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钟兴珉专栏

情深韵远 浑然天成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10 17:56:41 次浏览

 情深韵远  浑然天成

——太阳山盘古石像艺术造型赏析

钟兴珉 周则强

 

   “删繁就简三秋树,立异标新二月花。”这是郑板桥自撰的书室联,借来形容太阳山盘古石像,尤其恰当。

     荣膺上海大世界基尼斯之最纪录的太阳山盘古坐像的艺术造型,依山垒石不模仿前人、不受物象约束而自得丘壑之趣,展示了太阳山太阳文化景区建造者们开拓进取、崇尚简约而又大气雄浑的立异标新的艺术造型理念。

   观盘古石像,纵便是那些岩石与岩石之间的一缝一隙,都会觉得极具情态,韵味深长。若是再凝神注目细细地观赏、认真地体会与品味,定能令自己的心灵进入到一种浑然天成的境界。

 

五官凸显生命的张力

   古人云:“手挥五弦易,目送断鸿难。”就是说,用手弹琴的动作比较容易刻画,但是倘若要描绘一个人目送大雁飞到天尽头将要消失时的那种思绪、那种心境就难了。因为四肢美丑本无妙处,而要巧妙地表达一个人的神情和心思,那就全在那双眼睛上了。

   五官凸显生命的张力,眼珠又是最具灵气的的部位,盘古坐像这一惊世骇俗的“垒作”能否成功,眼神很关键。设计者精心挑选了两块分别直径两米多、重约二十余吨的圆形原石,直接镶嵌进了眼窝。

眼珠定位之后,如何才能使眼眶、眼睑、眼瞳等部分层次分明?通过反复研讨,设计者决定在两“眼珠”的外侧各加一块经过加工切割后的条石。这块条石是居中切割的,比原生石光滑而且颜色浅呈乳白色。镶上去之后,盘古双眸的轮廓就越发分明了。再加上那略略上翘的眉,眼睛就更为生动、更有气韵了。“画龙点睛”之妙,在此得到了绝好的印证。

    在整个面部来看,盘古眼珠的处理是相对朝前的,若是朝后了,那视觉效果就远没今天的好。尽管远距数十米,但只要伫足凝眸细细地观赏,就会感到盘古也在亲切地看着我们,就会觉得盘古的嘴角和眉梢总是流露出一丝浅浅柔柔的微笑。不论是站在高处、远处或是近处,也不论是从正面还是侧面来观看,都会感受到华夏圣祖盘古氏在望着你微笑。这种流光溢彩的眼神,给人一种亲切感;这种富有感染力的微笑,给人一种亲和力,仰视中往往使人的心灵得到净化。

   在盘古鼻梁上方印堂处,镶嵌了三块朝里凹陷的好像是呈“卍”字形的石头。这个处理,可谓妙谛横生。它不但打破了人的形象概念而使之进入了神的形象的造化,并且更有效地突出了鼻梁的坚挺,并极大地美化了视觉效果。

   纵观盘古坐像,无论是宽阔的额头,还是坚挺的鼻梁,还是那厚润的嘴唇、肥硕的耳垂以及那可亲的含笑的目光,都显得是那样的英姿勃发而又以情、以理化育人伦。

 

师承造化终成就超凡大美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没有绝对的十全十美。然而,盘古石像的设计者和建造者,立足自然美,运用残缺美,筑构和谐美,创造大气美,以博古今以广才、得经纶以明志的大手笔,高格调地以全新的生活感受和创新理念的形式,给世人带来心灵震撼的同时也带来了耳目一新的审美愉悦,从而折射出了当代艺术对现实生活与生存的感受和体验。

   用太阳山原生石垒砌的盘古坐像,可以说是形神兼备、气韵生动,天趣神机浑然一体。然而仔细观赏后,人们则会发现盘古的右脸庞如刀削斧凿般整齐、平滑,可是耳垂特别是右耳则有三个缺。而且这种缺陷十分明显、十分抢眼。这难道是因为设计者和施工者的疏忽大意造成的吗?不是,绝不是。这种缺陷,好比是仙女断臂、美女生痣一般,残缺反生魅力反生大美。这正是设计者和施工者的那种以心写意的自由性和灵动性的才情表达的最佳结果。

