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周则强专栏

天趣神机合 沐恩造化功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7/31 20:36:16 次浏览

 天趣神机合  沐恩造化功

——写在太阳山太阳神荣膺上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一周年

            周则强   钟兴珉             

     太阳山年代最久的楚人祭祀天然太阳神像,荣获大世界基尼斯纪录(中国之最)一周年来,五洲四海关心和热爱他的人惊羡之余,都会情不自禁地赞叹:哎呀,真是太神奇了!

    确实太神奇了。这一座年代最久的楚人祭祀天然太阳神像,屹立于常德市北郊海拔5685米的太阳山主峰东麓峭壁上。其为地质历史时期的自然文化产物,总高213米,宽790米,(其中头部高152米,宽199)。据城头山考古证实,楚人太阳神祭祀文化,早在6000年前即已开始,春秋时期便有明确的文字记载。

    太阳,给人类带来光明与温暖,给万物带来勃勃生机。没有太阳,就没有生命。因此历来人类对太阳都特别的崇拜,但不管是古希腊还是古印度,他们谁都没有找到祭拜的实体。亲赴太阳山实地考察的众多知名专家、学者,经过缜密的考证后都一致认为太阳山天然太阳神石像,是目前所知人类人图像中最大的一尊,为东方乃至整个世界太阳神的传说图腾提供了实证依据。

隐匿深山密林中亿万斯年的太阳山太阳神,终于在开发太阳山的进程中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上天的厚赐

     太阳山,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

    凡是常德老一辈的人,都从其上辈人口中听到过太阳山隐有一座神的事情。这种说法,是代代口授相传。但这一尊神究竟是什么样子、立身于何处,却又无人知晓。也许是因这尊神隐逸于深山密林中,一直没有相遇到有缘人。千年万载没有人识得其真面目,当然也就没有翔实的文字记载。

    在开发太阳山的进程中,太阳山儿女用自己的辛勤付出唤醒了沉睡千百万年的深山。就在2009年那一个炎炎的夏日,常德市国营林场场长、党委书记张军锦带领他的采石队伍,一番披荆斩棘后便看到了玄天峰绝壁上好像隐隐约约地立着一尊巨大神像。他和同伴仔细观看了一会,觉得好像是一尊观音菩萨又好像不是。

    张军锦忙把这一发现打电话告诉了工地总指挥莫道宏。见多识广的莫道宏赶来一看,便惊喜万分地告诉大家:这就是人们传说中的太阳神啦!

这就是那一尊传说了千年的太阳神?大家惊喜异常。

    太阳山儿女用自己的勤劳与智慧,以自己的执著与虔诚感动了上天。揭开了太阳神的神秘面纱,破解了千古传说之谜,这是一种机缘巧合。

素有武陵古郡之镇山美名的太阳山惊现太阳神,我们不得不慨叹这是上天厚赐给武陵人的千古机缘。

    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太阳山神祇,隐身深山密林中历经沧海桑田的变迁,今日现身真可以说是光芒四射、寰宇皆钦。

    气势恢宏、意象生动的太阳山太阳神的横空出世一年多来,已经引起了世人对沅澧先楚祭祀文化和武陵古郡历史文明的新的极大的关注。

 

神奇的巧合 

太阳山太阳神巨像,绝不是人力偶一为之;而是历史的巧合,上天的厚赐。太阳山开发建设工地负责人莫道宏先生为太阳山太阳神作了精辟的总结。他说:天然的太阳山太阳神石像,有四大神奇的吻合。

    哪四大神奇的吻合呢?

    与太阳山的人文情事相吻合。常德太阳山,是因周天子敕封而得名的。据宋《玉海·周书·王会》中记载:区阳,以鳖封。鳖封者,若彘,前后有首。区阳,亦戎之名。补曰:盛弘之《荆州记》:武陵郡西有阳山,山有兽如鹿,前后有头,常以一头食,一头行,山中时有见之者。’”

    中国人历来讲究名正言顺。约三千年前,就有周朝天子把一座山赐名为太阳山,这恐怕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都是罕有的。事独无偶,据《史记》、《汉书》记载,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就敕封东君太阳神,并昭令天下共祭之。从此,以国家名义定东君为太阳神天下共祭,这就更显得名正言顺。据常德地方古志记载,常德先楚谨遵朝庭之旨意,在太阳山修建阳山庙祭祀太阳神,这更是名正言顺的大事。

