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繁體中文

钟兴珉专栏

有象无象的世界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8/11 15:51:01 次浏览

 有象无象的世界

----观莫道宏先生新作《梁山好汉》所想到的

                                钟兴珉

莫道宏先生,从小对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就非常崇拜与仰慕,所以从没中断对这一群英雄好汉的探讨与研究。他广泛收集资料,手上有“梁山好汉”的版本多达五、六种。这些版本均是笔力精到绘影绘声,把“梁山好汉”们嫉恶如仇、叱咤风云的形象绘制得具体而生动,就连他们所使用的兵器都绘得细腻而精准。

作为当代资讯画派的领军人物莫道宏先生,决定突破传统的绘画模式而凸显自己的独特风格。退休这五年来在太阳山开发建设工地任总指挥、总设计师,白天他在施工现场事无巨细亲历亲为;晚上则在自家那间小小的画室里与“梁山好汉”们零距离的亲密接触。他努力突破国画、油画、版画等画派的界定,有意识地在技法上、用材上和使用的工具等方面与传统绘画拉开距离。所以别人作画,在动笔前是胸有成竹;而他呢,则是在动手之前已是“胸无成竹”了。这就好比是学武功。初学者必须按照武功秘诀一招一式认真地练习,但是随着武功的进展那传授武功的秘诀便渐渐忘却,等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则完全不按照先前的套路招式了。那种“无招”比“有招”,则是更具威力。

莫先生就是这样,在动手作画之前,他反复研究梁山好汉们的天罡地煞的轩昂气韵甚至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喜怒哀乐,但是到了真正动手作画的时候,则把这一些全抛开了。脑海中再也没有那些好汉的印迹,而完全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即兴挥洒便成就万象。功夫不负有心人,“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的脸谱终于绘制成功。

当我捧着这一本绘制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脸谱的图书时,便被那特有的色彩与灵动的笔触以及随意纵横的线条所吸引,渐渐地进入了无边的遐想。

我也可以说是《水浒》的忠实读者。“孝子黑三郎、山东及时雨宋江”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早已成为定格。但是打开莫道宏先生的《梁山好汉》,第一眼看到宋江的图象,则是那一些模糊的横涂竖抹的线条。这样就与我数十年来所形成的印记发生了激烈的碰撞。然而碰撞之后我则对着画图凝目静思:武功平平的宋江,其貌也不扬,他凭什么就坐上了梁山好汉的头把交椅呢?经过一番静想,再又仔细端详莫先生的画作,渐渐地原来宋江的形象被淡化了、没有了。哦!我恍然:及时雨嘛,就应该是莫先生笔下这般的一团和气眉眼模糊的好好先生样子。

再看天机星吴用的脸谱,也几乎是没有具体的形象。在以桔黄色为主调的色彩背景下,人物的眼、鼻、嘴等的轮廓以及胡须看似一概无形,然而创作者则在其面部间以两块大小不等的白色块面与之形成一种对比。于是人物的形象便由模糊到清晰再到模糊,让人看了不得不叹息“百无一用是书生”!

不妨再来欣赏天速星神行太保戴宗的画像。一个日行八百里的人物,仅从面部表情该如何来突出这一特征呢?作者则在人物脸谱左侧画了一组刚劲流畅的线条。这组线条不是斜着的,而是横着的。“斜风细雨”人们见得多,但是这样蛮横着劲吹的风则很少见。看着这一组横着的刚劲有力的线条,观者自然就明白了:神行太保来去如风,绝不是浪得虚名的……

反反复复地看了《梁山好汉》中一百零八将的脸谱,我便悟出:观赏莫道宏先生所绘制的画作,必须先打碎最好是彻底去掉自己原来在脑海中形成的固有的人物形象,方能领悟其内蕴。在观看时,不能仅仅只用眼睛,而且还要用心去想。眼睛也不能只停留一处或某一个笔触或某一块色彩上面,而是要不断地跟随着和享受着它给我们无限变化的视觉乐趣上。这种有趣的视觉感受,是任何一幅具象绘画所不能给予的。

这部图书的那些画面,多为黑白相交的笔触和纵横交错的线条在跳动、飞舞,具体的形象似有似无。然而静心观之,则又会感觉那些画面就如同落日刚消逝在地平线,又好像是天际无限的尽头,是那么虚无空旷而又浩瀚,那么热烈奔放而又宏阔大气。

中国画,历来都是靠具体的形象通过具体的表现方式来形成的。然而莫道宏先生笔下的这些“好汉”脸谱,则没有呈现出生动具体的形象,而只靠强烈的色彩和飞舞的笔触以及有力的线条,就把画家心底里的想法淋漓尽致地挥洒出来了。于是,就把那种让绝大多数的中国画家纠结一生的具象而作了崭新的突破。这,怎不触动人的心灵?

