宴大加庆祝。当房王喝得烂醉如泥躺在军帐中时,他的头就被槃瓠咬走。龙狗刁着房王的头跑回帝喾王宫,因不兑现下嫁公主的承诺,几天不吃不喝。高辛王帝喾说,“并非自己不履行诺言,实因狗和人不能结婚”。盘瓠顿时口讲人话:“只要把我放在金钟里,七天七夜就能变成人”。帝喾照办,槃瓠在金钟里变了五昼夜,到第六天,公主怕槃瓠饿坏,便开了金钟(瑶族《狗皇歌》为“六日皇后来开看”),见槃瓠除狗头外全身都变成了人,成为“狗首人身”的槃瓠跳出金钟,披上大衣,公主也戴上狗头帽,当天就在皇宫里成了婚。婚后不几天,槃瓠就带着公主奔南山而来。南山也叫武山和平山,即今之河洑山,《嘉靖常德府志·山川》云,“武山,又名太和山”。还说,“府南三十里”,有盘古山,“山上有盘古寺”。《方舆胜览·常德府》亦言“常德府有武山,山半有槃瓠石”。黄闵《武陵记》也说,“武山,高可万仞,山半有槃瓠石室”。可见,河洑山腰有槃瓠洞室和槃瓠石。《后汉书·南蛮传》记载,槃瓠与美妻在河洑山生下“六男六女”。槃瓠死后,其子女“自相夫妻”,不断繁衍,“号曰蛮夷”。直至三国时,徐整撰《三五历记》,吸收南方“盘瓠”或“盘古”的传说,利用古代经典中的一些哲理和个人的想象,创造了一个开天辟地的盘古英雄和“阴阳之始”的盘古夫妇,使盘古成为中华民族最早的祖先,三皇五帝都在盘古开拓的基础上成为各族共同祭祀的太阳之神。

善卷在枉山转向德治是盘古精神的发扬 善卷是原始社会末期继蚩尤黎苗集团后的首领,炎黄联盟击杀蚩尤,被黄帝肢解,善卷抢得蚩尤头颅率残部南下,经山东、江苏,最后到达湘西北的常德,将蚩尤葬于太阳山下、白马湖畔,称蚩尤冢。然后选择枉山躬耕扬德,由尚武向尚文的德治转化。唐《朗州图经》载,古时候曾“在武陵县北一十五里二百步”的地方,发现一座“周长五十步,高三丈”的大古墓,墓中殉葬“铜人数十枚”与金属冶炼、铜兵器制造发明专家的战神蚩尤“铜头铁额”的争战装备相符。墓开后“俄闻冢中击鼓大叫”,仿佛墓中仍在进行激烈的战斗。“古天子”身份的尚武内涵的蚩尤陵,遂在先秦典籍中有了“武陵”二字的出现。武陵山脉尾闾太阳山下的蚩尤陵,与太阳山上的天然太阳神像,随着枉山善卷躬耕扬德理想的实践,必然面对现实发扬太阳神无私、爱民、为公的盘古精神。于是,善卷在枉山开创了积极向上的德治隐逸文化,合乎实际的德育文化,天人合一的生态文化和善德文化的广阔前景。尧帝来枉山学习考察,拜善卷为师,舜帝要把天下让给善卷,大禹治水也向善卷求教。汉代大儒董仲舒说出了“尧舜德彰而名尊,善卷德积而名显”的话,并高举仁德的旗帜,在“德厚流光”中完成了儒学的改造,使“博采百家”的儒家学说成为封建社会的统治思想。隋朝一度做过朗州剌史的樊子盖,毅然将善卷扬德的枉山改为德山,使善卷的德化精神充溢洞庭沅澧,充溢太阳山的城乡,把盘古仁和、为公的善德精神的旗帜在金顶(太阳殿)上永久飘扬。

