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周则强专栏

万石千岩展壮猷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7/31 20:34:42 次浏览

 万石千岩展壮猷

——太阳山盘古坐像垒砌见闻

  周则强  钟兴珉 

  累计用十吨与十吨以上岩石一万余块、钢筋混凝土总量达二万多立方米的盘古坐像,没有玲珑奢华的装饰,也没有耀睛夺目的辉煌,然而它那种气吞山河、舍我其谁的气势以及与时俱进的巧拙互补、古今兼融的雄魄英姿,令前来观赏、景仰的游客和艺术大师们叹为观止、震撼不已。

   在震撼、慨叹之余,人们不禁会问:垒筑这座雄伟挺拔、坚韧古朴的盘古坐像,众多原生岩石是从哪里运来的?是怎样举上去的?它们又是怎样垒住的?在宽100米、高43米范围内是怎样垒象的?

 设计理念的由来

    2007年底,在常德市工艺美校一间普通的办公室里,常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莫道宏与工艺美校的校长、师生以及常德天晟规划设计院的专家一起,共同研讨与设计开发建设太阳山森林公园的宏伟蓝图。

   根据太阳山沉淀的丰厚历史文化底蕴,莫道宏在筹备小组会上开宗明义地阐述了自己“人无我有”大写意的创新理念。初步设计用人工垒砌三块硕大的岩石为天盖来建造太阳神殿,打造金顶太阳文化景区。其地址拟选择在玄天第一峰北端下的普光寺方丈楼座落处,并在对面山坡依山而就雕琢壁画。几番实地考察后,觉得此处山体太小,琢壁画不起眼,再说用人工现浇钢筋砼块石作太阳神殿的天盖也不理想,缺乏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心灵震撼力……

   怎么办?莫道宏与市城管局原局长、太阳山开发办主任彭培南、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景区开发顾问傅启芳以及常德太阳山林场场长、场党委书记张军锦等人组成的“智囊团”,鉴于太阳山自东汉建阳山庙以来,经魏晋唐宋历朝历代,在此曾一度形成“三十六寺观,七十二茅庵”的蔚然大观,其佛教圣地的历史比南岳还早的记载,商议采用太阳山的原生石,在玄天第一峰金顶垒砌一尊神佛,与太阳山厚重的佛教文化融和起来。他们翻阅了大量资料,并做好了一尊2.8米高的模型,施工的序幕随即于2009318日拉开。

   开发建设的序幕拉开了,但设计者们的心还悬着:总觉得太阳山骨子里最金贵的东西还没有挖掘到,其厚重的历史文化彰显得还不够,建大佛与传承太阳文化、弘扬太阳精神的初衷好象还有距离,它的根与内涵在哪里又是什么等等,主题的支撑似乎缺少一个更高大、更完美的形象……

   灵感时常在不经意中激发,创意往往在偶然中萌生。20091016日,莫道宏与张军锦等人,在玄天第一峰东壁下的竹林里寻找原生岩石,眺望中发现峭壁上有一尊巨大的天然头像,酷似中华始祖盘古氏。经彭培南、傅启芳、符乐农等人穷经溯典、初步考证,这是一座“年代最久的楚人祭祀天然太阳神像”。早在六千年前,常德的先人就如屈原《九歌》所描述的那样,在此祭祀太阳神。今天,酷似盘古的天然太阳神像惊现太阳山,这正是历史的巧合,也是上苍的厚赐,大家欣喜异常。随着天然太阳神像的发现和先楚文化的进一步发掘以及有关专家、学者的缜密考证,“智囊团”的建设者们一致认为:在玄天第一峰采用太阳山原生石垒砌盘古坐像,既与东麓峭壁上天然的太阳神像遥相呼应,又与底蕴丰厚的湘楚历史文化极为吻合,做大做强的空间也就更为广阔了。于是决定修改方案,改原设计为垒筑盘古坐像,进而弘扬太阳文化,厚重文化名城。这个新的创意呈报市委、市政府后,市委书记卿渐伟、市长陈文浩立刻召开市委常委会研定,实施方案很快得到批准。

   改建盘古坐像,主题思想的支撑与主体文化脉络有了,开发建设的大方向更加明确了。“人无我有”的设计理念也进一步清晰:用原生原石垒砌盘古坐像,既要“大而动魂”给人以震撼,又要“小而动情”给人以启迪。

