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散文专栏

太阳的梦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23 9:42:06 次浏览

  

太阳的梦

王军杰

 

武陵山脉向东延伸的最后一峰,是传说中周天子赐名的太阳山。它矗立在柳叶湖畔、俯瞰古城常德。

家乡的这座山非同寻常,因为它承载了太阳的梦。

楚地的先人们在这里寻梦,寻找太阳的梦,寻找太阳的梦里亘古悠远的意境。

屈原在洞庭湖畔及沅澧流域“行吟泽畔”,把楚人祭祀太阳神的原始歌词收集整理,写出了《九歌》。刘禹锡谪任朗州司马时纪录了太阳山祭祀的盛况,写下了《阳山庙观赛神》。曾任明末内阁首辅的常德著名历史人物杨嗣昌著有太阳山游记,在描述太阳山的雄奇秀美、展示了它的厚重文化后,禁不住发自内心感叹:“吁!何造物者之神一至此欤!”在这里僧人妙音曾驾驭自己驯养的白鹿往来山间,相随仙风神霭中的阿弥陀佛;师远禅师的《十牛图》历经岁月的云蒸霞蔚,禅宗经典开悟着虔诚的后世子孙;髡残画师的传世之作缅渺幽深,佛心禅韵陶冶了有缘的诗情画意;一曲《刘海砍樵》的花鼓戏让刘海哥邂逅了胡大姐,人与狐仙的爱情演绎出千古传唱的佳话。

南宋诗人周必大来到太阳山,一曲“秦人溪畔汉人山,万木参天六月寒。写向汤休诗集里,老僧要作画图看”的爱恋,引发了元人宋裘“忽见画图疑是梦,故人回首洞庭西”的感叹,撩拨起明代袁中道“才离僧寺遮天树,又见人家映水簧”的雅兴,也系住了太阳山今世子孙的情怀,他们在这幅远古洪荒的画图里撷取神话传说,在满山的奇峰异石间点化日月精华。

或许是惊鸿一瞥,一尊硕大的酷似原始人头像的天然太阳神便在红崖青壁上呈现出来,它伸展双臂搂抱山体的气势、洞穿日月眺望远方的眼神、原始林木摇曳须发的风姿让太阳崇拜的由来更加真切和形象,也让太阳的梦幻凭添了更多的神秘与沧桑。

或许是灵机一动,2万多立方米几吨、几十吨的太阳山原生石伟岸起巨大的盘古坐像:它的厚重与质感、它的敦实与智慧、它的从容与大气使开天辟地的故事屹立成一座丰碑,仿佛在向世人诠释着生命历史的价值与现实的崇高。

或许是兴之所至,500米长因山造型的艺术石雕随山势生发开来:生肖奇石活灵活现、条条巨龙翘首腾飞、天地神灵潜心护佑、佛心道法相会交融、天地人心穿越时空……似梦非梦的情景会将纷呈的心思飘逸,亦真亦幻的感受能让寻梦的念头鲜活。

或许是激情燃烧,青翠的山峰便将一簇赤红的火焰高高托举:太阳神殿的光芒自玄天第一峰顶喷薄四射,它光焰的崇高、烘托的典雅、涅槃的圣洁昭示着屈原《九歌》的超然与古朴,温暖的是每一缕向往光明的情愫,洁净的是每一个抖去尘埃的心愿。

或许“或许”这个词用在太阳山建设者们多年的付出上显得有些轻佻,但是当我一次次从太阳山寻梦归来,那些无邪的淳朴、爱恋的想象、向善的意境、过往的沉缅、现实的纷繁、未来的憧憬、自然的抚慰、人性的观照、天地的情怀、时空的通达、生命的执着、心灵的广褒此起彼伏地在思绪中涌动时,我以为太阳山的一切并非为了制造一个刻意的答案:它的曾经由心性积淀下太阳文化,它的现实让情感呼应梦幻的色彩,对于建设者们的每一滴汗水和触摸它的每一缕目光,太阳山欣慰的或许是阳光明媚的憧憬里人与自然那份爱恋与钟情,它所启示的或许是生生不息的灵魂深处一个个幸运的机缘。

有水、有山是一个城市的福分。有柳叶湖水灵性的萦绕,有太阳山梦幻的怀抱,常德是值得骄傲和自豪的。太阳山上有一尊石雕,表现的是一双朝天行走的脚板,这不仅仅是个梦,而是丈量过历史长河、且正在追随太阳的脚步。

记得小时候听过一个古老的故事:“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的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的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一个没有答案的故事怎么就口口相传、令人难忘?其实,它是一个留在儿时的梦,太多的答案或许在人们的心里、或许在生命的岁月里——恰如家乡的太阳山,它积攒着太阳的梦,让有心寻梦的人踏着山上朝天而行的石雕脚板的步履,一同发现和品读太阳的梦幻,让更多的“或许”成为一种邂逅,成为和这座山、这座城市会心的惬意。

 

邮编地址:415000湖南常德市洞庭大道东段259号市文联

手机号码:13907420760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