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散文专栏

云在青天水在瓶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23 9:19:29 次浏览

 云在青天水在瓶

邓朝晖

 

                                   

很多年以前,我记得曾经一次春游到过那里,那个时候是涩涩的青春,懵懂不识愁滋味,一行人沿着泥泞的山路爬坡,在有河水的地方生火做饭,梨花带着细雨在头上飘着,如花的笑颜却浑然不觉被一个喜欢的目光注视。那年的山是四月的天,是梨花更兼细雨,是不知名的河水带走的青春。

以后的二十多年,我再也没有去过,我向往名山大川,向往外面的世界,我居住的小城成了我去往世界的一个圆心,从北纬30度东经112度出发,我向南向北向东向西,到过许多城市乡村山川河海,直到有一天从九华山上下来回到家乡,在一个艳阳高照的秋日,我再次抵达它。

                                  

一次抵达便可永生相伴,此后,它成了我日常生活中息息相关的好朋友。多年不见,以前泥泞的山道成了一条峰回路转的公路。经历了几次有惊无险的“翻山越岭”,我也渐能轻车熟驭地开到山腰。到达一座叫“樱花楼”的餐馆前,停车,开始爬山。

从樱花楼到山顶约5公里,要经过一段平坦的路,然后是三四个陡峭的连续弯道,中间没有缓坡,这个时候不能停,要一直上,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刚来爬山的人往往在这几个陡坡中不能坚持而退了回去。

爬的次数多了,我熟知山上的每一个转角开哪朵野花,每一个季节是什么颜色,夏日的黄昏是清风散淡而冬日里是暮色苍茫。从樱花楼上去一路上果树茂密,杨梅、枇杷、桃,还有小时候常吃的野果子,决明子、茶泡、茅莓、山里红、桑椹……不过我只见过青桃、粉红的杨梅和刚刚转黄的枇杷,长在山野的它们是幸还是不幸?可以自由地生长自由地呼吸,但往往还没成熟就被好事之人摘了去。野果子就不同了,如果你认得它们,能区分出蛇果和茅莓的样子,你可以尽管地吃,像小时候一样,很野很任性。这种感觉久违了,重温起来却很简单,只在十几里之外,就和城市的有序生活有了千里之隔,也许,我们要的不仅仅是锻炼休闲,而是短暂的放纵,给自己套上枷锁的身心松一松绑。

我喜欢春天的山景,野花多么恣意啊,最初是粉红的浅紫的,像是春天派来的先行者,有那么一点颤微微的小心,后来就不管不顾了,大片大片的黄花开得铺开盖地,比雏菊大比向日葵小,我叫不上它们的名字,却总为那没心没肺的辽阔与灿烂所感动,人活一世,谁能活得这么彻底啊。然而野山茶却开放在秋天,当山景快要萧瑟的时候。相比于春天的野花,它们又多了一份苍凉与悲壮。我曾经这样写过。

“白色山茶花开在山坳里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在黄昏

在悬崖

一树树欲火丛生

我在此转了个急弯

他们倾斜着向我垂挂

伴着急促的鼓点

伴着快板

伴着海浪的声音

噼噼啪啪

他们炸裂着开

他们晕眩

呕吐

他们在一座不知名的山里

他们在芒果树环绕的孤岛上

他们孤独的时候

你也孤独”

是的,它们孤独的时候,你也孤独。在这个苍茫的世界上,谁又不是呢?

我还注意过山上一种植物,看似芦苇其实不是,问过旁人,说是芭茅苇。芦苇长在水边它们长在路边,芦苇洁白它们是麦芽色。春天夏天看不到它们的影子,到了早秋,渐渐冒出来了,青色的杆青色的叶子,也没留意什么时候变化的,几场秋雨打下来,它们的头就白了,在落日的晚风中荡漾,形同美与孤单的对峙。有一次我把一场日落的瞬间用相机记录下来,回放的时候我看到了它们,是作为前景在落日前飘摇着,有点不肯屈服的味道,我当时心里一惊,原来,看上去低贱的它们内心也是高傲的。

因为这座山,我认识了许多植物,白麻,是做麻绳的材料,野葛,听说含食它的花可以千杯不醉(是不是真的我没有试过),以前只知道松柏现在能够区分哪棵是松树棵是柏树……这座山对于我来说是一座百草园,多少弥补了以前自然知识的贫乏。后来翻阅到一些资料,又了解了一些历史。

                              

此山名叫太阳山,古名阳山,唐代天宝年间为汉代征南将军梁松“配享”在阳山庙,一度又称梁山。最早的“阳山”地名信息,至今已近三千年,为周天子赐封得名。阳山山名的由来,是先民们自古崇祀太阳的实证。阳山庙内供奉阳山山神即楚人始祖盘古,先民历代以来,非常虔敬。在常德最有影响的两位诗人都曾留下与此有关的诗章。屈原在《九歌》中描述了楚人赛神祭祀的场景。唐朝诗人刘禹锡也以一首《阳山庙观赛神》再现了常德先民日神祭祀的习俗。

此外,太阳山自古以来还是佛教和道教圣地。这其中有很多传说,两教的香火鼎盛历史各种史书中都有记载。我所感兴趣的是宋代师远禅师所撰的《十牛图颂并序》,有图、颂(诗)、文(著语),此卷分为寻牛、见迹、见牛、得牛、牧牛、骑牛归家、忘牛存人、人牛俱忘、返本还源、入廛垂手这十篇,描述了寻牛觅心到归家稳坐的过程,成为传诵千古的禅宗经典。而宋代普明禅师又将其解析,作成《牧牛图颂》十首,分为“未牧第一”、“初调第二”、“受制第三”、“回首第四”、“驯伏第五”、“无碍第六”、“任运第七”、“相忘第八”、“独照第九”、“双泯第十”。我最喜欢第八首“相忘”:白牛常在白云中,人自无心牛亦同;月透白云云影白,白云明月任西东。”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妄言。其实人要想达到两两相忘的境界,何其难也。

后来又翻到一个故事。说唐朝哲学家李翱去探访高僧惟俨,高僧看到他时不迎接,仍在禅房读经,后来他开口问:“何为道?”高僧说:“云在青天水在瓶”。李翱恍然大悟,立即向惟俨禅师呈偈一首: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这句话似曾相识,可能以前在哪里看到过,当时只感觉语言极美,美在哪里说不出来。等到人到中年后再读到这句话时,感触就不一样了。看到这首诗时心境澄澈,像是被洗过了一样。人的一生中所遇到的纠结、阻滞,是谁带给你的?你要忘了它,它就早已不在,你要记得它,它就时时纷扰着你。练得身形似鹤形,休要怪人世间一切有形的阻碍,其实人这一辈子,就是自己的囚徒。

山一直都在,云一直都在,水一直都在,只是有时我在而你不在,你在的时候,我又错失了良缘。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