   这个设计理念,给建设者们提出了新的更大的挑战。

 基础工程的奠定

    人们常说,万丈高楼从低起。空中楼阁再金碧辉煌,也会坍塌。总高度为43米的盘古坐像,足有十二层楼房那么高。盘古坐像虽是依山而垒,构筑这样庞大的罕世建筑,既要经得起长年累月大自然风霜雨雪的侵蚀,更要经得起科学与历史的检验,倘若没有坚固的基础,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垒砌盘古基脚与腹部时,工地指挥、总监与施工者按照天晟规划院的设计,创造性地使用网格放样法夯实基脚后,全部采用25型号的螺纹钢为主筋,四围周边用8号钢筋分别扎成500mm600mm×600mm750mm的长方体或正方体等规格的箍筋与之相连,捆扎焊接为高20余米的18根钢筋框架立柱。尔后,因山坡不同的形态凿坑而砌,将其深深地置入山体的岩石之中。尽管钢筋框架立柱的规格形状是多样的,但作用都是使基脚紧固地与山体吻接。在浇灌这18根钢筋框架立柱时,每当垒砌的岩石升高1.5米,便立即现浇0.5米厚的挑板与架柱紧紧相连。这样,架柱与挑板分别与盘古坐像的底部、腹部、手及头部以下的各个部位紧密相连,从而构成一个纵横之间犬牙交错密不可分、盘根错节牢不可摧的整体。

   连接高23米的盘古坐像头部,是一个钢筋混凝土浇成的巨大筒体,也就是连接千石万岩的强力磁场、牢固盘古坐像的中流砥柱和中坚护体。筒体的基脚宽3米,高1米,全部采用25型号螺纹钢,钢筋相互间隔距离只有10厘米,与基脚和腹部的18根框柱连砌。在如此密密麻麻的基脚上,再用钢筋密扎成一座直径为15.8米,厚度为0.9米、内空高为16.8米的筒体。为使筒体更加牢固,工地建设者将原设计偏小的螺纹钢规格改为1825的型号,还全部加了箍筋,以“钉了钉子还卷一道脚”的高度责任感来面对现实与历史。尔后,以此筒体为中轴,盘古头部所有的岩石垒砌,都用钢筋拉牵高标号的水泥混凝土浇灌,所有的块石最后又与这个钢筋筒体牢牢连接在一起。于是,头部便与基脚和腹部骨架紧紧地抱成一团,真乃是:撼山易,撼石砌坐像难。

   陈至乐,这一位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通过全国统考就获得了建筑工程师资格的建筑师,20093月被请到太阳山开发工地后,就担任盘古垒砌的技术顾问和总监。在施工过程中,他根据自己多年从事建筑的经验,发明创造了岩石胶结法。

   为了确保盘古垒砌万无一失,陈至乐特地买了岩石胶。回到施工现场后,他就开始做试验。在岩石上先钻一个眼,然后把岩眼中的岩粉清理干净后灌上石胶并插入钢筋焊接好后,再浇灌混凝土密封。如此一番衔接后,天晟设计院的陈红军院长亲自动手测试,结果是:这样一个用岩石胶结的支撑点,竟然至少可以承受40吨的拉力!

   得知此结果,陈至乐高兴不已,但随即又担心岩石胶的寿命问题。陈院长告诉他说,这种岩石胶,与钢筋一道被混凝土浇灌以后就处于完全封闭的状态,不会受自然界的任何影响,因此它们的寿命和岩石一样久长。采用这种方法固定岩石,最大的优点就是从整体上看只见岩石而不见人为的混凝土。这就增添了整体效果,不管是近观还是远看,整个盘古坐像就如同用原生石长成的一般。这,也十分符合太阳山开发的原生态创意。

    盘古坐像,所用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岩石,数以千万计。用这些岩石垒砌而成的新的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盘古坐像,不但可以防潮防雷击,还可抗八级大地震。

   在介绍坐像的防潮防雷防震以及基础牢固性的同时,还有必要交待头部顶盖的浇固与防漏,它是稳固垒砌的重要一环,不是基脚却胜似基础。顶部砼浇灌于2011611日下午2时至次日凌晨5时顺利封闭。封顶工程,是一件时间紧、工程量大的复杂工程。用混泥土浇灌时,中途不能间断,否则就会出现施工缝隙而导致渗漏。为了确保工程质量,不留任何隐患,工地负责人要求所有施工人员必须连夜轮班作业,攻坚苦战。