    据有关典籍记载,沅澧先楚在太阳山祭祀太阳神,仪式是按照屈原《九歌》中的迎神——娱神——送神这三个大部分来完成的。这种祭祀太阳神的习俗,代代相传一直到上个世纪40年代末50年代初。

    唐《武陵图经》、明《嘉靖府志》和清《嘉庆府志》先后记载阳山高耸雄峙,为常德巨镇常德之山,阳峰峙于北……”以及阳山,府北三十里,一名太阳山,一名梁山。特别是明末首辅大臣杨嗣昌《梁山游记》单列篇章训证太阳山山名的由来:余考郡志,曰是阳山也。先时祀阳山神……”

由此种种,我们可以看出太阳山山名的由来,源远流长。绝不是像当代某些地方急功利进的人那样大搞什么政绩工程而人为的强力打造出来的,也绝不是因为今天,在开发建设太阳山的进程中发现了举世无双的天然太阳神石像,就人为的将此处改名为太阳山。

    由周天子赐名、汉高祖昭令的从而拥有数千岁月名信片的太阳山,是荆湘大地特别是沅澧先楚祭祀太阳的有力实证。

   与太阳山地理地貌相吻合。太阳山是武陵山向东延伸的余脉,主峰玄天第一峰,海拔5685米。而形成于亿万年前的地壳运动时期的太阳神石像头部的高度,恰巧也是5685米。我们惊喜地发现,太阳山主峰的高度,也就是太阳神头部的高度。试想若是屹立于绝壁上的太阳神头部还生得下一些,那么就会低于太阳山的整个高度;或是还生高一些,那肯定就高出了太阳山的整个高度。现在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太阳神,头部与太阳山主峰同等高。

    这,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

    常德市现占有土地面积18万平方公里,而屹立于太阳山玄天第一峰峭壁上的太阳神石像头部面积居然就是18万平方米。

    从高度与面积这两组数据来看,是那样的充满了玄机。我们不得不慨叹其神奇与巧妙。这种神奇、这种巧合,又不得不令人相信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合之成。 

    这种天趣神机,只有大自然才会有这般神奇之造化。

    这,任何人力所为,都是望尘莫及的。

    与古籍记载相吻合。北京、上海等地的有关专家学者亲临太阳山考证,都一致认为屹立于太阳山主峰绝壁上的天然太阳神像酷似中华始祖盘古氏。

    三国吴人徐整在《五运历年纪》中,对开天辟地的盘古作了极为精彩传神的描述。为了让读者更好地理解,现将徐整的那段对盘古的描述译成现代语:开辟了天地的盘古,轰然累倒在大地上再也没有苏醒。盘古临死前,呼出的气体变成了清新的风雾,发出的声音变成了轰鸣的雷霆;他的左眼变成了明亮的太阳,右眼变成了皎洁的月亮;他的头发和胡须变成了无数的星辰;他的肌肉变成了厚重的土壤,筋脉变成了纵横的阡陌;他的血液变成了滚滚的江河,骨胳和牙齿变成了丰富的矿藏;他的头颅和四肢分别化为了五岳;他的精灵魂魄,化作了生生不息的人类……

    对照这段话,我们再来细细瞻观巍然屹立于太阳山主峰峭壁上的太阳神像。在那硕大的面部,无论是那透视嚣尘的双目,还是那润厚而极为神似的阔嘴;无论是那高耸坚挺的鼻梁,还是那如雄鹰翱翔长空平伸的双臂……这一些无一不与两千多年前的吴国人徐整所描述的盘古氏极为相似。越是屏气凝神细细仰观,就会越发觉得这一尊太阳神,既蕴含着博大精深的胸怀又凸现着叱咤风云的铮铮铁骨。

    这,与古籍中所描述的辟地开天的盘古那种挺拔奋发的英姿雄魄,是何等的吻合!

    与太阳神祭祀的历史相吻合。据明《嘉靖常德府志》载:阳山庙,汉时郡人建,以祀阳神。从众多的典籍珍藏来看,东君,就是屹立于太阳山绝壁的那座天然神像人性化了的太阳神。

    原始农耕文明祈求日月祥和。风调雨顺的祭祀,一旦与原始太阳神崇拜自然地结合在一起,便逐步由蒙昩进化到文明,继而在崇拜思维上用人性来理智地神化太阳,从而用某种图腾作为太阳的偶像。