    在垒砌盘古石像时,设计者始终从决定全局的关键部位垒起,坚持保重点保大型并大胆地放弃某些局部的“完美”,有意识地制造某种不足。比如给盘古上鼻梁,首先确定走中轴线并使鼻端外伸1.5米,这样避免了面部两边的不均等和歪鼻、塌鼻的出现。再比如盘古石像右耳垂处的那一块大岩石,原先本不是打算安装在此处的。只是在起吊时,那一块巨石恰巧就掉在了此间,不偏不倚正好是盘古肩膀、手臂、头部三个重要部位的一个最佳连接点。当然从这个连接点出发向手臂、头部、身体处相垒砌的石头必有缝隙,建造者们开始打算用岩石和混凝土将此处残缺的地方填补整齐。但是等到整个工程垒砌完毕后再细细观察,觉得这种残缺反而要比人为的更完美也更壮观,所以他们便决定不补也不填了。这也许是天然的巧合吧!

   在盘古石像的腹部,有多处凹凸不平,有的地方甚至还出现了“深沟”和“黑洞”。设计者便巧妙地利用这些凹陷处和沟壑以及“黑洞”来增加新的内容,从而达到增强新的更多的可观性。假若是平板一块的话,那给人的感觉一定是呆滞而没有活力与生气。     

   表面上看,这些未填补的缝隙似乎是有些零乱。甚至会有人担心这些缝隙和“沟壑”以及“黑洞”,是否能经受得了长年累月的风吹雨打?是否能经受起历史沧桑的考验?实际上这个问题,设计者和建设者们早就考虑到了。据有关专家测定考证,盘古石像可以经受起自然界的一切考验甚至可抗八级大地震。

   正因为设计者和建设者坚持古为今用与自然的对接中充分发挥自己的审美情怀和艺术胸襟,所以才在短短的两年半的时间里成就一座巍峨壮观、寰宇皆钦的伟大石垒艺术品,体现了“气厚则苍,神和乃润”的境界。他们以敏锐的视觉与感知在大千世界与万物纷繁之中,勇敢地与山石对话,大胆地采用沉睡了千百万年的原生原态的石头这一特殊的艺术材料,用垒砌的手段,张显那种残缺美与大美的辩证统一,为世人营造出了一座情深韵远的历史丰碑。

  现在仔细观看巍然屹立的盘古石像,似乎觉得每块岩石的码放都是那么的随意,岩层与岩层之间的缝隙,也是那么无拘无束。殊不知这种组合的构成,则是设计者超出常规的挥洒自如。盘古石像,没有煊赫的画面,更没有绚丽多彩的笔墨,然而那垒砌的一块块、一层层的岩石却显得鲜活而灵动。今天我们站在地面上,仰观那高耸的盘古石像,就仿佛感觉到那些七棱八角的原生石衍生出的一条条的笔线和墨色,是何等的大气与壮丽!

唐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垒砌盘古石像,与禅境应是同出一辙。那么,太阳文化的设计师、建设者、指挥员和太阳山儿女,又是遵循哪些原理用“加法”大写“垒作”的呢?实践中,他们探索出了七条基本原则:一是合理布局。保持坐像丰满设计形象的创作,粗犷侧面与其他部位的垒砌。二是整体服从。对每一个部位,都从决定全局的关键地方做起,不管有多难,均是如此。三是重点保证。大胆放弃某些局部即残缺修复,保证五官的神形兼备。四是同异求存。在施工中,依形选岩、就势垒型,力求“大相同、小调平”,使坐像动感十足、魅力十射。五是原生展示。所用岩石必须是太阳山本山本土的、原生原态的。六是层次感观。不同的距离、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层面,均要有不同的想象空间和令人满意的感观效果。七是内外结合。外观是雄伟壮丽的盘古始祖,内部则是丰富多彩的艺术宝殿,等等。这些“垒作”原理的充分运用,其意象价码与艺术效果不可估量,真正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正如本土一位诗人描述的那样:“石块凝成珠作串,慈航普照岭飞虹。”

我们今天仰观盘古,那些岩石,那些缝隙,都好像是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的笔线和黑色。假若再静心凝目,就会觉得这些又是那样浑然一体,显示出博大宏阔的笔墨走象。

   这,就是大美。

   这种大美,应该就是那种造化为师的结果吧?