   顶部浇灌厚度达3米之多,其载重量可谓巨大。为防坍塌,现场指挥委派木工组人员,顶着摄氏45度高温,顺着筒体内空搭起的多达120级的“天梯”,在密密麻麻的脚手架中来回穿行,把蜘蛛网式的撑木一根根加固拴牢,稳如泰山,使得大家在顶端施工时放心大胆,如履平地。

   为使顶端坚固且无渗漏,施工人员用25型号的螺纹钢捆扎了16道长1519.8米、高1.42.8米、厚0.5米的钢筋柱梁并连接到坐像中轴即筒体上,使其纵横交叉,尔后浇注。现浇一共使用了80多吨高标号水泥,三车清水黄砂和三车清净碎石,总共完成了150立方的混泥土的浇灌。为防渗漏,建设者们先用防水砂浆处理,然后用911防水涂料三次成活。在成活处理前,泥刀、烫子等工具进不了密集的钢筋梁,就自做了12个皿子伸进筋梁内把钢筋四周松动的砼夯实。经过这些细心检查与周到的处理,把有可能引发渗漏的旮旮旯旯全部堵死、隐患全部排除。经专家登顶检验,整体合格。

 万千原石的开采

   在垒砌盘古巨像时,每一块岩石都凝聚了建设者们的心血与汗水。

   2009318日,盘古工程破土动工之际,莫道宏就说:我现在第一需要的是石头,第二需要的也是石头,第三需要的还是石头。

   确实,“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想垒砌一座盖世无双的盘古巨像,没有万千岩石是绝不可能的。莫道宏把这一紧迫而又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林场主要负责人张军锦。

   一般来说,凡是“老大难”的问题,只要是“老大”亲自上阵,那就什么事也都不难了。熟悉太阳山一草一木的张军锦,肩负着领导的重托与厚望,率领他的采石队伍终日爬山越岭寻找石源、开辟石场。

讲究工效、注重安全的张军锦们,起早摸黑,很少休息。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们就从杜窝、高家岭、馒头山等荆棘丛中,采挖出了大量的形态不一的原生态石头。

   凡有岩石的地方,荆棘丛就多,蚊虫蛇鼠也特别多。为了尽量保护好太阳山的植被,张军锦们在开采石头时,不是采用那种简单的放火烧山,而是用刀砍、用手扳等一些最原始的也是最笨拙最吃力的方法。最简单最吃力的方法,往往也是最行之有效的。凭着张军锦们以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披荆斩棘,硬是将那些沉睡了千百年的石头采挖出来。

   巨石挖出来后,又要想法设法把它们送出山。因受地形限制,大型的运输车进不了山。运送岩石时,沿途多是狭路、陡坡和坑洼。遇上这种情况,张军锦们就先铺上木条或竹板,然后采用“滚雷石”的方式把巨石推滚下来。路窄路滑的地段,巨石不能用车装,他们就想办法用绞车在前面拉,挖机和人合力在后面推。数以千计、万计的巨石,就这样源源不断地“请”到了盘古坐像工地上。

   上海基尼斯总部、同济大学的地质专家、学者多次来常考证后得出的结论是:太阳山的原生石质素都很好,它们一般都形成于23万年前的地壳运动时期。根据物质不灭定律,它们只存有很小的风化影响,而不会消灭。除此外,太阳山原生石,现采现用,其开采和运输比其它山石来得方便,造价当然也就更低了。

 百吨巨岩的吊装

    “拆屋抬岩,切莫拢来”。这话的潜台词就是拆屋抬岩的时候危险性大,千万不要靠拢近身。然而用太阳山原生巨石垒砌盘古坐像,每时每刻与石头打交道,又怎能不拢身呢?

   岩石运到工地之后,经过有关人员根据垒砌的需要认真挑选大小、形状适宜的石头。在起吊之前,必须用结实的钢丝绳把巨石套紧勒好再认真检查。往往一块岩石起吊成功,就要反反复复多次地套、多次地勒。否则,钢丝绳一旦滑落或是断裂,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在起吊盘古右肩的那一块重约百吨的巨石时,当岩石离地面一米左右后就停下来,陈至乐和木工师傅唐道权钻在岩石下面测量。当他们测量完毕刚刚从巨石下钻出来的那一瞬间,直径为5厘米粗的新钢丝索突然断了,巨石掉下来把地面砸了个一尺多深的大坑。半晌之后,所有在场的人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大家异口同声地说:还好还好,有惊无险,菩萨保佑!假若是钢丝绳早断五秒钟,那在岩石下面测量的两个人就都被砸成了肉浆。也许此举感动了上苍,这块掉落的巨石恰好成了头部与手臂的连结点,真乃“天作之合”。

