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散文专栏

城市喧嚣之中的心灵栖息之地——太阳山印象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6/23 9:46:38 次浏览

 城市喧嚣之中的心灵栖息之地——太阳山印象

李 琳

 

来看太阳山,我是觉着在喧哗的年代里,我在自己的城堡里太久了,想走出来,体验一下野外的寂然。

远远地看到一片青翠,起伏绵延,云雾缭绕,同去的人便说,是太阳山快到了。
   
还记得十多年前登太阳山,一群揣着梦想的少年,毫不费力地登上太阳山顶,欢呼、拍照,那时的太阳山,古朴得竟然没有给少年的我留下任何记忆。光阴荏苒,今天,已步入中年的我再次凝望太阳山,如同一位久未谋面的挚友。我一声不响地看着太阳山,太阳山亦一声不响地看着我,相望的视线里彼此聆听到内心的律动。

汽车开始驶上山路,我才发现我离太阳山这样近,闻得到那来自深山里的淡淡的花香。我迎着盛夏的光晕在葱郁苍翠的竹林中前行,只觉得凉风习习,清爽宜人,不由得想起宋代诗人周必大吟咏太阳山的名句:“秦人溪畔汉人山,万木参天六月寒”。阳光散淡地悬挂在竹林的枝头,稀稀落落的光阴显得那样悠长。在寂静的山坡上,不知名的野花旁若无人地盛开着。 

    沿着山路漫步,我听到小鸟的声音在山林里,它们细琐、嘹亮、简单、快乐。山庄、河流,环绕着绿色的稻田,野草、野花,漫延着起伏的山脉。天地静谧,没有一点儿声息。我呼吸这静谧,这静谧滋养着我,让我忘却了人流喧的街道异样的气味,还有那些复杂的、挥之不去的、莫名的念想。我闭上眼,停止思想。深邃的山谷,寂静如空。

躺在太阳山的臂弯,或者贴在太阳山的脊背上,呼吸和睡眠,夏日的美好清丽如初。此时此刻,没有什么心事不可以放开,所有人生不能到达的理想和未竟的心愿,还有那些可望而不可及的俗世繁华,那些烦恼和忧愁,都随风而逝。在这里,高贵和卑微,权势和金钱,阴谋和谎言,虚伪和欲望,以及屈辱和愤慨,所有一切都是浮云。只有蓝天下那些不知名的野草笼罩着夏日的光环,微风吹拂着那些肉眼看不见的草粒。草粒的微笑风靡大地。

我喜欢这种野外的寂然,离尘世很远。
  这是座远离俗世尘嚣的山。 

爬上太阳山顶,登高远眺。这座武陵山的余脉群峦叠嶂,莽莽苍苍。近处稻浪翻滚、绿海如织,远处烟波浩渺、水天一色。无怪乎清嘉庆《常德府志》载“阳山耸翠”为“常德八景”之首,明末兵部尚书杨嗣昌更是特撰《梁山游记》,极言太阳山“备众美焉”。

在这“俄然而高,郁然而深,翩然远去而不知其所止”的自然美景之下,我正感叹于造物的神奇与绝妙,却又感觉些许的寂寥与遗憾时,在新修成的玄天峰太阳殿之下,一大片因山势而雕刻的艺术长廊如画般跃入了我的眼帘。我惊喜地发现,原来在我记忆中只是古朴超然的太阳山自然美景如今又增添了如此时尚气息和人文韵味。

在太阳山石雕艺术工程总设计师莫道宏先生的引领下,这座多层次、多视角、多内涵的石雕艺术群渐渐完整地展现在我们面前。这是座融会了常德地方历史文化、神话传说与民俗内涵的艺术群雕,彰显着常德丰富的地方特色与文化底蕴,同时又集传统与现代、浪漫与现实于一体。群雕的主题是太阳山上的太阳神,太阳神高大魁伟,高高屹立于山壁,俯视着芸芸众生。

太阳山的祭祀文化历史悠久。据地下出土文物和有关文献记载,远古时期常德先民就开始祭祀太阳神。至今在太阳山太阳殿的东侧山壁上尚存一座天然的太阳神石像,被大世界基尼斯称为“年代最久的楚人祭祀天然太阳神像”。东汉时光武帝女婿梁松驻守武陵,因深受百姓爱戴而被作为阳山配祀之神,阳山也因之又名梁山。唐代刘禹锡贬谪朗州,目睹当地百姓在太阳山上举行的祭祀活动,留下了脍炙人口的《阳山庙观赛神》:“荆巫脉脉传神语,野老婆娑启醉颜”。这里更是历朝佛教文化与王陵文化的汇聚之地,自西晋以来太阳山南麓就已建成普光寺,又称白鹿寺,佛教文化日益兴盛。白鹿寺背后的山坡上,分布着规模宏大的明蕃王古墓群。

当我正在为这新修成的群雕艺术群思绪纷飞时,不远处高高耸立的一尊巨大石像又让我震撼不已。这是用两万多立方太阳山原生石垒砌而成的盘古神像,高43米,正是这座盘古神像,为常德市又一次捧回了大世界基尼斯之最。盘古作为历史上“垂死化身”开天辟地永垂不朽的英雄,自古以来就受到常德人民的崇祀,历代文献也多有记载。如《古今图书集成•岁功典》:“荆湖南以十月十六为(盘古氏)生辰。”《湖广通志》也记载:“阳山(太阳山古名阳山,自唐以来,又称为梁山)之神,宋封‘灵济侯’,赐庙额。后因展祭不便,又建行祠于府治东北隅,每年十月致祭。”清嘉庆《常德府志》卷四:“盘古山,府南三十里。”

其实,盘古身躯化生万物的神话在一定程度上与原始社会早期的历史是基本吻合的。远古时期的一代一代先祖们在与天地争斗的实践中, 把天然的自然物改造成为人化自然。我们如今所见的自然, 处处凝聚、积淀着我们的先祖———盘古们的血汗与智慧。盘古神话, 以神秘而夸张的文学手法, 从文化层面虚幻而概括地再现了远古时期人民改造自然、人化自然的开天辟地过程。太阳山上这鬼斧神工的石雕艺术群和盘古坐像,不也正是今天我们21世纪的盘古们竭精思虑、挥洒自己的智慧与汗水而改造成的人化自然吗?

我惊叹于太阳山如此浓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艺术气息。

这是座融历史人文与生态环境于一炉的山。

 

台湾作家张哓风曾说:“何处是我可以栖息的梧桐呢?”美国作家梭罗徘徊于瓦尔登湖畔,发出“能有这样纯粹的湖水真够满足了”的喟叹。现代科技的发展让我们住进了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内心我们却向往祖先们与自然共生、心灵丰富、节奏闲适的生活。那么来太阳山吧,这是一处远离城市喧嚣,让人忘却烦恼的净土,这是一处让身体在自然中憩息,让心灵在文化中徜徉的乐园。让我们找一株古树静静而眠,那一抹抹细细碎碎的浓绿会唤醒我们日渐灰淡的心灵

(作者为湖南文理学院文史学院民俗学博士)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