    太阳山开发建设办公室主任彭培南先生穷经数典研究后发现一条清晰的脉络,那就是:太阳山地区的太阳神祭祀肇始于远古的荆楚日神崇拜,由上古天然太阳神(盘古)神像至汉唐阳山庙、东王宫、太阳宫,到现、当代普光寺、太阳殿,呈现出从始祖盘古(东皇太一)崇拜到人格神东君(太阳星君)的崇拜。

    从这一脉络中,我们不难看出常德先人在太阳山祭祀太阳神的那种执著与虔诚。

    我国第一个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遭奸佞谗害被流放在沅、湘大地近20年。在这漫长的岁月中,行吟泽畔的屈子看到了沅澧楚人祭祀太阳神时祭祀之礼、歌舞之乐,其词鄙陋,因作《九歌》之曲。

    这是东汉人王逸所注释屈原创作《九歌》的缘由。屈原的《九歌》,则是研究沅澧先楚在太阳山祭祀太阳神乐舞的重要典章。而《楚辞》的第二篇章,便是《九歌》。

    中唐时的政治家、哲学家、大诗人刘禹锡被贬朗州司马十年间,曾多次登临太阳山观看常德先民载歌载舞祭祀太阳神的情景。我们现在从他的那首《阳山庙观赛神》的诗的题目上,就可以看出当时前来祭祀太阳神的人之多、祭祀的场面之壮观。试想:若是人少、场面小,还用得着称上一扰个字吗?

荆巫默默传神语,野老婆婆起醉颜的诗句,给世人描绘出了太阳山赛神时的那些参与者和参观者神思互动的生动情景。

    常德地方古志记载:自汉初在太阳山建阳山庙供奉汉高祖敕封的太阳神开始,一直到上个世纪40年代末50年代初民间的祭祀活动就从来没有间断过。

    这一些的一些,都是常德太阳山风土人情、历史文化内蕴的交融。

 鲜明的特点      

世界各地有不少的太阳神,我国也有很多的传说。然而与各地相比,常德太阳山的这尊天然太阳神却别有奇观,呈现出五个最的鲜明特点:

第一、它是资格最古老的原生态天然太阳神。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这尊太阳神就面世在常德太阳山玄天第一峰东壁上,无人工雕刻的痕迹。他形成于距今一亿三千万年前的造山运动,那时处于人类进化的初始阶段,比西方1718世纪才命名的阿波罗不知早了多少年!

    第二、它是老百姓心目中位置最崇高的天然太阳神。明末大臣杨嗣昌的《梁山游记》说:前一峰故无名,土人谓之面山。而常德府志记载的太阳山玄天第一峰原名恰恰被称为面山,即人面之山,讲的就是开发团队在玄天第一峰东壁发现的这尊天然太阳神像,其圣颜很早就被常德先民尊为天祖,崇拜至今,心目中其位置之高无与伦比。

    第三、它是年代最久远的楚人祭祀的天然太阳神。屈原流放沧浪期间,看到人们祭祀的方式过于原始和土气,于是挥笔写下《九歌》,人们以此载歌载舞,集高雅与古朴于一体,演绎着太阳山人文祭祀太阳神的盛况。唐刘禹锡任朗州司马时上山观看并写诗描述就是最有力的佐证。

    第四、它是信息容量最宏大的天然太阳神。用禅语来说,你的慧眼有多深、心灵有多诚,你看到的图像与信息就会有多少个,真乃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风光各不同山是神来神是山,象形景观万万千

    第五、它是一年四季最灵动的天然太阳神。春天,杜鹃盛开,莺歌燕舞,希望在田野上;夏天,草木华兹,一片葱笼,力量在热情中;秋天,层林尽染,丹桂飘香,喜悦在丰硕里;冬天,晶莹剔透,黛影玉骨,坚毅在斗霜时。这种灵动使得这尊神像活了起来,红日中天,光环普照,烟朦雾绕,时隐时现。那情趣、那意境,既神奇又壮美,游人驻足凝视,如梦如幻,如痴如醉。

 并非神话传说

      太阳山太阳神像的神秘面纱被揭开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前来瞻观的人络绎不绝。

    那一天,笔者随同太阳山林场场长、党委书记张军锦一行来到太阳山主峰东麓峭壁前。这时只见壁上云遮雾绕什么也看不见,而太阳山下则是阳光灿烂。张军锦见众人有些失望的样子忙说:我们大家赶快诚心诚意地向太阳神祈求,求他露出真面目来。

    于是众人在张军锦的带领下,面向绝壁双手合什。笔者却有些不信,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他们祷告。