   随着坐像的不断升高,吊车的臂力相对减弱,空中停顿或挪动的时间久了,不仅力量小工效低成本上升,而且不安全的因素也会随之增多。为此,工地指挥施员人员想出了“筑台吊装法”,即在坐像腹部前筑起一座高13米的临时工作平台,然后将吊车开在平台上吊装岩石。这样吊车与施工人员之间的配合,就显得默契轻松多了。

    盘古的鼻梁,挺拔如山梁,重达100多吨。如此沉重的“庞然大物”,在高台、高架、高壁上是怎样吊装并垒砌成功的呢?为此建设者们可谓费尽了心机。经过现场几番勘查,他们在牢固脚手架的同时,决定从筒体连接处向外浇出一块等腰梯形挑梁。这根梯形挑梁,前后的宽分别为1.2米和1.8米,厚1.1米,向外伸出1.5米。鼻梁托起前,经精确测算,施工人员分别在地面和坐像挑梁上面壁的中间,把交会对接的两个贴面的对应处凿出凹凸形的公母榫,待地面的鼻石吊运至挑梁处托起并进行吻合后,再用石胶胶结,经钢筋烧焊拉牵。于是,巨大的鼻梁,就被稳稳当当地搁置在这一块用钢筋混凝土浇灌而成的挑梁上,并与筒体连结,形成铁板一块。

   依照造型的需要,巨石吊上去后要按一定的角度和位置来摆放。在高处施工,人的视觉与地面上差异很大,如果“失之毫厘”,就会“谬以千里”。因此,为了避免高处施工“失之毫厘”而导致地面往上看的“谬以千里”,现场指挥就显得尤为关键,也越来越困难。那么,现场如何来指挥敲定呢?

   随着盘古坐像的不断垒高,站在地面上仅凭借嘴巴来指挥不起作用了,莫道宏开始用手机。可是在上面的施工人员一手拿手机接受指令一手要干活,很不方便;于是就改用对讲机,再后来用扩音器、话筒……或者交替使用,指挥员与施工员之间的交流就如此这般地得以沟通。每当安装岩石时,总指挥莫道宏与工地总监陈至乐及其助手王加新和艺师胡抗修,就站在地面上亮开噪门大声地发出简捷有力的指令:“向左”、“向右”、“再向上一点”、“再往下挪”……

   随着地面上指挥员一声声的指令,在高处施工的人就不断地调整石头的角度和位置。按要求调好之后,就要在石头上面钻眼、上胶、插钢筋、焊接,然后浇灌混凝土。如果石头的悬空面积大,一时半刻难以固定稳妥,还要在旁边用竹板或木条来支撑。待到浇灌的混凝土完全凝固后,方可拆除石头外部的那些支撑物。

    未打磨加工的七棱八角的原生石头,在平地上一层层一地码放都十分困难,更何况是在高处!人悬在空间,必须按要求将巨大沉重的石头按设计图的要求码放成形 。每一块石头的大小不同,所处的位置不一样,因此着力点也不相同。着力点不同,拉牵的钢筋多少也就不相等,那么在石头上面钻的眼数也不一样。有的岩石只需钻20-30个眼,最多的如盘古鼻梁的那块巨石就钻了86个,还要搭梯、钻架、猫身、悬空、细心地抢速焊接与浆砌。那一份惊险和艰辛,我们没有身临其境无法感受,但也曾登上坐像顶端往下看,也曾站在地面多次朝上望,也曾攀“天梯”爬上内部顶空俯首而视……回想当时施工的那番情景,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悸颤感便会油然而生。

    为了减轻巨石吊装的难度,避免安全事故的发生并降低施工成本,莫道宏特地把在桃源县城关镇专事岩石切割的师傅请上山,现场演示用带锯机将巨石一劈两开的运作过程。此后,垒砌施工又增添和进入了一个新的意境。

    采用太阳山原生态石头垒砌、钢筋拉牵、混凝土浇灌成功的盘古坐像,工地总指挥、总设计师莫道宏说,别人用“减法”凿,我们常德太阳山的盘古坐像,要用“加法”垒。

   莫道宏的话很生动,也很实际。确实,用成千上万块原生态巨石,一块一块地垒砌,一块一块地叠加,如此这般便成就了今天呈现在世人面前的这一座古今中外罕有的伟大的石垒艺术品——盘古坐像。

形神兼备的灵动

    太阳山的开发和建设者们,玩的就是岩石。不论是盖世无双的盘古坐像,还是天然的太阳神像和全长600多米的壁画长卷,他们全都是拿石头作大手笔来抒写大篇章的。也就是说,石头垒得不仅要形似,更要神似。那么, 玩石头,如何玩,才能把它玩像、玩活、玩美,使之形神兼备而充分体现太阳山丰富的文化底蕴呢?