沅澧太阳文化的遗存遗迹和考古发掘实物是盘古精神的传承 古老的遗存遗迹留下的是历史文脉传承的轨迹,传递的是历史文化的感悟和财富。沅水尾闾汉寿县东岳庙乡的东岳庙遗存,是楚人敬奉祭祀的至尊天神——太阳神东皇太一的东岳庙。由于开创刘汉王朝的楚人刘邦,汉王朝的中枢机构以楚人为主,故汉代郊祭东皇太一(太阳)神,乃是传承楚国之祭礼,“汉文化就是楚文化”。汉代不仅承楚国之祭祀郊祭太乙,而且又封太乙于泰山。五岳之中,泰山最高,为群山之尊。东岳泰山与天最近,天子泰山封禅,先祭地叫禅,再上泰山祭天,作为天的儿子——天子,接天通地,同时进奉天神东皇太一。楚人崇拜太阳,也就是崇拜光明,正是盘古“顶天立地”的阳刚之气。如“日神东君”,就是楚人传承盘古太阳崇拜之谓。由于日出东方,祭祀日(太阳)必须在东方举行,故称太阳神为“东君”、“东皇”。太阳山既是常德的“镇山”,也就是常德的泰山。故金顶(太阳殿),供奉的是东皇太一和日神东君。澧县城头山古城东门挨近距今6500多年前世界最早的古稻田旁,有个250平方米的椭园形祭坛,就是以太阳崇拜为背景举行稻作丰登仪式的祭坛,就是“面对东方祭祀崇拜太阳和发明发展农耕文化的祖先”,天下为公盘古精神的发扬,表明农业经济为基础的古代中国与太阳祭祀有着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在城头山古城不仅发现了云龙纹绿松石坠等龙文化的实物,而且在陶豆上发现了一个完整的太阳图案,图案左上角有个女阴符号,又正是“女为阴中之阳”和“母亲就是太阳”的脚和答案。而城头山古城就成了“天下第一太阳龙城”(《常德日报》2011.9.3)。在这之前,常德古城北郊主峰东麓绝壁的天然太阳神像已受到先民们“拜日”的顶礼祭祀。盘古无私、为公和开创造福人类的精神,正在传承中发展。而今天高43米盘古坐像的落成,更是开拓进取、艰苦奋斗、天下为公、敢创一流盘古精神的总结和发展。从远古到今天,盘古精神在太阳山上已成为永远不落的太阳。

看太阳山气势恢宏的盘古坐像,像经历过远古以来历史的沧桑,显得是那么朴素善良、谦和慈祥、无私为公、敢于领先,宁愿以自己的死,为人类开创了一个天、地、人、和的“天下为公”原始平等的“大同”世界,铸就了盘古仁和、雄奇独特气质的祖先形象。既是历史文化积淀的传承,又是中华民族“山登绝顶我为峰”气魄的体现,更是盘古精神的高扬!

没有盘古“垂死化身”的创世之功,又何来三皇五帝太阳文化发展的轨迹,太阳山的灿美?盘古创造的太阳,在发展中照亮了历史前进的方向。盘古精神,实际上也就是太阳无私为公、无怨无悔和正义、光明的太阳精神。邪恶在太阳下发抖,真理在太阳下闪亮!太阳普照,人间辉煌!沅江畔,7000多年前,洪江高庙文化遗址,最早提出了太阳文化,陶器上有凤凰飞鸟载日(太阳)的图案和石雕月亮女神人头像。一千平方米的高庙祭祀场和建筑,被誉为东方的巴比伦神庙,却比巴比伦神庙早4000年。澧水畔,6000多年前,澧县城头山最早的太阳古城250平方米的园形祭坛和陶豆上的太阳图案,都是最具魅力的太阳文化的凸显。沅江畔,常德古城北郊的太阳山,从六、七千年前的天然太阳神像到2011年石垒的盘古坐像,更是“世界之最”的太阳文化,正是盘古精神的发扬。

太阳山,太阳山,盘古精神照人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走进梁山深处,揭秘阳氏身份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