那些看起来完全像是信手乱画的线条、涂抹的色彩,其实都是放纵有序,凝重而又透明的。道宏先生跳动、飞舞的如同西方油画的笔触、雕刻家的线条都与中国传统用笔结合得恰到好处。乍看,确实是纵横挥洒,无拘无束;但仔细品味,又觉精微周到,变化无穷。

凡是接触过莫道宏先生画的人,都认为他的画是抽象的,看起来没有清晰具体的图像,是那样的杂七杂八无招无式。我曾经也有这般感觉,但是看得多了,便就在他的画面上看到了清新无比和丰富的内容。

这应该就是资讯画神奇的地方。这种神奇,直接反映了资讯画在造型艺术上的不求形似。实际上,这也是一种追求造型上的“大写意”。

这种不求形似的“大写意”,没有规定什么。它的不确定性,留给观者的是充分的想象空间。那十足的动感,乱而有序的笔触,丰富多变的线条,都给人以提示和遐想。假如一幅画作,能让人展开想象的翅膀去自由地翱翔,这大概要比那些把形象绘制得十分工整、具体却又毫无想象空间的“花好月圆”之类的作品生动丰富有趣许多。在这种想象的空间,就是创作者巧妙地给观者的一种感受。笔者认为,只要有这种感受就足以令人从中获得新的审美情趣和精神上的愉悦。

莫道宏先生的这种“不求形似的大写意”,来自他个人的经历、文化的素养以及绘画本身的自由度的把握等方面。当然,他的生活境遇,个人情趣以及个人价值观,是一般传统的画家都很难具备的。所以他的画,又是一种梦幻的现实。正如他自己所说的“行自由之独,成综合之魅,逍遥于画种之外”。

黑格尔曾说:“最杰出的艺术本领,就是想象。”莫道宏先生作为一个在仕途上拼搏数十年的政治家,晚年通过自然界多彩的自然属性,在绘画艺术天地里充分表现出了主观人性的个性化体验。他以简约的笔墨,进入纷繁复杂的资讯画的艺术境界,这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对中国传统绘画的一种突破与超越甚至是一种挑战,也是对中国画的一种贡献。在中国特有的传统艺术的当代化过程和当代呈现的这一个大背景下,道宏先生的画将无可厚非地具有特别的开拓、进取的示范型意义。

陶渊明曾云:“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意思就是说:只有具备与人殊异的个性风格,才可取得令人称奇的成就。

我们还能从莫道宏先生的其它画作中,可以欣赏到他是如何把西方现代艺术巧妙地运用到自己绘画中的特有的奇妙手法;也可以欣赏到他把生活中非常普遍的东西放到艺术中去再创作从而达到一种奇妙的新境界。

实际上莫道宏先生画作的根,还是深植于中国传统文化艺术这一方沃土里的,只不过是作为文化艺术的一种新的载体。如在《上帝的原乡》这一巨幅画作中,我们可以感受到迎面扑来的社戏、花鼓、傩舞等中国民间传统的娱乐喜庆氛围。用材是五花八门,手法也是多种多样.。这样就充分显示了他那种大气磅礴的创作激情和独特的创作手法和风格。还有早期的《欢喜八卦》、《幻境》和《易象》系列等,都揭示了资讯画派的那种独特的价值观和人文精神,观者从中都能感悟到那种极为鲜明的文化艺术特色和显示出的勃勃生机。

在创作《梁山好汉》时,莫道宏曾对友人说:“我不能重复别人的老路,那没有任何意义。我要用自己独特的表现方式”。他又说:“我画,你读。我怎么画自有我的想法,你怎么解读自有你的道理”。

确实,莫道宏先生的画,广泛联系中外、贯通古今四通八达地吸收、传递、输送各种文化资源,并力图以现代化而非西方化的方式进行独特的文化艺术创造。他怎么画,自然有他的想法,自然有他的道理。观者如何去解读,这就要看其感受和体验了。

 通过新的构图方式、线条的组织和色彩的运用,莫道宏先生的画摆脱了传统的束缚,摆脱了对经典意项的依赖。他所追求的不再是传统的淡雅内敛和意味深长,而是画面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他的这种独特的绘画理念,符合当今信息大爆炸时代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在很大程度上迎合了现代人那一种新的审美需要。

作为当代中国艺术的一个独特的组成部分,我们有理由相信莫道宏先生的资讯画必将成为多元化发展的态势,从而获得自己日渐鲜明的文化艺术特色。

《梁山好汉》,看似一本“闲书”,但是很值得一读。

                                     

初稿于2013714

-

联系我们

地址:太阳山森林公园建设经营有限公司
电话:0736-7803385
联系人:张先生 彭先生
邮政编码:415000

-


版权所有 湖南省常德市常德国有林场(常德太阳山省级森林公园管理处) 未经许可 严禁复制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电话:0736-7803385 传真:0736-7803385  邮箱:peinanp@foxmail.com 

湘ICP备2020018074号-1

湘公网安备 43070302000202号