   盘古坐像的造型元素,则是以自然岩石的自然肌理效果来组成垒砌的。岩石的基本形体以及走势,是不能改变的;而当初设计的110、高2.8米的模型(非结构模型),只能作为一个大概的参考框架。在具体施工的过程中,建设者们只能依照岩石的形体而不能受大样模型的束缚。因此可以这样简而言之:盘古坐像,融入了当代资讯绘画和中外油画的元素,创造性地依岩状而砌,依岩态而垒,依岩形而成。

   工地指挥和艺师告诉我们:岩石,本身就是很有力量而又很美的东西。我们现在用艺术的手法将它们加以垒砌,这样就产生了由众多小美组合而成的大美、更美、具有更强大力量美感的艺术品。

要用原生石垒砌一座惊世骇俗的盘古坐像,已是很难;而要将其垒砌得形神兼备,做到“大而动魂”、“小而动情”,更是不易。     

人们现在看盘古巨像,第一感觉定是独秀峻拔,仔细观之则会觉得立地顶天的盘古巨像,也有一种柔情似水的灵动。

   五官,无论是人还是其它动物或艺术品,都是极具灵气的部位。垒砌盘古坐像的设计者们抓住这一要素而巧费心机、狠下功夫。为了使坐像面部器官分布匀称,在相对精确测算的前提下,用细钢筋把五官做成模型挂在顶部扎起的吊架上,再贴到面部依模型垒砌,形状就出来了;再细心打造,精气神也就有了。

   鼻梁是盘古坐像的精神之处。鼻梁不竖起来、竖起后鼻尖不翘起来,就没有突兀感,也就会形成“塌鼻子”,神气就突显不出来。如前文第四部分所述,通过现浇伸出面部的挑梁,使长而且巨大的鼻梁呈微斜状推出,这下神气就出来了。在随之而来的堵缝美容过程中,针对鼻端与鼻翼两侧的残缺,泥工师傅们如蜘蛛侠一般在峭壁上打眼、灌胶、插筋、焊接,把一百多斤重的岩石拉扯上去对接吻合,并用原生石粉拌和高标号水泥勾勒填补得无可挑剔。看上去,鼻梁上的小小接缝如同这块巨石显现的花纹,贴切而又自然。

   盘古的鼻梁,挺拔如山梁。作为鼻粱的那一块巨石的下部即鼻翼处,用这块天然巨石作鼻梁按五官比例来看似乎长了一点点,但设计者又舍不得将其切割掉。几番思索之后,他们决定在鼻梁上方横垒三块、斜垒二块共五块小石头。这样看上去,眉宇间就好像是佛祖释迦牟尼胸前的“卍”字符的额记。这不但使之比例适当了,而且也增添了那种大美的效果。 

   耳朵是盘古坐像的来神之作。大朵位于坐像中上端两侧的峭壁上,垒砌要给人以英武福态之感。为此,莫道宏召开现场“诸葛亮会”,确定从呈环弧状耳朵的上端悬空开垒,这样就不会走形,却无疑加大了施工难度。困难吓不倒英雄汉。建设者们先用大吊车把一块重30余吨的大岩石定位在要求的部位,尔后用小吊将一块相对轻些的原石从底下把大石头顶起,再在轻石的下面用5根圆木支撑着。早已准备好的吊装、定位、打眼、灌胶、插筋、烧焊的施工人员各施其职,相互协作,日以继夜地把这块孤独悬空的飞来石安装好。据此形态,施工人员便一上一下依次地叠垒,两扇各高约9米的“顺风耳”,就这样栩栩如生地挂了在坐像头部的两边。