  

华夏古老基因的解读

   盘古,是上古传说时期开天辟地的神,是中华民族共同的始祖。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传说,蕴涵着中华文明最古老的基因。

   太阳山建设者,穷经据典,在垒砌盘古坐像时成功地把“开天辟地”和“人类生命起源”的神话传说进行开发和挖掘,进而诠释给世人。

   盘古石像左手下方有一圆圈,圈内有一个看似人却又不怎么成形的人之图象。建造者向我们介绍说,这是盘古在母体中还未完全发育成人形的胚胎。

   为了更好地展现盘古既是神也是人的发育成长过程,建设者们可谓是大费苦心。他们又在盘古坐像右手下方不远处雕塑了一座圆形物。此物远看好似光芒四射的太阳,近观却又像是一只横放着的鸡蛋。创造了人类的圣祖盘古,与我们一样,最初都是躁动于母体、在母体中发育成长的。

在今天科学高度发达的时代,人们探知地球是一个扁圆体的蓝色星体。可是在那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远古时代,先人无法对宇宙有正确的认识。他们就说混沌的世界如同一个大鸡蛋,而盘古就沉睡在那个大鸡蛋中。一万八千年后,在这枚鸡蛋壳中终于孕育出了一个力大无穷的太阳神——盘古。

   一般人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可作为人类始祖的盘古,则是经历了近两万年的孕育。建造者为了突显这一艰难而又漫长的孕期,他们特地建造了这组雕塑。表面上看这组雕塑好像没有什么联系,但假若从人类基因的起源去探究,就一定会惊喜地发现,这是建设者给世人展示出的远古神话在世上流传中的演进痕迹。盘古在鸡蛋壳即母体中酣睡发育成长的过程,可以说就是我们中华民族古老基因的演绎。

   许多典藏中都说及,盘古从睡梦中醒来挣破了鸡蛋壳,见天地昏暗,就怒喊着挥动巨斧向四方劈砍,自此浑沌初开天地分。殚精竭虑的盘古,以自己的生命演化出生机勃勃的大千世界。他死后“身之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甿。”(见三国徐整《五运历年记》)。

   盘古开辟了天地,又把一切献给了天地,让世界变得丰富多彩。我们人类,皆为盘古精灵魂魄所化。为了更好地诠注这一古老而动人的神话传说,建造者便在盘古石像腹部的凹陷和缝隙处都塑造了许许多多的人物。这些人物,不管是传说中的神还是佛,均为盘古所化育的“黎甿”。

   盘古是自然大道的化身,开天辟地的传说蕴含了极为丰富而深刻的文化、科学和哲学等内涵,是研究宇宙起源、创世学说和人类起源的重要线索。而他的那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献身精神,更是我们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文化财富。

   为了更好地把盘古垒砌成功,建造者们努力把雕塑、垒砌艺术和自然社会以及与之相关联的政治、哲学、宗教、道德、文化等方面有机的融合。他们深深地知道,没有艺术创新和独立创新的精神,那么任何作品的艺术价值就等于零。因此建设者别出心裁,从盘古的胎胚发育,到沉睡成长直至创造世界、死后化为“黎虻”这条生命锁链而成功地雕塑了一组作品。从这组作品中,我们既可以领略到盘古的始祖风采与奉献精神,更可以解读出华夏最古老基因的密码。

   正是因为建造者的奇思妙想、大胆创新,采用了这种前无古人的造型艺术与造型内蕴,所以我们今天就能从中感悟到我们的先人是怎么理解宇宙的构造、人类的起源、万物生成的来历以及人和人之间的相互关系的。

    只有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的艺术,才是极具生命力的。

    气宇轩昂、惊世骇俗的盘古石像,细细赏析之后觉得奇妙的地方很多,但是归根究底只一点,那就是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用太阳山原生石垒砌的盘古坐像,奇崛伟岸。其设计师、指挥员和建造者们,以岩石作笔墨,将自己对客观物象的认识,升华到艺术的境界。他们使自己的创作之心与客观物象之神和谐一致,如此交相互映地利用一岩一石“垒作”,努力做到境与神会,终于造就了当今艺术之最——举世瞩目的最多原生石垒砌的盘古坐像。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