    说来还真有几分奇哉怪矣!张军锦他们祈祷完毕没多久,一阵清风拂过后弥漫在绝壁上的云雾便立刻消散了。张军锦指着屹立在峭壁上的巨大石像向大家介绍,同行中不少人高兴不已。他们争相说道:——我看到太阳神的眼睛了!”“哎呀,太阳神开天眼了,他在望着我笑呢!可是笔者尽管随着张军锦的手指方向看,则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大家纷纷议论起太阳神像如何样如何样的神与奇,笔者睁大眼睛望着峭壁上仍是一片茫茫然。大家拍照后互相观赏照片,可是笔者照出来的却怎么也不成图形。

    这是什么原因呢?大家都说心诚则灵。难道这真是笔者刚才没有诚心祈祷的缘故吗?笔者虽是将信将疑,但又不好意思说。

    第二次来时,峭壁上仍是云雾腾绕。笔者便面向峭壁,诚心诚意地双手合什祈祷。一会儿后,云开雾散了,峭壁上露出了一个巨神的尊容。笔者既惊叹又感激,忙向巨像作揖拜谒。这一次不但仰观到了太阳神清晰的五官,而且还拍摄出了清新的图片。

    寄情于山水,以诗言志历来是文人墨客对社会、对人生切身感悟的真性流露。从北京来的著名地理考古专家、诗人刘亚建,在听了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有关负责人员的汇报后高兴不已即兴赋诗一首。其首句,便是太阳山隐太阳神

    在去瞻仰太阳神的路上,刘亚建与同行人说起自己的诗便觉得那个字不怎么满意,于是就改为。到达太阳神峭壁前,却只看到云山雾海不免有些扫兴。随行的太阳山开发建设工地总指挥莫道宏当即嘱咐离此地不远的采挖岩石的人员,说若是峭壁上的云雾散开后就马上打电话。

    当莫道宏接到电话和刘亚建等一行人赶来时,果然看到了峭壁上的太阳神巨像。然而时间极其短暂,众人还没来得及细细看清太阳神的真面目,云雾便马上重新聚集拢来了。刚刚现出的太阳神像转眼就不见了,峭壁上只有一片缭绕的云雾。

    刘亚建回到下榻的宾馆,应邀摆上文房四宝。在泼墨挥毫之前他灵机一动,说:我要把那一个字,改为字。在场的人一听,都说好。

    第二天,风和日丽。莫道宏带着从北京、上海等地来的专家学者来到太阳山主峰前面,只见东麓峭壁上璀璨明亮、五彩辉映。那一尊酷似中华始祖盘古氏的太阳神像,屹立于绝壁之上霞光四射,显得是那样的巍峨壮观。

    大家都欣喜地对刘亚建说:我们今天能清清楚楚地观瞻到太阳神像,全仗你的那一句诗改得好。刘亚建当然是高兴不已、感叹不已。

    确实,刘亚建的那一句诗,都是在未观看天然的太阳神石像之前写的,后两次也是在没有看到之前仅凭主观意识而更改的。哪知道就凭借着  这三个字眼的变化,他观瞻到的太阳神像竟然看到了三种不同的情景,令他的诗作折射出三种不同的境界。

    刘亚建笔底珠玑传奇,看似随心之作,然而则是一种禅中彻悟。这种禅中彻悟,使得他的诗情,折射出了禅意的层次与境界。

    历来的骚人墨客游历风景名胜地之后都会触发灵感,催动情思而留下美丽甚至千年不朽的诗句。世界汉诗学会副会长叶明观看太阳山太阳神后即兴吟出了山是神来神是山的著名诗句。

    山是神来神是山。太阳神屹立太阳山,只有心诚的有缘人方能一睹其真容。

    这,绝非是神话传说。

     

我们人类是盘古的精灵魂魄所化,因而成了万物之灵;盘古,也就成了人类的圣祖。今天,他现身于太阳山,使得常德太阳崇拜文化更加流光溢彩。

武陵人以太阳神为华夏始祖盘古氏的化身,可以溯源到上古传说时期。石破天惊的太阳神像,今天巍然屹立于太阳山主峰绝壁之上,绝非是人力所为,感谢历史的巧合,感谢上天的厚赐。

    滔滔沅水滚滚东流,沧海桑田几经春秋。上沐天恩,心存造化的常德人,绝不会辜负上天的厚爱与赐予,一定会善尽其用,让这一尊两亿多年前的由地质造山运动形成的天然巨型石像——太阳山太阳神霞披五彩、光照四方。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