   眼睛是盘古坐像的传神之笔。在扎架垒砌时,如果先垒眼球,眼眶筑构的难度和危险会成倍加大,视效也会大打折扣;倘若先做眼眶,施工脚手架拆除后再嵌眼珠,重达30多吨的球状块石又如何吊垒呢?莫道宏与陈至乐在注视吊车起吊岩石到一定部位后用手拉垒的过程中迸然心动,萌生了用“換钩吊装法”镶嵌眼球石的灵感,那就是:先用吊车的大钩将球石吊起,尔后用其小钩横拉球石上牢系的钢索,再用钢筋滑轮透过筒体拉到对面的筒壁上,巨大的眼球石便一举到位,“画龙点睛”的奇妙效果便恰到好处地凸现出来了。

   施工脚手架拆除后,莫道宏发现盘古右眼眼珠的那块岩石大了一点,与眼眶连在了一起,于是就派人系好安全带上去修理。“美容师”在同伴们的帮助下从盘古顶端下到眼睛这个部位后腾空作业,双脚踩在岩隙中猫着身子用锤子、凿子细心地一点点地凿、一点点地敲,整整半天功夫,才把那块作眼珠的石头与眼眶相连的部分凿开。

  为使垒砌盘古眼睛更加形神兼备,莫道宏等人想了几套方案,最后决定在眼珠的外侧各嵌一块经过加工切割后的石头。这一块加工切割后的石头呈乳白色,这样就比原生石的颜色浅了许多。如此设计施工,既令盘古的双眼轮廓分明,又能令眸子生气勃勃、明亮中透出奕奕的神采。

    嘴腔是盘古坐像的入神之美。垒砌盘古坐像嘴唇与口腔这一部位时,设计者们心想:若是口腔内只用一整块岩石,那么牙齿与上下嘴唇相连的地方势必没有层次感;假使用几块同样颜色的原生石,那也不能有效地突出其分明的棱角。于是,他们就在上唇与牙齿相接处用了一块加工切割后的乳白色的石头。这块呈长方形的石头,嵌在牙齿与上唇之间,看起来似乎显得有些不圆润。然而正是这种“残缺的美”,使得盘古的嘴唇润厚而特别有性感。

   凡注视过坐像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不论是从正面还是从侧面看,盘古都似乎是在微笑。倘若再细细地认真观看,甚至会感受到开天辟地的中华始祖——盘古氏也有那种慈眉善目的菩萨心肠。这,就是“残缺的美”带来的那种大美与更美的视觉效果。

   现在我们仔细认真地观赏盘古坐像的五官,无论是鼻、眼,还是嘴、耳朵,都是那样轮廓分明,显得既协调有度又英勇神武。

   盘古坐像的腹部,不是平坦的而是有凹凸,这可以说是设计者的另一种奇思妙想。盘古的腹部凹凸处,最显眼的有三个大小不等的貌似盘古的小坐像;除此外,还在石块与石块层叠的间隙处,巧妙地镶嵌了各种人物造型和金石铭刻,活泼而不呆板。

    盘古究竟是何等模样,世人谁也没有真正看到过。设计者则根据有关传说,给盘古头顶上加了一对似是而非的“角”。这一对“角”,若是观看得仔细认真的话,恰似华夏的龙图腾,与“盘古氏龙首”之说如出一辙,加之与坐像东侧的开山斧和眉宇间朦胧“卍”字符融为一体,交相辉映,不由得不使人感受到盘古坐像开天辟地的英武,胸怀天下的博大和佛法无垠的深广!人们不得不佩服设计者的那种独出机杼!  

   盘古坐像,没有沿袭传统的“像”这个方向去做,而是按照总设计师莫道宏“雾里看花”的设计理念去垒砌的。

   雾里看花的设计理念,就是似像非像;就是别人具体我抽象,别人没有我独有。利用太阳山原石垒砌的盘古坐像,是佛非佛,是神非神,任凭有缘人去解读,任凭有心人展开想象的翅膀去翱翔。

   胡抗修老师曾经向我们介绍中国当代绘画大师吴冠中说过的一句话:艺术源于直觉和错觉。“失败是成功之母”,今天我们也可以套用这句名言说,错觉是艺术成功之母。这话看似有些矛盾,实际上它就是一种哲理。

   雄立于世,既能夺人心魄,又能发人深思的太阳山盘古坐像的设计,不是直接而是直觉感觉后产生的一种错觉。建造者们用艺术的语言告诉世人:艺术的东西,便是最真实的。

   石垒盘古坐像,这一尊极为珍贵的艺术大作,值得人们去认真观赏;其丰富的内涵,更是值得人们去仔细揣摸。让我们满怀深情地祝愿文化底蕴深厚的太阳山,将会有更多精美绝伦的艺术品问世!

 

20111111日初稿)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